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允執厥中
放.高論
允執厥中
【允執厥中】侯友宜陣營打的何嘗不是七傷拳?
2018.07.04
23:51pm
侯友宜本來帶有非傳統政客的特質,比較貼近新時代的政治市場需求,經過了宿舍案一役,逐漸滑落回老一套的窠臼之中。

文/楊偉中

 

大群館土地違法使用一案,發展至今,對侯友宜選情的影響還在可控制範圍,沒有傷筋動骨,反而還有凝聚藍營支持者的作用。

 



 

要求執法者道歉 侯陣營切割戰法

 

可能也因為如此,侯陣營到目前為止,都選擇了對決式、切割式的戰法。簡言之,就是不承認自己可能存在的「疏失」,如果有錯,一定都是他方的錯(民進黨、柯市府),而一切該負的責任,也都不是侯本人所該承擔,而是「娘家」、校方等的責任。

 

都發局做出決定前,侯友宜本人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都發局拍板之後,侯營卻將戰火燒到北市府,要求都發局「向社會道歉」。違法的人理直氣壯,執法的人卻該道歉,這個邏輯,至少我是不懂的。

 

宿舍案複利、違法、關說 較軍宅更嚴重

 

這種對決式、切割式的戰法,在選舉中或許沒有對錯,反正傳統選舉就是你罵我,我就回罵,你暫時不罵我,我也要找機會罵你的活動。但是,對爭議議題如何回應,絕對能展現高度與格局,可以告訴社會,你是站在「新政治」這邊,還是「舊政治」那裡。

 

侯友宜的「運氣」不錯,宿舍案其實可以比軍宅案更嚴重,兩案都涉及「暴利」,但宿舍更有明確的違法問題,也就是說,侯家每年五趴的「複利」式賺錢法,是建築在違法的基礎之上,這其實比軍宅更嚴重。

 

另一方面,宿舍案發展過程中,還爆發了連續性的高官「關說」疑案,這也是軍宅案所沒有的。

 

侯案未說清引質疑 屢次攻防現破綻

 

但宿舍案並沒有引發如軍宅案般的政治海嘯,原因和民眾對政黨鬥爭厭倦的社會氛圍有關,和侯長期個人正面形象有關,也多少和土地、建築法規比較複雜有關。

 

然而,人們心中真的對侯友宜沒有產生質疑嗎?侯營真的能高枕無憂,靠傳統選舉戰法一招定天下嗎?

 

宿舍案發生以來,除了切割,侯陣營在議題攻防上的另一大特點就是面對問題無法「一次說清楚」。

 

大群館的土地來源就是個好例子。面對質疑,侯營第一時間的說法是「娘家財產、婚前就取得」,後來證實,有部分土地是後來購入,侯營說這部分「只有百分之五」。侯營可能不是刻意說謊,但這「百分之五」面積雖小,卻總是個破綻,類似的回應一再發生,侯營又有幾個「百分之五」可以流失?

 

七傷拳損正義形象 中間選民豈埋單?

 

面對接下來的戰局,侯營在自我感覺藍營凝聚、民氣可用之餘,還是應該冷靜想想幾個問題。

 

首先,有人說綠營打侯是「七傷拳」,我不否認這個可能性,但是,這一場戰役下來,侯營不流血過多已屬萬幸,又豈有加分?正義形象真的沒有受傷?

 

其次,侯營緊咬大群館土地使用「以前可以,後來為什麼不行」的打法,對基本盤絕對有用,但中間選民卻在「聽其言觀其行」。都發局認定違法之後,過多的政治操作,中間選民真的會埋單?

 

再者,土地、建築法規不好懂,但「每年獲利百分之五」卻超級好懂,也是最容易在市井散播流傳的話題。台灣太多人有自己當小老闆、做小生意的辛苦經驗,很容易做出對照。當「生財有道」(何況是違法違規使用)碰上「鐵漢柔情」,這是矛盾傷害,還是互補加分?

 

侯友宜回落老套窠臼 流露橫行霸道

 

最後,侯友宜最近的霸氣回應,看似成功凝聚藍營,但民意潛流卻未必欣然認同。前兩天,一位侯友宜的嘉義鄉親、地方上的藍營支持者傳了一段訊息給我,大意是說,侯的回應失去了應有的沉穩,反而流露出幾分早期警官的橫行霸道,「我本來對他有好感,但越來越無感」,這位朋友如是說。

 

侯友宜本來帶有非傳統政客的特質,比較貼近新時代的政治市場需求,經過了宿舍案一役,逐漸滑落回老一套的窠臼之中。

 

坦白說,如果非得要在兩位老牌政治人物中選擇,那我會選經驗更豐富、歷練更完整、政績更明顯的那一位。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