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從民調看六都候選人:誰在跟自己作戰、誰在跟對手作戰?(下)
2018.06.28
18:00pm
/ 王宏恩
當柯支持度下降,姚與未決定選民的比例就同時提升,但是提升的比例不均勻,另外也沒有外流到丁守中身上。民進黨姚文智的支持度跟未表態選民之間也只有低度負相關,意謂著姚的支持者並沒有全部藏在未決定選民之中。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的民調無論是對柯、對姚、甚至對未決定選民都是非常低度相關,最高的是未決定選民與丁支持度之間的-0.36。

在上一篇文章使用相關係數分析來觀察台中市與桃園市的選戰動態後,我們繼續來到戰況最為膠著的台北市與新北市。



 

台北市目前主要三位候選人的公開民調一共有19份。當使用相關係數來分析時,可以發現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的民調無論是對柯、對姚、甚至對未決定選民都是非常低度相關,最高的是未決定選民與丁支持度之間的-0.36。換言之,丁的選情大致穩定,也可以說是在跟自己作戰而已,完全攻擊不到其他兩位候選人、但其他兩位也打不到他身上。

但奇怪的是,柯文哲、姚文智、以及未決定選民之間的相關係數也不高,代表這些選民間好像沒有互動或互相交流,要怎麼解釋呢?

 

當柯支持度下降  姚與未決選民比例便提升

假如我們進一步把姚跟未決定選民的支持者加總,即可發現這個加總的數字跟柯文哲選民的比例之間有-0.72的負相關關係,是各種組合比例裡面最高的。這個數字暗示了在現在的民調中,當柯支持度下降,姚與未決定選民的比例就同時提升,但是提升的比例不均勻,另外也沒有外流到丁守中身上(丁與姚+未之間的相關係數只有-0.3)。這個結果暗示了柯文哲跟姚文智的支持者是部分重疊的,但也沒有完全重疊。

 

最後,比較不幸的是,民進黨姚文智的支持度跟未表態選民之間也只有低度負相關,意謂著姚的支持者並沒有全部藏在未決定選民之中,或者姚從正式參選至今都跟丁守中一樣還沒有成功的拉攏過夠多數量的未決定選民。

 

接著來到新北市。跟其他縣市相比,新北市的選舉狀況可以說是最『正常的』。在已經執行的十四次各機構公開民意調查結果中,國民黨侯友宜跟民進黨蘇貞昌之間民調的相關係數並不高(-0.39),但兩位跟未決定選民之間都有較高的相關係數(-0.59跟-0.55)。簡言之,新北市到目前為止還屬於一個兄弟各自登山的狀態,兩人都還在各自努力動員未決定選民們,當作不好時支持者也只是跳回未決定選民,兩位候選人還沒有面對面對抗互挖支持者。

 

過去20年不曾發生的選民質變  民進黨也和無黨籍發生關聯

但,說真的,這樣四都的選戰狀況,都跟過去二十年來的台灣政治有很大的不同。在筆者的第一篇專欄中,曾分析過去二十年來台灣各黨政黨同比例的改變情形。假如把這筆資料同樣使用相關係數分析,可以發現過去二十年來最顯著的相關是國民黨支持者的比例無黨籍的比例,兩者相關係數高達-0.81,意謂著台灣過去只有國民黨支持者跳成無黨籍、或無黨籍跳成國民黨。相較之下,民進黨支持比例跟無黨籍之間相關係數只有-0.14,民進黨跟國民黨之間也只有-0.11,意謂著民進黨都是穩定的在跟自己玩。但在這次四都的動態變化當中,要嘛是民進黨對決未表態(台中)、兩候選人互挖對方(桃園)、柯對決民加無(北市)、要嘛就是各自登山(新北),這四個狀況裡,民進黨候選人都是比較主動的那個腳色,而國民黨支持者要嘛處於被動要嘛就是對決,而不再跟無黨派選民之間有很大的關係。這樣的質變,在過去20年並不曾發生過,這次卻各地發生,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最後,基於學術倫理,也要說明一下這樣用相關係數分析的限制。這樣基於總體數字的變化,都是很直接的假設變動的數字就是實際的變動量,但這可能是低估的。舉例來說,我們從民調數字看到A比B在新民調裡分別增加或減少100位支持者,我們就假設A從B搶了100位。但實際狀況可能是A跟B搶了500位,B再跟A搶了400位,最後加加減減表面數字是100位變動。然而,這勢必也是所有民調都會有的潛在問題,而實務上真的要有如此重大的互咬恐怕不太可能。無論如何,在推論時還是要注意就是了。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作者文章列表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