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國民黨死透了沒
2020.01.13
12:25pm
/ 王老吾
正如狂歡節中推舉小丑為王,也像政治癌末患者,不相信西醫,就吃江湖郎中的偏方。政黨密醫、義和團式的宗教情懷,打破了政治上的鐘擺效應,讓國民黨如臨深淵。國民黨留在原地,新一代在野黨已然崛起。

 

國民黨大選慘敗,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避走高雄面對罷免風暴,韓子弟兵聲討黨主席吳敦義,逼吳不分區遞補頭與黨魁「雙辭」,五十步笑百步,一對難兄難弟。

 



國民黨最大問題出在兩岸路線、青年世代

 

817萬的主流民意,想必不關心吳敦義下不下台、韓國瑜選不選黨主席,朱立倫、洪秀柱、郝龍斌、連勝文誰「接班」。這些人都享受過權力,也都因著權力作出未必正確的決定。所以國民黨久病。國民黨也沒有真正的改革派、青壯派,世代交替只是幌子。多數人只想先趕走吳敦義,黨握黨權,遙想2024。國民黨的政治文化,支持者結構,有志之士的「遠見」,僅止於此。

 

國民黨最大問題出在兩岸路線、青年世代,這兩大命題互為表裡。泛綠陣營經李登輝、陳水扁到蔡英文等執政者的努力,20來台灣國族論述的進化,美國、日本戰略夥伴與中國威脅說,絕非僅是香港議題催化、民進黨操作「亡國感」的下場。反觀韓國瑜的兩岸政策,不脫馬英九時代的「九二共識」論述,一個定義模糊的「中國」立場下,兩岸政治實體各自表述。

 

國民黨的老派,對多數青年來說,就是踩錯邊。2014年太陽花運動後,40歲以下「不藍不綠」,國民黨集體認知錯誤,操作藍綠對決,落得只得到老人票,以及被整個青壯世代遺棄。而馬英九8年任內掀起的風潮、拔擢的權貴,在沒有黨產與官位奶水後,這股力量幾乎煙消雲散。不若民進黨權力結構扎實、競爭、破格,英雄出少年,有打出來的江山,充滿迷人與寫實的想望。

 

國民黨就像狂歡節推舉小丑為王也像政治癌末不信西醫

 

國民黨的人治也是向下沉淪關鍵。韓國瑜的出線,吳敦義操作拉郭、卡朱私心作祟,難辭其咎。這也是國民黨菁英的腐敗,誤把民粹當解藥,讓失言與偏見美化為真性情、思想自由的標誌、群眾運動的新勝利。正如狂歡節中推舉小丑為王,也像政治癌末患者,不相信西醫,就吃江湖郎中的偏方。政黨密醫、義和團式的宗教情懷,打破了政治上的鐘擺效應,讓國民黨如臨深淵。

 

國民黨留在原地,新一代在野黨已然崛起。台灣民眾黨靠柯文哲拿下5席不分區,時代力量與綠營合作不愉快仍保有3席命脈,台灣基進黨陳柏惟在台中撂倒派系顏寬恒,泛綠光譜擴大、傳統兩黨思維解構,選民越來越不需要也不相信國民黨有能力監督民進黨。國民黨成為擁有38席立委、15位縣市長卻沒有方向的遊魂,這是藍營與台灣社會最大的信任危機與價值剝離。

 

「我曾經走到過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總是知道正確的道路,毫無例外,我就是知道。但我從來不走,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媽的太苦了。」電影《女人香》中的一段台詞,也是國民黨的景況。國民黨沒有死透,還在不問病因檢討病徵。談誰正直、尊嚴與有勇氣,哪個領袖願意挺身而出,在掌握權力以後不做出自利的選擇,太遠了,也太高估國民黨了。

 

 

顯圖由中央社授權提供

 

王老吾
花蓮人,流浪到台北。2000年進入新聞界,不那麼政治的政治記者,奶爸,業餘攝影與電影愛好者。曾任《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中央通訊社》、《聯合報》、《時報周刊》勞工。嗜黑色幽默。我用喜劇看待政治,悲劇看待自己。
作者文章列表
王老吾
花蓮人,流浪到台北。2000年進入新聞界,不那麼政治的政治記者,奶爸,業餘攝影與電影愛好者。曾任《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中央通訊社》、《聯合報》、《時報周刊》勞工。嗜黑色幽默。我用喜劇看待政治,悲劇看待自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