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隱匿武漢肺炎導致擴散全球,習近平政權現危機
2020.02.03
10:43am
/ 吳明杰
中國內部疫情的嚴重程度,絕對比官方公布的數字還要可怕,否則北京當局也不會前所未見的在1月23日下令武漢市封城,更不會逼得習近平在農曆大年初一就召開政治局常會,還連下4道抗疫軍令。

 

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疫情,不僅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持續攀升,病毒更持續向全球擴散。這波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向外蔓延速度會如此快速,北京當局刻意隱瞞疫情絕對是首因。 

 



但究竟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從何而來?中共官方又為何刻意隱瞞疫情?現已傳出不少陰謀論,其背後不僅可能涉及中共政治內鬥,還可能和生物武器研發有關,對於武漢肺炎大爆發的原因,相信各國情報部門都不敢輕忽任何可能性。 

 

隱匿人傳人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越來越多事證顯示,武漢肺炎可能在2019年12月中就已經出現「人傳人」的疫情,但中共官方卻直到2020年的1月20日才公開證實這種病毒的威脅;而就在隱匿疫情的近1個月時間,武漢市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未對病毒進行防護,才導致武漢肺炎嚴重感染並向外快速擴散。 

  

其中,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2020年1月29日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武漢肺炎」最新研究,被外界發現內容坦言武漢肺炎早在去年12月就已出現「人傳人」現象;同樣解放軍海軍軍醫大學和清華大學一篇在國際期刊針對新型冠狀的研究論文,內文也透露,「2019年底武漢正出現越來越多病原體未知的肺炎患者,並迅速蔓延到全國」。 

  

但中共官方當時對這些消息不僅全面封鎖,在2019年12月底曾有8名都是武漢前線醫生的網友在微博憂心示警,揭露已發現7名疑似SARS的確診病例,結果卻全被武漢公安以「造謠」送辦,讓病毒在武漢偷偷肆虐,民眾卻完全不自知而遭到感染。因此,武漢肺炎的疫情會擴散成全球疫情,中共官方絕對難辭其咎。 

  

至於為何過去早有2003年SARS經驗,中共這次還刻意隱瞞疫情?背後有幾種可能性。最單純的情況,是中共官方一向掩蓋事實成性,武漢地方官員為保官位,因而疫情不敢上報;但從隸屬中共中央的中國疾控中心發表的研究報告中提及早已掌握去年底已有人傳人來看,下令隱匿疫情的,恐怕已不是武漢地方層級,而可能是中共中央了。 

 

封鎖疫情的背後 

  

如果是中南海下令隱匿疫情,又有幾種可能。一是考量美中將在2020年1月15日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若在前夕讓疫情公開,很可能造成這項協議無限期延後甚至破局;也因此中共官方拖到1月20日才證實疫情已到人傳人的嚴重程度,並到1月23日才無預警宣布武漢市封城。 

  

第二種可能性,則是武漢肺炎涉及到高度敏感的生物武器研發。中國早從1950年代就著手研發生物武器,後來雖然已在1984年簽署「生物武器公約」,公開表明不研發和使用生物武器,但各國情報部門對此仍持保留態度,並懷疑解放軍仍持續研發生物武器。 

  

特別是這次武漢肺炎的感染源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離中國用於管制危險病毒的武漢P4生物實驗室僅32公里之遠,因而不少國際生化武器專家都懷疑,武漢肺炎可能是從實驗室洩漏出去,而這種新型冠狀病毒,也可能是透過SARS病毒重組基因的新型生物武器,因而中共官方當然想盡辦法隱瞞遮蓋疫情,而這種可能性,目前各國情報部門恐怕都還難以完全排除。 

  

而第三種可能性,則是完全的政治陰謀論,也就是武漢肺炎病毒並非從武漢P4實驗室不慎外洩出去,而是有人刻意釋放出去,以讓中國社會大亂,進而對習近平政權造成衝擊。關於這種可能性,相信國際情報單位也在嚴密觀察,甚至連習近平政權內部也絕對會下令進行調查。 

  

由於武漢P4生物實驗室從2018年才開始運作不久,內部本來就存有SARS、伊波拉病毒等,甚至外界懷疑還有可用於生物武器的各種病毒,在隔年隨即就爆發武漢肺炎,時間點實在太過接近;再加上吃野味的習慣並非武漢獨有,廣東更多,但病源卻出現在武漢而非其他地區,地點上更是巧合,因而外界懷疑武漢肺炎病毒是從這座實驗室流出並非沒有道理。 

  

同時,中國這座武漢P4實驗室,就是因為2004年北京實驗室曾發生SARS病毒外洩,才向法國採購用於防疫和生物研究,內部號稱有最先進的隔離、消毒和各式管控系統,危險病毒是被層層「關起來」,正常來說是不可能外洩,除非,一是研究人員不慎被病毒感染而不自知而帶出,二是有人刻意把病毒外洩,否則病毒自己是出不來的。 

 

全球「恐中排華」高漲 

  

但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所引發的這場武漢肺炎人禍,從後續實際發展看來,都已造成全球心理恐慌,除因各國罕見採取撤僑、停航和對中國進行出入境等管制措施,將連帶影響交通和觀光產業外,也進一步衝擊全球經貿發展,更不要說因中國疫情擴散造成的各國民眾意外病亡,短期內國際「恐中排華」的情緒勢必更加高張。 

  

而對中國自己本身,內部疫情的嚴重程度,絕對比官方公布的數字還要可怕,否則北京當局也不會前所未見的在1月23日下令武漢市封城,更不會逼得習近平在農曆大年初一就召開政治局常會,還連下4道抗疫軍令。 

  

這些內外交迫的情勢,正挑戰表面上黨政軍一把抓的習近平政權,特別是平時靠共黨宣傳所建構出來的「厲害我的國」,是否能繼續以搶蓋火神山醫院、共產黨員要求上陣抗疫這類精神宣傳,讓大陸民眾還相信可以靠黨保命?讓黨政軍還繼續聽命於幾近獨裁的習近平?習近平所建構的強國夢,正隨著武漢肺炎病毒的蔓延和擴散,浮現夢碎的危機。

 

 

圖片翻攝自《日德蘭郵報》、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