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選戰內幕直擊》跌落神龕的庶民 師出無名的韓國瑜從「一人救全黨」到國民黨漱口杯
2020.01.23
14:55pm
/ 放言編輯部 李資立
「溜之大吉,酸」言猶在耳,韓國瑜師出無名;國民黨面對自己推出的候選人卻也沒有上下一心、幫忙助選,還忙著切割,讓這間路線漸漸在台灣沒有市場的「百年老店」,在這次大選後更顯破敗。

 

1月11日下午四點十五分,國民黨高雄黨部前的開票之夜舞台下,已經有女韓粉開始泛淚: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得票數持續落後蔡英文,而且差距還越拉越大;三十分左右,已經有支持者小聲嘆「怎麼差這麼多!」搖頭離去。一個小時後,先前泛淚的女韓粉已經臉色大變,不斷啜泣;再看得票數,直到晚間七點,韓國瑜沒有一刻超越過對手蔡英文,除了黨部志工接到老奶奶哭訴的電話,還有支持者控制不住情緒,衝進黨部質疑韓國瑜每次造勢場合都人山人海,怎麼可能輸?

 

一直到開票的這一刻,韓國瑜和競選團隊處心積慮營造的勝選幻覺泡泡,才無法再自欺欺人下去,終於破滅。

 

 



早露敗象,是誰讓韓營吞勝選迷幻藥?

 

沒有人想到韓國瑜跌落神龕的速度會這麼快。自他參選以後,陸續爆出各種醜聞,頻頻發表驚世駭俗的言論,讓他的「庶民形象」把知識藍、經濟藍、中間選民、年輕人越推越遠。回顧去年11月,各家民調出爐,韓國瑜落後蔡英文的比例就在15-20%之間;沒想到,這次大選結果也就是這個比例的差距。當時韓國瑜矢口否認落後,一蓋將落後蔡英文的民調打為「假民調」,甚至脫口「得民調得痔瘡」,讓人不禁質疑,韓國瑜是真的確信自己最終會勝出,還是誰在處心積慮下指導棋,刻意營造勝選的迷幻泡泡?

 

 

迷信造勢人數,選前兩場大造勢反催出綠營危機感

 

資深媒體人黃暐瀚選前質疑,韓國瑜民調落後20%,造勢人數卻多過蔡英文,「怎麼看,怎麼怪」;韓營每一場造勢活動,小場的人數聲稱上萬,大場的比如台中場、板橋場喊出人數動輒數十萬,更不用說選前之夜和凱道大造勢。韓營在選戰後期,不勤跑基層,空戰攏絡不了年輕人,迷信造勢場人數能衝出氣勢,卻沒想到弄巧成拙。有高雄的計程車司機表示,就是因為韓營屢屢造勢,特別是凱道和選前之夜,反而讓看到的年輕人焦慮,擔心原本預料穩贏的蔡英文可能翻盤。從國外返台的班機載滿的不是台商,反而是一班一班的年輕人;11日當天,即使已經下午兩點,台鐵、高鐵車站仍擠滿迫切趕著去投票的年輕人。

 

 

韓競辦經驗不足,國民黨隔岸觀火? 

 

11日晚間八點左右,敗選已成定局,國民黨高雄黨部內的媒體開始詢問韓競辦,韓國瑜何時會抵達黨部開記者會、發表敗選感言?然而韓競辦一直無法給出明確答案,更沒有安排任何人去安撫在外的那一群死忠韓粉。之後傳韓國瑜即將抵達黨部,媒體先是守在大門口等待韓的出現,又聽說韓會從地下室停車場上來,一群人改守樓梯口。沒想到,在守候約10分鐘後,據傳韓國瑜「已經從側門搭電梯到樓上」,讓眾媒體傻眼。

 

約莫九點左右,韓國瑜一行人前往舞台發表敗選感言,結束後原本預定返回黨部召開中外記者會,媒體卻在群組上收到韓競辦表示臨時取消記者會的訊息,再度讓眾人錯愕。事後又傳,韓國瑜當天取消記者會,原因是要跟團隊和好友趕去吃汕頭火鍋,友社記者就向⟪放言⟫記者表示,「韓競辦表現失格,就算用跪的也要跪到韓國瑜上去開記者會!」

 

從發言人系統、行程到媒體公關,韓國瑜競選辦公室都是年輕團隊在處理亟需豐富經驗的總統大選。自豪宅案被揭發,韓國瑜自爆有「五顆核彈」,然而發言人系統均未能止血,一直到王淺秋接任總發言人以前都處於被動挨打的狀態;行程安排與媒體公關方面,除了被人質疑「沒行程」,國民黨地方人士對與韓國瑜合體抱有疑慮外,許多行程細節上也處理得不夠周到,包括臨時更改、取消、突然或很晚通知行程,大型活動也時常讓媒體手足無措,讓記者屢屢在媒體群組開罵。種種跡象都顯示韓競辦經驗不足,危機處理不夠明快,不過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難道都沒有經驗豐富的前輩可以予以指導?是早知選不上不想浪費力氣,抑或是想看韓國瑜的笑話?

 

 

韓國瑜是真的自己想選,還是國民黨的炮灰?

 

在韓國瑜通過民調,正式宣布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沒過多久,就被媒體爆料一連串的醜聞,而他本人也屢屢失言。從豪宅、西螺砂石場、王立強案到新莊王小姐,很難相信韓國瑜愚蠢到不清楚自己有這些可議的點會遭人攻擊。問題是,韓國瑜即使清楚自己的「黑歷史」卻執意參選的原因是什麼?他有沒有把自己可能遭人起底的過去與幕僚討論過?國民黨內部沒有人出面點出韓國瑜這些可能遭人攻擊的軟肋?如果知道,為什麼沒有安排一套妥善的危機處理方案?

 

「溜之大吉,酸」言猶在耳,韓國瑜師出無名;同時國民黨面對自己推出的候選人卻也沒有上下一心、幫忙助選,還忙著切割,讓這間路線漸漸在台灣沒有市場的「百年老店」,在這次大選後更顯破敗。

 

 

記者李資立/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