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情有獨鍾
放.高論
情有獨鍾
【情有獨鍾】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2019.10.08
11:59am
/ 鍾年晃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幾乎到火車對撞的地步,北京和特區政府步步進逼,香港人民也不退讓,繼續用血肉之軀對抗真槍實彈。近在咫尺的台灣人看在眼裡內心也充滿「芒果乾」,因為台港兩地休戚與共,「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絕不危言聳聽,看看國內部份政客的「真心話大冒險」就知道台灣危機顯而易見,並非選舉操作。

 



九七以前的香港榮光

 

台港兩地過去數十年來交流頻繁,許多台灣人都追逐過港星、港片,為搶購演唱會門票徹夜難眠。台灣也不乏藝人至香港發展成功的經驗,兩地直飛40分鐘的航程,讓香港成為許多饕客的周末廚房。和台灣相比,在1997之前,香港相對比較開放、自由,許多台灣看不到的「禁書」,那裡找得到,學術風氣也比台灣自由,於是香港又成了求知若渴知識份子荒漠中的甘泉。

 

即使從來沒有去過香港,年輕一輩約略也可以由看過的港片中,隨口說出幾個如油麻地、銅鑼灣、尖沙咀等地名。對1949年後才來台灣的老一輩而言和香港關係就更緊密了,因為地緣關係,他們許多親友逃離中國第一站經常是香港,有些輾轉來到台灣,有些則在香港落地生根。

 

97之前多數台灣人對香港的印象就是繁榮、進步,充滿物質享受的東方明珠。的確那個時候的香港人比較屬於「經濟動物」,汲汲營營追逐物質成就,較少關心民主、自由、人權等看似形而上的事物。

 

今日香港 如同昨日台灣

 

然而這一切在97之後變得不一樣了。中國逐步加強控制香港,大量移民和刻意炒作,讓香港原本偏高的房價更遙不可及,政治上北京採緊縮手段,港人治港變成痴人說夢。在政治、經濟雙重鉗制下,香港人快喘不過氣來,特別是97後才出生的年輕一代,這批20歲左右的年輕人,正是這波反送中運動的主力。北京政府做夢也想不到,今日香港一發不可收拾的社會運動主力,正是他們過去22年一手造就出來的。

 

縱觀台港兩地社會運動發展,現在香港街頭出現的場景,過去台灣戒嚴時期也出現過,一樣暴力的軍警、一樣除了上街抗爭別無他法的無助人民,其實,昨日台灣也正是今日香港。但是台灣經過無數人犧牲生命和青春已經嚐到民主果實的甜美,我們當然要極力避免今日香港變成明日台灣。

 

誰才是「芒果乾」的真正製造者?

 

反對者或許會說「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有自己的軍隊,不能和香港類比」,前總統馬英九甚至批評蔡英文總統在販賣「芒果乾」(亡國感)。正因為這種似是而非的言論才更令人擔憂今日台灣會成為明日香港。

 

是的,台灣是獨立國家,也有軍隊,如果解放軍明刀明槍硬幹,當然不容易拿下台灣。然而現代戰爭比的不只有軍隊,假訊息、認知空間作戰、內部第五縱隊如果都佈署完成,就可以兵不血刃攻城略地,否則俄羅斯就不可能不廢一兵一卒,從烏克蘭手中奪取克里米亞半島,難道烏克蘭不是獨立國家?沒有軍隊嗎?

 

觀察反送中運動至今近四個月來,台灣部份政治人物的公開談話,不難理解為何有識之士和年輕世代「芒果乾」愈來愈強烈。某些地方首長,罵起執政黨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但對香港事件發言卻要一字一句看稿照念。香港警察開槍射殺高中生只是「擦槍走火」,香港現在的狀況是「亂象」,這些說詞不正好和北京不謀而合嗎?

 

北京仍未放棄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不會只是選舉語言

 

至於那位準備要請假選總統的南部市長就更不必提了,因為划龍舟頭暈,第一時間對反送中運動的回應是「不知道、不清楚」,然後就此閉嘴,四個月來只敢用新聞表達意見,不知道是否進中聯辦的時候被下了符咒。

 

「一國兩制」原本是北京要給台灣看的樣板,如今已經證明徹底失敗,然而北京控制香港的手段依然照本宣科在台灣實驗當中,你還認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只是選舉語言嗎?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鍾年晃
現為台灣知名媒體工作者、時事評論員。打官司未嚐敗績。 曾為華視《online鍾點讚》主持人,目前擔任綠色和平電台《新聞別晃神》、講客廣播電臺《新聞鍾點戰》節目主持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