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成功獵殺IS首領,美軍神秘「三角洲部隊」翻身
2019.11.04
11:51am
/ 吳明杰
只不過,這項戰果對於川普來說,或許只是想要用以證明他下令美軍從敘利亞撤離的正當性,同時洗刷他背棄庫德族的罵名,因為川普認為,美軍成功除去IS首領後,IS在群龍無首下已形同瓦解,美軍在敘利亞已無假想敵,因而沒有繼續留在敘利亞的必要性。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宣布美軍已成功剷除IS伊斯蘭國首領巴格達迪。這次執行美軍這項斬首行動的,不是2011年獵殺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而聲名大噪的美國海軍「海豹部隊」(簡稱SEAL),而是另一支美國陸軍的特種「三角洲部隊」(Delta Force)。

 



能達成這次擊殺巴格達迪的反恐任務,對「三角洲部隊」而言,可以說是一雪前恥、鹹魚翻身,因為過去40年在多次重要機密特種任務中,「三角洲部隊」總是出師不利,先後至少發生四次墜機傷亡事件,因而被美軍內部譏為「不會飛的三角洲」、「永遠當不了新娘的三角洲」。

 

真正負責反恐的特種部隊

 

其實在任務賦予上,「三角洲部隊」才是美軍真正主要負責反恐、解救人質和斬首行動的特種部隊,但卻一直立不了大功,有段時間「三角洲部隊」不受美軍高層青睞,這從2011年獵殺賓拉登任務,美軍高層改派「海豹六隊」擔綱重任可以看出,雖然「海豹部隊」也曾執行海上反恐任務,但這類反恐任務理應優先指派「三角洲部隊」出動,特別是賓拉登當時的藏身處並非在海上。

 

「海豹部隊」獵殺賓拉登的反恐任務,其實是搶了「三角洲部隊」的飯碗,因為1961年由美國總統甘迺迪下令成立的「海豹部隊」,主要是負責三棲特種作戰;而「三角洲部隊」,則是因為1970年代美國海外使館頻遭恐怖襲擊,出現新的反恐特種作戰需求,才由卡特總統針對打擊恐怖組織在1977年又另外組成。兩者任務雖有重疊,但擊殺恐怖分子理應以「三角洲部隊」為首選。

 

堪稱菁英中的菁英

 

「三角洲部隊」的名稱Delta Force,一是因為隸屬美國陸軍第一特種部隊D作戰分遣隊(1st SFOD-D),另一說是因為創建這支神秘特種部隊的貝克維斯上校,因為曾在1965年越戰時被圍困在三角洲,但最後卻成功突圍,因而將部隊取名為「三角洲部隊」,美軍內部則暱稱D-boy或CAG。

 

Delta Force在進行秘密特種任務時,採取16人一隊、4人一組的小編制,這是貝克維斯上校赴英國SAS特種部隊受訓後,仿效英軍小部隊組織而成,「三角洲部隊」兵力初期只有360人、編成3中隊,在美軍近年強化特戰後,目前已擴增到將近1千人,基地在布拉格堡。

 

「三角洲部隊」在人員挑選和魔鬼訓練上,和「海豹部隊」同樣嚴苛,其選員是在美軍內部以非公開的秘密方式徵選,基本上優先從陸軍「綠扁帽部隊」中精選,條件必須要是已服役兩年的特種隊員(上尉或少校);獲選後還須拔階受訓,訓練一年半後再服役三年,淘汰率高達95%,是特戰菁英中的菁英。

 

在訓練過程中,學員完成MOS專精訓練後,才進入半年的SFQC特戰部隊驗證課程,中間包含外稱「恐怖之屋」的高強度實彈訓練,和英軍SAS的「殺人之屋」相似,學員必須單獨在射擊房訓練超過1000小時射擊,最後要具備最多兩槍就致命的能力;而在心理上,則進行抗高壓的孤獨訓練,並必須在完成64公里行軍、兩天沒睡情況下,再用18小時看書寫報告。

 

對於相關訓練,耶魯醫學院醫師 Andy Morgan到布拉格堡基地研究特戰訓練時,發現「三角洲部隊」和「海豹部隊」一樣,在接受模擬被俘的訓練過程中,體內的壓力荷爾蒙濃度,竟然比一般人接受開心手術還要高。

 

整體而言,「三角洲部隊」在完訓後,必須學會操作包括戰車、直升機和所有槍械在內至少85種武器,並且要具備CQB近戰格鬥、跳傘、潛水、爆破、狙擊,甚至飆車等戰技;另外還要具有指揮、通訊、語言(精通三至四種)和基本救援醫療能力。 

 

戰技精良卻命運多舛的部隊

 

儘管「三角洲部隊」的選員、訓練、戰力和裝備都是最精良的,但在實際出兵時卻總是運氣不好、狀況百出。其首度初試啼聲執行的1980年伊朗美國大使館的搶救人質「鷹爪行動」行動中,為解救被關在伊朗美使館52外交官,共出動8架MH-53特戰直升機和6架C-130運輸機負責後勤,結果卻有3架直升機故障,還有一架在撤離時不慎撞上C-130,不僅任務失敗,還造成8死5傷的意外。

 

後來無論是在1989年巴拿馬的搶救人質「正義行動」,或在1991年沙漠風暴中摧毀伊拉克飛毛腿飛彈任務,以及到1993年於索馬利亞發生的黑鷹計畫,也還是都一再發生墜機和官兵傷亡的慘痛事件。

 

在2011年反恐作戰的鋒頭被「海豹部隊」搶走甚至取代後,「三角洲部隊」的士氣更加低落;直到2015年,「三角洲部隊」再次被賦予獵殺IS伊斯蘭國首領的重要任務,最後成功擊殺IS首席財務長阿布賽夫和IS副國防部長,算是立了首功,但IS首領巴格達迪仍順利成功遁逃。

 

立下戰功 一掃過往陰霾

 

這幾年來,巴格達迪一直是「三角洲部隊」的首號擒拿目標,直到這次美方靠庫德族情報,確切掌握到巴格達迪的行蹤後,再度由「三角洲部隊」在暗夜以包括MH-47F在內8架特戰直升機低飛直奔敘利亞北部,順利達成剷除IS首領的反恐任務,過程中也沒有發生墜機和傷亡,才終於讓「三角洲部隊」躍上美國媒體版面,一次去除了壟罩在「三角洲部隊」頭上的陰影,並終於可以和「海豹部隊」平起平坐。

 

只不過,這項戰果對於川普來說,或許只是想要用以證明他下令美軍從敘利亞撤離的正當性,同時洗刷他背棄庫德族的罵名,因為川普認為,美軍成功除去IS首領後,IS在群龍無首下已形同瓦解,美軍在敘利亞已無假想敵,因而沒有繼續留在敘利亞的必要性。

 

單靠獵殺行動無法斬草除根

 

但打擊恐怖分子恐非這麼簡單,美軍內部很清楚,對於壓制恐怖組織的發展,從來不可能是靠單一獵殺行動就能斬草除根,特別是,這次川普還在「三角洲部隊」冒命達成任務後,公開奚落巴格達迪「死得像條狗」;果然,IS在證實巴格達迪身亡後,很快就宣布新的領導人接替,並揚言將對美採取恐怖報復行動。儘管恐怖分子罪大惡極,不過外界聽到川普這種口無遮攔的說法後,恐怖組織誓言報復也不讓人意外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