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大漠展翅空將典範!追憶沈一鳴永不墜落的軍魂
2020.01.06
10:10am
/ 吳明杰
記得有次和他爬山,他的腳程飛快,我為了問新聞緊追在後,但一路只能望其項背,好不容易爬到終點,趁其他媒體還沒跟上來,我急喘著氣問他,「老美會不會給F-35戰機?」、「如拿不到F-35戰機,其他替代選項是什麼?」;記得當時沈一鳴將軍臉不紅氣不喘的分析…

 

「怎麼可能?」、「不敢相信!」、「他一定會沒事!」當我在2日一早聽到國軍一架黑鷹直升機失聯,機上載有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在內多人,但疑似迫降後有人生還、有人失蹤,其中沈一鳴失蹤生死不明,我當下除了震驚之餘,心想如是迫降,沈一鳴等生還機會應該還是很大,基於自己對他的好感和期望,心想他一定會沒事!

 



沈一鳴聯隊長任內無重大事件發生

 

未料就在下午忙於電視節目現場錄影時,國防部經反覆查證公布死傷名單,確認包括沈一鳴上將等八名國軍優秀軍士官不幸罹難;頓時心中感到一陣悲痛,不解這麼好的人怎麼會出事?腦海裡瞬間浮現過往和他互動時的場景,以及他臉上總是掛著的溫暖笑容,怎麼也想不到,他竟然這樣就走了。

 

我和沈一鳴將軍雖認識很長一段時間,但早期對他並不熟悉,最早對他有印象,應該是他擔任幻象飛官時曾經受訪;而開始和他互動,則是他出任新竹基地499聯隊長並晉升少將後,第一次正式和他換了名片,有了他的公務電話,必要時可以打電話向他查證新聞,但我記得在他聯隊長任內,我沒有打過任何電話找他,對新聞工作來說,也就代表他任內並沒有出過大事。

 

因為軍中的保密管控和保守封閉,採訪軍事新聞,通常不會直接打電話給採訪對象,除非是已經發生並公開的事件,在被動必須查證下,才只好用電話和軍方官員聯繫;同時軍事記者也不會找認識不久的官員問新聞,因為絕對會碰壁,真正能夠透露一點訊息的消息來源,通常就算沒有十年,也要有五年的互動和交情。

 

言行謹慎保守領導部隊作風開明

 

因此,真正能夠和沈一鳴將軍聊上兩句,大概已經是他接任參謀本部情報次長並晉升中將後的事了。由於聯二情報次長是國防部赴立院國防委員會報告和備詢必須列席的官員,而這個軍方必須公開說話的難得場合,也是軍事記者少有的最好採訪地點;在當時,趁會議休息時的短暫時間,我總是會想辦法堵到我想採訪的對象,問到想問的問題,而沈一鳴將軍就是我鎖定重要目標之一,提問後有沒有答案不見得,但卻是記者和軍方將領頻繁互動和建立交情的重要時機。

 

立院開議時委員會通常會排二到三天的報告或備詢,由於情報次長主管敵情動態、國際軍事和對外軍事交流,在那段時間,已算是難得能和沈一鳴較頻繁接觸的時期;還記得,當時解放軍藉美國國防部長訪問北京的時機,首度對外曝光其自製的殲20匿蹤戰機,當時為此我也抓著他私下請教他的看法,即便飛官出身的他,對於當時有限的殲20訊息,也沒有多做評估和揣測,個性相當謹慎。

 

軍事記者和軍方將領的互動和接觸,通常是斷斷續續的,因為重要軍職都有任期,也都必須歷經主官職、參謀職、指揮職等相互調派,有時一來一往,就是好幾年;後來和沈一鳴有進一步互動,已經是他歷練完空軍作戰指揮官和副參謀總長職務後了,因為通常空指部指揮官都在作戰中心的「洞裡」,這段期間媒體是很難找到人的。

 

幾年後我又在立法院碰到他,當時他已轉任國防部常務次長,必須陪同部長到立院備詢;由於他已歷練過空軍作戰指揮官和副總長,升任空軍司令是指日可待,會轉任常務次長,應該是當時的國防部長嚴明需要他的協助;大概一年後,他果然順利升任空軍司令並晉升上將。

 

除了因為曾經參與「大漠計畫」,並赴法擔任幻象戰機的接機任務,加上曾赴美戰院就讀,還有後來負責聯二情報事務的主管對外軍事交流經驗,加上又是空軍飛官出身,沈一鳴個人的言行雖謹慎保守,但在部隊管理和媒體公關方面卻是作風開明;他在空軍司令任內多次邀請媒體一同爬山、參訪空軍雷達站等,和媒體建立了非常好的關係。

 

不受政治干擾以國防安全和國家利益為優先

 

記得有次和他爬山,他的腳程飛快,我為了問新聞緊追在後,但一路只能望其項背,好不容易爬到終點,趁其他媒體還沒跟上來,我急喘著氣問他,「老美會不會給F-35戰機?」、「如拿不到F-35戰機,其他替代選項是什麼?」;記得當時沈一鳴將軍臉不紅氣不喘的分析說,「F-35美軍自己要優先換裝,恐怕要等很久」「F-15對地攻擊太強大,老美應該不會給」、「AV-8B美軍陸戰隊都要汰除了,失事率很高,他不贊成買」…

 

當時他穿著運動服,站在山頭論及空軍未來建軍方向,那種完全以台灣國防安全需求和國家利益為優先考量的態度,讓我感受到一股安慰,看到國軍仍有不少優秀將領,並沒有受到外界的政治干擾,還是一心一意在軍人應該專注的戰訓本務上;而那一次,也是認識他十幾年後,才真正算是從他口中勉強問到一點新聞的難得場合,所以至今記憶猶新、歷歷在目。

 

沈上將後來一路又升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參謀總長等重要軍職,因我已離開採訪線上,後來碰面僅限於軍方三節餐敘;但每次一碰面,他總是面帶笑容、態度謙遜地來握手,我也總是誇他「您怎還是這麼帥?一點都沒變!」

 

零缺點將領謙遜待人無任何驕氣

 

記得有回一位情報系統首長離退的餐敘,席間提及沈一鳴,直說他這位不同軍種的軍中同袍,真的是軍中少見的「零缺點」將領,他想辦法要找他個性上、為人處事上是不是有任何問題,但真的就是找不到;而他對沈一鳴的評價,不僅軍中熟識沈將軍的人都認同,連軍事記者圈也沒人有異議。

 

我曾經就此當面問過沈一鳴將軍,「為何你可以做到大家都說你『零缺點』?」沈一鳴則急忙說「沒有!沒有!我有很多缺點,只是大家沒看到!」當時的他,已經擔任國軍軍職最高階的上將參謀總長職務,對我的態度,一如早年他還是少將聯隊長時一樣謙遜,讓人如沐春風,沒有絲毫驕氣。

 

也正因沈一鳴上將過去的為人和表現不僅堪稱「零缺點」,外界更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的政治味和藍綠色彩,他所留下的,只有為了台灣國防努力和克盡軍人本分職守的身影,而這也正是台灣社會對國軍將領應該超脫政治、維持中立和軍隊國家化所期望的角色。

 

或許,沈一鳴將軍天生就是要成為一個軍人的典範。如今他遭逢不測風雲提早退伍,讓人深感不捨和痛心,真的是國軍和國家英才的重大損失;我想他不僅在過去,已畢其一生為國軍和這個國家奉獻青春和己力,現在連最寶貴的性命也獻給了台灣的國防安全,而這一切,都將讓他留下的軍人典範長存,這個典範,也正是台灣社會對國軍的期待。

 

 

圖片來源: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