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確定違法! 還原現場:侯友宜沒說清真相的記者會
2018.07.03
19:15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6月30日侯友宜召開記者會,為文大宿舍相關釋疑,共6家媒體搶到提問機會,一人限問一題歷時才約10分鐘(含侯及律師回應)。會後反應兩極,有人認為侯已澄清,也有人認為他避重就輕、關鍵時刻都請律師代打。究竟侯友宜記者會當日究竟答了些什麼,《放言》以文字還原現場。

文/放言編輯部 黨一馨

根據都發局今天上午發布的最新消息,確定文化大學「大群館」違規作寄宿住宅使用。文大宿舍案風波迄今,相關爭議如同滾雪球般越滾越大。6月30日侯友宜一場記者會的召開,看來不足以化解疑慮,爭議可能還會持續延燒。



6月30日侯友宜召開記者會,為文大宿舍相關釋疑,共6家媒體搶到提問機會,一人限問一題歷時才約10分鐘(含侯及律師回應)。會後反應兩極,有人認為侯已澄清,也有人認為他避重就輕、關鍵時刻都請律師代打。究竟侯友宜記者會當日究竟答了些什麼,《放言》以文字還原現場。

 

直接回應

  • 我這輩子,不會也不需要拜託任何人去做違法關說。
  • 雖然你們變來變去,只要台北市政府裁定土地使用分區,我一定解約。
  • 間接回應(律師代打)

  • 又昱當初由家族成員分別來出資、投資,投資多少錢、多少股份,資料在現場可翻閱。
  • 公司怎麼分配、分紅,賺錢、賠錢,根據規定不需要去申報這些東西。
  • 公司有國家在管理、監督,相關的資料都可以從國家的主管機關來查驗。
  • 合約有調整資金機制,非一成不變,可在一年前提出調整,甚至終止。
  • 集合住宅可做(單身)宿舍使用的。單身宿舍呢沒有所謂3戶或是單位的問題,內政部已函釋。
  • 地下室完全沒有違規使用,文大學生當然有洗衣的需求,所以他們在那邊擺了幾個洗衣機,跟又昱無關。
  • 停車場交給文大使用,沒有跟文大收取任何租金。
  • 閃躲問題

  • 洪耀福吃飽閒閒、常常給我吃豆腐,他說的話聽聽就好。
  • 你就知道他(洪耀福)常常在練肖話你把它當作真的喔?
  • 我自己工作量大得要命,我哪有這個能量去管這檔事?
  •  

    各家媒體提問:(含律師及侯回應,歷時約10分鐘)

    有沒有打電話給媒體高層?簽約不在場,合約有看過嗎?

    三立:想問侯副幾個問題,包含洪耀福有提到,在這個中間你有打電話給媒體高層說不要再問有關於文大這個事情。另外剛才律師有提到說,土地是共同持有,是又昱公司管,但之前,包含連女兒投資又昱公司都列在財產申報上面,那這些租金收入是不用列入的嗎?那還有你說簽約的時候你不在場,可是,女兒也成為又昱公司,之前投資的時候你都有列在財產申報裡面嘛。那這些合約你有看過嗎、你覺得這樣子合約是合理的嗎?

    侯友宜:我先回答洪耀福的事情。洪耀福吃飽閒閒、常常給我吃豆腐,他說的話聽聽就好。又昱公司整個狀況、整個資料律師比我清楚很多,我請律師來回答。

    律師:我想又昱公司大家都知道,它的前身是友友投資有限公司。那這個公司呢,當初是由家族成員分別來出資、投資,所以大家投資多少錢、多少股份,我們今天的資料都在現場,各位都可以來翻閱。第二個部分就是有關財產申報,就公司的部分其實只要去申報說,到底有沒有任何的公司投資任何的公司。至於公司到底怎麼樣去分配、分紅,有沒有賺錢、有沒有賠錢,其實這個在財產申報裡面,根據規定是不需要去申報這些東西。因為每個公司每天的金流都不一樣、都不大一樣。那這些公司呢因為都有國家在管理、在監督,所以將來這些相關的資料都可以從國家的主管機關來查驗得到。合約的部分我剛才其實已經講過了,我想,因為它是從5 年或要求到15年,有調整資金的一個機制。那這個機制也不是說一成不變。它可以在一年前大家提出來調整,甚至終止,都可以的。

     

    有沒有關說?

    自由時報:之前文大宿舍案事情爆發了新北市政府高官去關說的這件事情,到底有沒有涉嫌關說,或是侯副你有曾經下達過怎麼樣的指令請人去幫忙這件事情嗎?

    侯友宜:我說過非常清楚,我這一輩子,不會也不需要,去拜託任何人去做違法關說。謝謝。

     

    洪耀福有人證指侯向黑白兩道放話,能否對質?

