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親中」=「兩岸關係處理能力」?
2018.07.17
01:34am
/ 放.擂台
如果只用「有能力處理」五個字,這麼膚淺地描述兩岸關係,那豈不也只是在表面上比較民進黨和國民黨,誰能和共產黨說上話?

 

台灣人v.s中國人

 

根據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例行性的「台灣人/中國人認同」民調,自從2008年起,單獨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超過「兩者都是」,只認同台灣人的比例近年雖有略降,但已長期超過五成以上。這也就是說,至少有五成國人,同意台灣人與中國人,是兩個對等、但相異且不相容的概念。

 

進一步而言,在上述「台灣人與中國人」兩者有所區別且相對的基礎上,如果同意中國是一個國家,那麼邏輯上,台灣必然也是另一個與中國相對的國家。換句話說,這些自我認同只有台灣人,而非「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超過全台五成的民眾中,絕大多數應該也都會同意「台灣和中國是兩個國家」。

 



 

連習照面的歡呼與打壓

 

然而,有趣的是,就在前幾天的「連習會」,國民黨榮譽主席、海峽兩岸民眾都熟悉的「連爺爺」連戰,再一次公開表達「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關係」。這話聽在中國民眾的耳裡,九成以上應該都會欣然同意、甚至大聲叫好,這當然是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的愛國教育成果,並無可驚訝之處。

 

倒是海峽的另一頭,台灣這邊竟也不少人跟著額手稱慶,彷若連戰的此行此言,堪比舉正道於亂世之中,救萬民於愁城之困。振奮樂觀的樣子,簡直像是忘記此前已有四次連習會,再加上過去的連胡會,連戰已先後和中共最高領導人打過不知幾次照面,但除了幾番嘴上文章,中共對台灣的各種打壓還不是沒少過。

 

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報告客觀程度為何?

 

不過,更值得深究的或許是,就在連習會餘溫未退之際,游盈隆教授主持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恰巧公布了「2018台灣政黨形象」民調的報告。這個號稱科學專業、嚴謹客觀的民調機構,除了長期以來令民調研究者們困惑,為何要以折線圖呈現非跨時變遷趨勢的資料,這次更橫空出現「在這兩個政黨(民進黨與國民黨)中,您覺得,哪一個政黨比較『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還是兩黨都一樣?」,特別針對兩岸關係的題目。結果並不意外地,國民黨以近六成的比例,壓倒性地高於民進黨的一成出頭。

 

暫且先不論這個結果帶來的新聞、政治效應,同時也相信民調的執行方式並沒有任何偏誤、疏失,此一問題設計仍然大有文章。任何修習過社會科學研究方法課程的人,應該都有學過「信度」和「效度」兩個概念,粗淺地說,前者指的是調查的方法是否可信,例如有無抽樣誤差,後者則是調查的方式能否反映研究的提問,例如語焉不詳或引導性過強的問卷題目,往往令受訪者隨便亂選或是被題目牽著鼻子走。

 

能與中共說話就是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

 

「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的題目敘述,顯然屬於效度有問題的設計。眾所皆知,兩岸關係之複雜難解,絕非「有能力處理」五個字可概括,更何況游盈隆教授也曾任陸委會副主委,難道處理民調題目時,會忘記這個道理嗎?如果只用「有能力處理」五個字,這麼膚淺地描述兩岸關係,那豈不也只是在表面上比較民進黨和國民黨,誰能和共產黨說上話?那民眾選擇國民黨也確實毫不令人意外,畢竟這種問法,無疑等同於問哪個政黨比較親中,正如同連戰三不五時就能會見中共最高領導人,表面上似乎管道暢通、威風無比,卻要大家無視那一副宛如朝貢天朝上皇、卑躬屈膝的模樣。

 

這樣沒頭沒尾的問題,當然只能問到沒頭沒尾的結果。試想,按前述政大選研中心的民調,超過一半的民眾都認同自己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對於連戰這樣的行為,能夠支持、肯定的,應該並非多數。也就是說,所謂政黨面對、處理「兩岸關係」,絕非、也決不能只是可以和共產黨說上話而已。最起碼也要能夠堅持台灣主權的基本立場,並且維護台灣長期而非短期、多數人民而非少數買辦的利益。否則,「處理兩岸關係」,豈不就只是「配合統戰」的同義詞?

 

「最真實完整的民意」背後的思考

 

如果台灣民意基金會真如其所自許,希望「嚴謹客觀地研究並呈現台灣最真實完整的民意,讓海峽兩岸政府與人民以及國際社會皆能充分瞭解」,那在設計相關問題時,不是應該更加小心謹慎嗎?同時,不也應該仔細思量民調公布的政治效應嗎?選在多位國民黨立委、前主席洪秀柱、副主席郝龍斌先後赴中,以及特別是連習第四次會面的此刻,公佈這一問題設計大有疑慮的民調,究竟是思慮不周還是別有所圖?筆者只盼主事者能再三重思民調與政治的關係,方能不愧對其自豪的民調專業及政治歷練。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