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面對中國壓力 大學應該堅守學術自由
2019.02.25
09:25am
/ 李柏翰
意識形態不是洪水猛獸,純樸、單純也不應該是一個知識份子值得拿來沾沾自喜的事情。對台灣而言,言論自由是台灣身為一個民主國家的核心,學術自由做為言論自由的核心之一更是我們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

 

日前輔仁大學教務處發信教職員,表示因中國國台辦屢接獲中國留學生和家長反映,有教師在課堂上灌輸、宣揚個人意識形態,並要求減招輔大招生名額;輔大為此要求,教師勿在課堂上灌輸意識形態、政治立場。



在消息曝光後輔大校方急於滅火,在臉書上發表聲明表示:「輔大校風純樸、不涉政治。高度的關懷與照顧各種管道入學的學生。但是想要讓學生在單純的環境下進行學習及學術研究。」應該是要滅火的聲明卻讓身為輔大校友的筆者愈看愈火,很難想像這是一個身在「民主國家」的高等學術機構表現出來的氣度。

 

民主核心下的學術自由

 

對台灣而言,言論自由是台灣身為一個民主國家的核心,學術自由做為言論自由的核心之一更是我們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但相反的中國卻一直都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甚至在進行學術審查,要求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CUP)移除將旗下《中國季刊》三百多篇涉及天安門事件、文化大革命、香港爭取民主、台灣等敏感議題的文章,從網站下架。

 

這種學術的事前審查正是中國慣用的手法,控制整個學術圈,只要發表不利於黨的言論,學者就無法發聲。中國的留學生來台就讀,為什麼是民主自由的台灣要選擇退讓,配合不知民主為何物的中國進行言論審查?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價值選擇、大是大非的問題。

 

大學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根據大法官380號解釋,大學存在的目的無外乎是為了「探討學問,發現真理」,甚至輔大官網上也是以「尊重學術自由與學術倫理,推動知識整合」、「增進文化交流,培育人文精神」、「探討生命意義,建立完整價值體系」做為辦校目標,想請問輔大「禁止老師討論政治立場、意識形態的做法」,真的有助於校方達成辦學目標嗎?

 

心中小警總的自我閹割

 

意識形態不是洪水猛獸,純樸、單純也不應該是一個知識份子值得拿來沾沾自喜的事情。過去在威權時代,台灣人民並不擁有自由,國民黨政府利用軍警機關控制社會。

 

其中被控制的對象當然包含校園,當時的台灣人當然沒有言論自由,參與政治常常是需要以性命、身家做為代價的,久而久之台灣人民「心中都有一個小警總」,隨時自我審查,提醒自己不可以觸動獨裁者脆弱的敏感神經,否則非死即傷。

 

輔大校方似乎還活在過去戒嚴的恐懼之中,不止自我閹割,甚至間接同意中國這種戕害台灣民主發展,破壞我們現有的自由生活的行為。柏拉圖說過「人是政治的動物」,生活無處不是政治,大至「投降協議」小至「校園生活」,未來中國嘗試對台灣的控制會愈來愈無孔不入。台灣人一定要更加警覺,才能夠杜漸防微,堅守這個包容差異、相互尊重的民主國家。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李柏翰
輔仁大學法律系校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