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獨家《放・調查》張晉源遭爆5次要錢兼求和 金融界人士: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
2020.05.18
10:14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放言》再訪熟悉此議題的金融界人士,得知蔡壁如的回應,他感到詫異,直呼:「怎麼可能不知道?」話鋒一轉,他說,張晉源若後續真透過其他管道求和解,動機無非就是想要錢以及怕被告,是「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

 

三寶案這個月首度開庭,據可靠消息指出,吹哨人、永豐銀前總經理張晉源私下5次要錢兼求和,從獅子大開口3億,一路降到5000萬,一位金融界人士今(18日)接受《放言》訪問時指出,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想和解透過其他管道目的就是要錢、怕被告。

 



傳張晉源獅子大開口一路從3億降到5000

 

三寶建設超貸案遭內部員工「吹哨」後震驚各界,金管會審視吹哨人制度後表示,永豐金副總經理張晉源,以及被解職的永豐金證券財務長王幗英,都應符合吹哨者定義,若解職有違吹哨者保護制度,下令希望永豐金控妥適處理。

 

隨後,張晉源涉嫌在負責出售美國遠東銀 (FENB)時隱匿實際資產價值,遭東家以背信罪提告後,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對外提醒永豐金,要注意不能對張做出解職、降薪等不利處分,據聞,讓不少公司同仁對張仍能坐享福利覺得有違公平。

 

「原來,楚門之外還是楚門」三寶案時隔3年,本月7日首度開庭,張晉源在開庭前夕在臉書指出,自己在2016年接連調查兩起嚴重的詐貸案,當時向承辦同仁說,「不要怕,我會保護你們!」擋人財路是最危險的事,「當時,我做好了即使被暗殺,也會有人繼續揭發弊案的準備,然後把鼎興跟三寶這兩起涉及老闆家族的詐貸案公諸於世」,但不但沒做到讓大家「不必同流合污」的承諾,反而讓環境嚴重的反淘汰,說謊造謠的打手紛紛上位,讓所有為真相挺身而出的人,都被嚴重的霸凌,開除、抹黑、司法追殺等各種報復排山倒海而來,「被打的都睡不著,可是裝睡的依然叫不醒」,為此,向大家道歉,「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黑金,終究是辜負了大家的期望」。

 

這段文字看似悽愴、悲壯,但外界以及張晉源斬釘截鐵想「保護」的同仁們,你以為的「張晉源」真的是「張晉源」嗎?

 

了解內情人士私下向《放言》透露,張晉源自始至終都在開口向永豐要錢,隨時做好拿錢走人,以及收錢封口的準備後,再度有人爆料他「一邊吹哨,一邊要錢」,5次要錢兼求和,還獅子大開口從3億一路降價到5000萬。

 

該名人士指出,張晉源第一次要錢是在2017年的4月,也就是張晉源分別向行政院和地檢署吹哨三寶案後的隔年,他曾親自面見何壽川,提議用3億元讓成立一個「公司治理相關的基金會」,並由張晉源出任執行長,願意「從此不再對外發言」,但被當場拒絕,沒多久何壽川就被搜索收押。

 

第二次是2018年台北市長大選之前,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關係良好的張晉源,可望選後入市府小內閣,出任台北市副市長,某位政府官員竟在這個時候向永豐金表示,希望雙方能夠合意討論協商,建議「由永豐金給張晉源一筆高達2億元的離職金」,因永豐金不願意協商,於是這名官員的「建議」未果。至於後來張晉源為何沒出任市府內閣,他說,有可能是因為雙方沒有和解,張晉源沒拿到2億離職金,又捨不得永豐金千萬年薪,只好婉拒市府入閣之路。

 

第三次是張晉源曾在去年2019年3 月,找永豐金控新任總經理朱士廷,表示自己已無任何管道,希望朱士庭幫忙安排他與何壽川見面,目的是「協調和解的可能性」。最後被朱士廷以「私人事務,不宜涉入」為由拒絕。

