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韓國瑜的「轉職任務」,讓臺灣「一步一步踏入死亡的界線」
2019.03.26
15:55pm
/ 樂克凜
韓為一國兩制做見證,成為名正言順的「臺灣特首」。


對高雄市長韓國瑜此趟訪問中國的「經濟之旅」,但其過程中又充滿著實在太多太多「政治滿分」的爭議與疑慮。正好,近期也是多個眾所期待遊戲大作上市的日子;我們不妨也把韓市長當作這部「訪中大冒險」RPG裡的角色之一,來看看韓市長到底能完成多少任務呢?

 



對台毫無吸引力的一國兩制

 

按照慣例,遊戲開始前要先觀賞段背景說明:早在三四十年前,中國就開始試圖用「一國兩制」召喚,讓臺灣心甘情願「被統一」,但卻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來越乏人問津。直到今年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理念創新」,眾多中國學者與媒體又群起投入地展開以「統一後的臺灣」為題的作文比賽。想當然爾,對臺灣人還是絲毫沒有吸引力,畢竟,你允諾要給我的,都是那些「我早就已經擁有的東西」;何況,你的信用一向都充滿著斑斑劣跡。但中國的涉臺學者與系統還是拼命發揮著想像力與寫作能力,畢竟這是「上頭」要的東西,也畢竟這場關於「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欽定議題,肯定能帶來不少學術研究與對臺活動的經費爭取。

 

北京指派兩位特首韓一個都沒少

 

而韓國瑜的現身,則彷彿是要拯救這些在「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死胡同裡不斷鬼打牆的中國村村民:地圖上,他前往的首站先是香港、然後澳門;在中國「唯二」的兩個「一國兩制特區」裡,名義上由港人、澳人「間接選舉」產生,實際上卻是由北京指派與控制的兩位「特首」,韓國瑜一個也沒少;甚至那代表著中國官方勢力公然介入港澳、踐踏「自治精神」、宛若錦衣衛般的「中聯辦」,他們的兩位「主任」,韓國瑜也是完完整整地蒐集到了。而韓國瑜在港澳忙著讚嘆「一國兩制」帶來的繁榮與成就,中國官媒也立刻拿韓國瑜當作「一國兩制成功案例」的見證者。「那我也可以選特首」這句話,大概也十足展現出韓國瑜對這場「見習之旅」的滿意與愜意。

 

而突然之間,在(人在港澳的)統派媒體與韓國瑜眼中:那個近年來飽受「中國因素」影響之苦、那個在全球的「自由度」調查中分數連年下滑、那個在政治司法與語言文化上所固有的一切權利都正在逐一淪喪、那個中國的黑手可以隨意伸進港人的「自由選舉」裡面,藉由「種票」甚至是「DQ」來控制政治版圖與選舉結果、那個曾激起百萬人上街頭抗議發動「雨傘革命」,最終仍在北京全面封殺下「被清場」──的港澳,都彷彿不存在了;藉由特首、中聯辦與親中媒體的共同歌頌,再加上這位「遠方貴客」的讚嘆見證,只留下最扣人心弦、幸福美滿的「一國兩制」畫面,供世人瞻仰與稱羨。

 

韓此行等替一國兩制做見證

 

韓國瑜不僅是那個宛如受邀參與「新疆維吾爾族集中營」,以替中共當局「背書」的外國賓客;由於他在外界的眼中更是代表著「臺灣」的地方首長與政治人物──沒錯,就是那個中國也想要把「一國兩制」給推銷出去的「臺灣」──因此,他的讚嘆與背書又顯得意義重大了。對外界來說,韓國瑜這樣的行程與感想,不僅是在以一個「外來者」的身分替港澳「做見證」;他更是以一個「關係人」的角色,在「見習」著「一國兩制」的各種美好。尤其,韓國瑜選擇了公然無視「近八成臺灣民意都不接受『一國兩制』」的最新主流民意,想必這趟港澳之旅是場成功的「體驗活動」吧?不知,韓市長又是否曾起心動念,甚至答應對方,有朝一日會想把「一國兩制」也在臺灣推動呢?

 

不過,以中共毀棄承諾的速度與專制獨裁的本質來看,「一國兩制」裡那些號稱給予的承諾與幸福美滿的假面,其徹底消失也是時間問題。這場「一國兩制」的體驗活動,恐怕還是「限時」的喔!其他同樣想要展開見習或參選特首的國民黨縣市長們,還不好好把握嗎?

 

使港澳人失去自由的大灣區建設

 

除了一再跳針「賣水果、交朋友」以外,韓國瑜本人似再也不願透漏在「中聯辦」的那幾小時密室會談裡到底真的說了什麼,香港中聯辦倒是幫他發了新聞稿稱他們向韓國瑜「介紹了香港回歸祖國21年來取得的巨大成就和進步。」;澳門中聯辦則更稱,他們向韓國瑜述說了「澳門回歸祖國20年來的問定與幸福」,順便向臺灣推銷「大灣區建設」。

 

不知對韓國瑜來說,到底對「大灣區」的理解有多少?但自中國今年2月18日頒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來,對那些憂心忡忡於港澳的政策自主、經濟發展、金融地位、個人隱私與自由人權的學者與本地人而言:這無疑標誌著香港過去特殊與獨立地位的逝去,以及中國藉由「政治操控」、「經濟吸納」與「社會控制」的三管齊下,亦讓所謂當初的「一國兩制」、《基本法》與「馬照跑,舞照跳」的承諾從此不復存在。而目前,光是一座「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就已讓港澳居民深深感嘆「再也回不去了」;但依照「大灣區」與中國政府的慣例:未來真正的全面控制與滲透,恐怕才剛剛揭開序幕。

 

韓成中國在臺灣的特首

 

而中方此次先是帶韓國瑜參觀「一國兩制」的輝煌與成果,然後又向他推銷正是代表著「一國兩制」將逐漸消失殆盡的「大灣區」;先是讓他拜會了代表「港(澳)人治港(澳)」意涵的傀儡:特首,然後又讓他去密會了「特首」們背後真正操控一切的「主子」:中聯辦;先讓他在港澳地區對幾乎任何政治議題「噤聲」,等踏上了中國本土會晤國臺辦主任劉結一時,再連忙大聲輸誠「我強烈支持『九二共識』!」──不知在旁觀者眼裡,是否嗅到了其中再明顯不過的諷刺意味?又不知當年以「中國統戰」為論文題目,從政大東亞所畢業的高材生市長,又是否發現:中國對他所展示的,正是未來臺灣可能會如何邁向「港澳化」與徹底淪亡的歷史「劇透」呢?

 

韓國瑜這一趟,既參加了「『一國兩制』限時體驗活動」,也獲得了「『粵港澳大灣區』成果讚嘆成就」,更取得了「『九二共識』密語兌換虛寶」;同時,還不忘與其他15個藍營縣市長一起,希望能獲取「兩岸『自經區』帳號搶先註冊」──以一場七天六夜的「訪中經濟之旅」來說,真的是收穫滿滿、SSS級完美通關。只是,不知韓市長是否其實在解的是一場「轉職任務」,要讓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功坐上「臺灣特首」的寶座?甚至,韓市長又是否知道,這根本可能是場從頭到尾都掌控在中國手中的棋盤遊戲;而被藍營支持者視為「救世主」的他,其實根本一如中國所料,在讓臺灣「一步一步踏入死亡的界線」呢?

 

 

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ig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