    放言:你剛才有提到洪耀福吃飽閒閒隨便亂講話,但是他有人證表示副市長你透過黑白兩道向民進黨放話,不要推舉蘇貞昌參選,以2020年支持小英作為交換,想說可以聽到你的回應,你願不願意與他對質?

    侯友宜:你就知道他常常在練肖話你把它當作真的喔?

     

    若北市政府認定違法,是否解約?

    聯合報:如果台北市政府7月2日做出認定的話,如果認定是違法使用,會解約嗎?

    侯友宜:我這輩子跟我太太不做違法的事情。雖然你們變來變去,幾個遵守政府命令的,30幾個奉公守法的公務人員,我一定尊重台北市政府的決定。所以我一定,只要它(台北市政府)給我裁定說,土地使用分區,跟上次的解釋又不一樣,我一定解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已經講過了。

     

    當年合法是否因市刑大隊長聲望?

    民視:想跟侯副請教,就是說,86年到99年剛才律師有解釋過,它確實是集合住宅,但是集合住宅的使用規定它有說,我們一個門牌一定要有3個住宿單位,可是因為很明顯的就是說,每一間裡面就是只有一個住宿單位啊。只有一間宿舍。為什麼當時可以過,是因為…您當時是市刑大的大隊長?當時大家可能也都認識你。會不會因為這樣,因為您的名聲,而合法呢?

    侯友宜:先說一句話,我沒有那麼大的能量,我自己工作量大得要命,我哪有這個能量去管這檔事?

    律師:我想這個部分在內政部,它是有解釋過的。集合住宅是可以做(單身)宿舍來使用的。所以單身宿舍呢沒有所謂3戶的問題,沒有3個房間或是單位的問題,這個在內政部已經有函釋了,記者朋友如果想知道可以等下跟我接觸,我可以把這個函釋給各位看,謝謝。

     

    何以這個時間點開記者會,是因為民調?

    壹電視:想請教您取消了一些今天晚上的行程,親自來開這個記者會,是怎麼樣的考量,因為3個禮拜之後你才決定親自來開記者會,是因為在內部評估或民調有顯示出不一樣的狀況,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決定?謝謝。

    侯友宜:這跟民調無關、跟任何事都無關,我只是說,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我希望選舉回到主軸,但是我盼望不到別人願意走這條路。我如果不站出來,我的參選價值沒有意義了。台灣不需要用這種負面選舉製造對立、衝突、分裂,更不要製造仇恨。台灣這麼小,為了選舉有必要打負面選戰打到變成,抹黑到大家心裡會有很多的想法出來,沒有必要。我站出來,就是要終止這種負面選擇,才是我參選的價值。

     

    地下室被當洗衣間?

    三立:想請教雖然這個已經承租給文大,不過包含之前學生也有出來講到說,這個地下室的隔間,然後,還有這些被改成洗衣房、地下車位那邊…?

    律師:這個部分,跟各位報告一下,地下室我們完全沒有使用、完全沒有去違規使用,就是停車場交給文大,各位曉得文大有這麼多學生他們當然有洗衣的需求,所以他們在那邊擺了幾個洗衣機,讓學生來洗衣服。但是這個,跟我們又昱是無關的,我們特別跟媒體朋友來報告。第二個部分就是,整個停車場呢,我們是整個交給文化大學來使用。這個部分我們也沒有跟文化大學收取任何的租金,這點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報告一下吧。

    主持人:謝謝所有媒體朋友。現在所有貴賓朋友到場之後也要來為侯副加油,請大家一起到台前這邊來。一起為侯副加油。

     

    記者會全長約1小時,扣掉夾道歡迎、記者會終了侯副風光離場,光侯副開場聲明就長達18分鐘,緊接著是又昱公司律師陳佳瑤及競選辦公室主任謝政達發言,然後才是媒體提問,一人限問一題歷時才約10分鐘(含侯及律師回應)。若扣掉侯副及律師回應,時間分配比例相當失衡。主持人盡責控制提問時間,形成記者會現場的詭譎動力:律師及專業團隊都隨侍在側,究竟侯擔心什麼?

    侯友宜聲明中提及自己警校畢業,將生命報效給國家,依此邏輯每個警務人員都是將生命報效給國家,這點毋庸置疑;侯個人對於娘家(侯友宜經常指稱「娘家」,但侯友宜不會有娘家)或岳家的歷史情感,都和選民及公共政策無涉;侯友宜希望對手回到談政策,這也是台灣選民樂見的民主素養,文大宿舍相關爭議當然也是政策的一環,且是一個好好檢視政策的機會。

    (圖片來源:放言編輯部 黨一馨 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