 

第四次是2020年1月,張晉源透過一位知名律師事務所黃姓律師、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好友,聯絡一位資深金融新聞媒體人,希望能與何家「協商和解」,又被拒絕。同年3月,這位黃姓律師再繞路,找上前同事,某民進黨籍立委聯絡何家,並直接提議「和解金5000萬」,雖然金額與先前相比大幅降低,但仍被何家直接拒絕。

 

金融界人士:蔡壁如怎可能不知道

 

「其實,如果真的有這件事情,重點在於為何要透過人去談的動機、原因」。一位熟悉永豐金的金融界人士向《放言》指出,張晉源在檯面上,永豐金年薪1000到1500萬,「是否因為自己想轉到企業界以外的領域」不得而知,但這期間傳出他要轉到政界,再看他要尋求和解這件人,值得玩味。

 

去年張晉源「吹哨人」爭議沸騰, 外界除了關注他有無可能列民眾黨不分區立委?也好奇他是否真的在玩兩面手法,檯面上咬老東家,但私下提議用逾3億台幣成立「吹哨人保護基金會」並毛遂自薦當執行長?當時,熟悉此議題的金融人士曾向《放言》狠批張晉源「在這件事,其實又要做婊子,又要貞潔牌坊」;話一出口,他意會到措辭不當連忙道歉,強調「金額不太肯定,但跟何家要錢很確定,張晉源一方面要有社會形象,一方面貪戀在永豐所領的高薪,這件事有幾個版本,就我知道,北市府蔡壁如說,他聽到的是兩億還是兩億五,外面講法是四億還是四億五」。

 

如今再爆張晉源5度「一邊吹哨,一邊要錢」,倘若最初真有索求3億台幣成立「吹哨人保護基金會」,後續求和真實性便可想而知,《放言》日前致電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是否如金融界人士所言,真有聽說張晉源向何壽川獅子大開口立基金會?蔡壁如說,沒聽說,是第一次聽見此事,只知道張晉源還在領永豐金年薪,並被金管會用吹哨人制度保護。

 

張晉源嘆說真話都會被報復

 

《放言》再訪熟悉此議題的金融界人士,得知蔡壁如的回應,他感到詫異,直呼:「怎麼可能不知道?」話鋒一轉,他說,張晉源若後續真透過其他管道求和解,動機無非就是想要錢以及怕被告,是「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

 

近兩日,張晉源再度對永豐金重砲猛攻,先是以「捍衛金融紀律,原來金管會也可以很強悍!令人尊敬,失敬、失敬!」為題,並貼出相關報導,強調金管會認定,何壽川自94年起擔任永豐金董事長,十餘年間發生多起利關人或實質利關人缺失,「非屬單一事件」,其中多起涉及親戚、配偶或其控制之公司,又說何壽川與三寶集團交易架構複雜且涉及鉅額資金,「規避法律及金融監理」,非僅消極怠於督導公司建立內控制度,而是「積極妨礙」公司建立內控制度,有礙永豐金健全經營。

 

昨日又以「看報不看財報,新手投資不要胡鬧!」指出,永豐餘第1季獲利創同期次高的新聞,但看「公開資訊觀測站」的第一季財報,發現「被選擇不說的數字遠比被努力宣傳的數字重要」,從報紙大力宣傳的賺6.35億到財報裡看到的賠31.97億,根本天差地遠。「每次說完真話就會被報復,可是不忍心看新手辛苦賺錢誤入雷區賠光。糾結啊,果然,我又犯了大嘴巴的錯誤」。

 

綜觀以上,張晉源臉書上批判何壽川、永豐金、媒體抹黑的次數頻繁,也曾提過「上帝的審判」,但不斷傳出他其實私下和立委、官員、律師等唱雙簧,有外界質疑,是否間皆落實金融界人士一時口快「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

 

 

照片取自TRF受害聯盟youtub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