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李文亮猶如「中國版鄭南榕」? 蔡詩萍:帶起言論自由「衝擊」習近平的權力
2020.02.10
12:58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習近平變得很奇怪,成為一種兩難!」蔡詩萍認為,很可能疫情真的沒辦法控制,習讓總理先擋一下,但後來大家發現到,「是不是你的地位受損、被挑戰?」所以習又要出來解釋自己站在第一線,到最後發現把自己放在一個兩難。

 

國際社會輿論、美國及台灣政治學者皆觀察到一個現象,武漢肺炎吹哨人、中國醫師李文亮之死,意外喚起中國網民爭取「言論自由」的意識。美國學者夏偉(Orville Schell)昨(9日)受訪認為,這或許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失去「天命」的時刻。資深媒體人蔡詩萍今(10日)於《周玉蔻嗆新聞》訪談中指出,習近平面對疫情呈現兩難,既想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去扛責任,又想一手掌握大權,顯現中共體制的脆弱性。

 



掩蓋真相讓習近平失去人民信任

 

「習近平是個透過控制來統治的領導人,但我可以說,他的控制並不成功,他現在遇到了他沒辦法控制的事。」面對武漢疫情,歷史學家、紐約智庫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指出,這場危機是一種無法量化的心理轉變,人民對統治者保護人民的能力「信任」已失。

 

李文亮之死是促成中國人民發現「中共不可信」的原因之一,連帶引發爭取「言論自由」聲浪的抬頭。主持人周玉蔻在電台節目中提問,李文亮的死是因為不民主的關係嗎?蔡詩萍回應「當然是!我們假想一個吹哨者,分別在民主與非民主體制裡的命運,就很清楚。」

 

民主「言論自由」的優勢

 

以台灣為例,蔡詩萍做出三點分析。第一點,台灣雖然有藍綠惡鬥、網民互酸,但如果真的看到一個公共危機,「有一個人吹哨了」,有一批人會說胡言亂語、唱衰台灣,可是這個體制是開放的,所以一定有人會支持你,「支持你的聲音就會形成一股力量。」

 

第二點是台灣媒體多元。雖然有些人會罵媒體偏藍或偏綠,但由於媒體非常多樣,一定會有媒體支持或批評,言論市場上不會只有一種聲音,「這是民主最大的好處,吹哨者不會寂寞,一定有人來挺你。」蔡詩萍認為,經過反覆辯論後,反對者一定會挑出很多毛病,「這舉證有沒有證據或事實?」迫使吹哨人、舉證者再丟出證據。「這時候如果是開放社會,這些東西會反覆辯論,這是民主的好處;當資訊反覆駁火後,大家會發現問題真的蠻嚴重的。」

 

第三點是台灣還有反對黨。倘若執政黨想掩蓋,反對黨一定會跳出來,「搞不好立委、民間團體就跳出來召開記者會了,說支持李文亮醫師、他看到的證據是怎樣。」

 

「這三點是民主的好處,在中國大陸不可能。」蔡詩萍指出,李文亮剛出聲時,北京跟武漢政府不講話,直接封鎖冠上造謠者的罪名,有關李的消息就沒了。但疫情最有趣的是就像流感一樣,當你封鎖消息,等到時間一直累積到一個量之後,中共官方也知道這個問題不能再壓,再壓下去不得了。

 

一人掌權凸顯兩難僵局

 

「李文亮事件也揭露了中國最大的悲哀。」蔡詩萍指出,中共這次在封閉的政權官僚體制裡,出現一個訊息,比如說:習近平為什麼讓李克強去當防疫小組的召集人?「很特別,因為幾乎所有東西都是他抓在手上」;他給了李克強後隔了幾天,外電全都在分析此事,「結果習近平在一次聚會裡趕緊站出來,說從頭到尾他站在第一線。」

 

「習近平變得很奇怪,成為一種兩難!」蔡詩萍認為,很可能疫情真的沒辦法控制,習讓總理先擋一下,但後來大家發現到,「是不是你的地位受損、被挑戰?」所以習又要出來解釋自己站在第一線,到最後發現把自己放在一個兩難。蔡質疑:假如疫情失控後,大家是來怪李克強,還是怪習近平呢?「因為習丟給李,本來該李扛責任,結果習又不甘寂寞跳出來,說稱都站在第一線」,可以看出這個體制微妙的不穩定性。

 

極權體制看似剛強實則脆弱

 

「還有一個訊息更有趣。」蔡詩萍提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1月3日就通報了美國,但馬上就打自己的臉,因為直到1月20日習近平才向全中國人民宣布:武漢疫情很嚴峻。不只如此,中共1月2日罵李文亮、1月3日公開抓李到派出所去寫訓誡書;換言之,那天一邊罵李文亮,一邊還通報美國,「表示人民並不是主權 ,老美才是你在意的!」

 

蔡詩萍指出,疫情消息中共17天後才告訴中國人民,「這17天的落差,雖然中共有在封鎖,但網路上還是有很多網民把訊息丟出去,網民都非常憤怒。」這兩件事做對比,可以發現中共的體制看起來很剛強,碰到問題實則非常脆弱。

 

習皇極權受衝擊

 

蔡詩萍表示,雖然習近平現在權力很大,但沒有大到像當年毛澤東那樣,「在這個狀況下,疫情有沒有可能改變或衝擊中共的領導體制?衝擊現在中共7常委領導的體制,是非常有可能的。」

 

蔡詩萍說明,習近平現在面對疫情一直在擴大封城等效應,對國際間的宣傳看起來是一面倒,「中共體制一定要找到一個代罪羔羊,而且不是去找第二號人物,因為這些都是你習近平領導。」現在要觀察兩個指標:「習近平這段時間,有沒有一些自我批評的言論?或更加強硬要防衛自己的領導體制?」也許有人藉疫情來發難,中國會有一個政治震盪。

 

對比台灣,蔡詩萍表示,在民主社會裡講「蔡英文被新潮流怎樣」,大家會覺得是笑話,因為政府的體制運作都在一個透明的機制上,這個機制的頭就是總統;可是中國不是這樣,有很微妙地內部各種運作。

 

 

照片由Hit Fm《周玉蔻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