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沒有鎂光燈只有日光燈!「天下第一署」檢察長邢泰釗:要耐得住寂寞
2019.03.19
09:47am
/ 放言編輯部 陳依旻
邢泰釗從未想過會成為檢察長,卻歪打正著踏入此途,被問及想成為形象良好的檢察長需具備何種條件,他不假思索回答:「要耐得住寂寞,不過得經過一段時間才能體會」。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拼命三郎」稱號非空穴來風,長時間待在辦公室,離開時間是10:00、11:00PM,日復一日、週而復始,說他以地檢署為家也不為過,「作為一個人,不僅衣食住行而已」這句話出自邢泰釗,是一小時半訪談裡的精華。

 



並非立志成檢察長 但上天的安排就是最好

 

若非眼前的邢泰釗,對於「檢察長」一職的模糊印象,會聯想到日劇《HERO》由木村拓哉飾演的刑警久利生公平,一身牛仔褲、橘色夾克,秉持公平、正義為原則,獨特的洞察力追求正義的過程,堪稱90年代高峰之作。而從邢泰釗口中才知道,「這是很寂寞的一條路,因為不像電視上演的都在辦大案」,他語重心長地說。

 

被問起當檢察長的契機,邢泰釗直言,其實並非從小「立志」,年輕時的想法是有工作就很滿意了,「只能說每個階段,想法都不一樣,上天的安排就是最好」。

 

邢泰釗從未想過會成為檢察長,卻歪打正著踏入此途,被問及想成為形象良好的檢察長需具備何種條件,他不假思索回答:「要耐得住寂寞,不過得經過一段時間才能體會」。

 

究竟「耐得住寂寞」這句話有何深意?說到這裡,邢泰釗閉上眼睛,仰頭說道:「這工作很辛勞,時常在加班,大多時候沒有掌聲,只有燈光,那個燈光不是鎂光燈,是日光燈,既不敢亂交朋友,還得承受枯燥的漫漫長夜,寂寞就算了,有時大家不諒解,還添加不必要的揣測和渲染」。他曾因被調往金門高分檢,被指是「明升暗降」、發放邊疆,邢泰釗吐露,實情是:「公務員就是服從命令,輿論自有公平」。

 

司法改革需同舟共濟

 

提到台灣未來能不能編出和《HERO》相比擬的精湛電視劇,邢泰釗信誓旦旦稱「可以!這點我有信心」。坦言,台灣重案不比日本少,案件更特別,這也反應守法程度不如日本。訪談過程中,邢泰釗憶起近日偵辦的一起賠償案,一群歡唱的人,僅因對方音量不順眼,索性拾起安全帽將人揍得頭破血流,未料其中一名竟從口袋掏出一把瑞士刀造成兩人受傷,一名剛結婚的二十歲年輕人熱心叫救護車將兩人送往醫院後,發現自己胸口正滲著血,趕緊再打電話請救護車將自己送往醫院,遺憾傷及要害不治身亡,留下太太和其腹中孩子,令他由衷感嘆「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其實生命很脆弱」。

 

案件呈現的都是社會縮影,渴望有效打擊司法犯罪,必須具備同理心,體認司法改革深受大多數人民關注。邢泰釗說,「老百姓會注意我們就是有所期待,但就像大河乾涸,小河就沒水,讓人民失望的地方很慚愧,必須要說,司法改革要靠大家榮辱共依、同舟共濟」。雖然中途需要時間,邢泰釗堅信,老百姓如果不斷用知識水平和熱忱鞭策司法,司法不會不進步,不過,鞭策的同時,也呼籲人民必須了解要求是否合理,亦或問題所在,「當然我們也要反躬自省 ,同仁有素質是最好保證」。

 

身為檢察長「戒慎恐懼就是樂趣」

 

若問起檢察長樂趣是什麼,邢泰釗說「戒慎恐懼就是樂趣」, 對酷愛史學,談論文學滔滔不絕有如大江洪水的邢泰釗而言,余光中是打從心裡欽佩的真正大學者,關鍵在於「戰爭會淬鍊一個人的精神」,對於民國99年訪問余光中的光景邢泰釗仍記憶猶新,他說不是去追星,而是彼時想向他請益藏於內心一股關於「文學」迷惑,他說「那是很愉快的經驗,余腦筋清楚,講話清脆毫無贅詞,句句精簡扼要點到重點」,縱使現代歷經顛沛流離的的人寥寥無幾,但人終其一生摸索自我是不爭的事實,「所讀的書,接觸的人都會影響一生」。

 

人生很長,對邢泰釗而言,每調整一步,走過的腳印皆昇華成「感恩、惜福」,即便這條路辛苦,每逢鄰居問起職業一律稱自己是「文字工作者或小學老師」,邢泰釗仍舊鼓勵對司法懷有熱忱的人實踐自我理想,他強調「畢竟這個工作是『公藝代表』,能幫人民做一點事情,但必須要有心理準備」。至於有沒有政治壓力,端看用什麼角度,種菜、水果等行業也很辛苦,皆有壓力「只是面向不同」,檢察長亦是如此。「什麼叫做『禪』,『認真』吃飯、睡覺,事實也是如此,人家信任我們,就認真做好每件事,只要認真做,人家自會給予肯定」。

 

 

照片由《放言》拍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