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假疫苗事件突破了共產黨的道德底線嗎?
2018.07.24
20:10pm
/ 余杰
在中國,惟有「忠黨愛國」的官僚可以安全地生活在「道德底線」之內。郭利,近五十的他事業家庭一無所有。捍衛道德底線、尋求真相和公正的中國人,就是這樣的結局。早在十年前,唐荊陵律師就開始代理疫苗危害兒童案。這是一場螞蟻撼大象的鬥爭,唐荊陵律師失去了律師執照,並因為提倡甘地式的和平非暴力抵抗而被長期關押後控罪。

 

假疫苗泛濫中國,中國官方控制的媒體保持了令人難看的沉默,「惟二」與之有關的報道,是中國最有權勢的兩名領導人對此事情發表的講話。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斥責說,此事 「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訪路上作出「重要指示」,此事「性質惡劣,令人觸目驚心」,必須「依法從嚴處理」(可笑的是,「依法」與「從嚴」本來就自相矛盾的)。習、李二人彷彿是外星人空降地球,彷彿是第一天「身為中國人」,彷彿是第一次知道在「厲害了,我的國」之內會有天方夜譚般的事情發生。

 



 

在中國,假疫苗事件當然不是第一次出現,財新網於2013年就刊發了題為《疫苗之殤》的系列報導,講述了二十名個兒童因疫苗致死、致殘的悲劇故事。

 

文章比好萊塢恐怖大片還要讓人驚恐,疫苗慘劇更是慘絕人寰,如一歲半的小童接種疫苗後,血小板急降致顱內出血死亡;四歲的王藝筱連翻身都不會,只因到幼保健院接種了A群流腦疫苗等。這一次的事件有所不同,因為其規模大到駭人聽聞的地步,已有二十萬假疫苗針被打進孩子體內,還有六十五萬針流入市場,而經營假疫苗的上市公司長生科技的盈利率為百分之九十一點五。

 

那麽,接著李克強義正詞嚴的話往下追問,共產黨真有「道德底線」嗎?

 

抗爭尋死 不抗爭等死乃中國的生活寫照

 

北京的一位媒體人維尼在社交媒體上説,曾有一個西方人問他:「為什麼你們中國人很少去玩極限運動?」提問者指的是速降、跑酷、滑輪、雪板、翼裝飛行等項目。維尼回答說:「生活在今天的中國,就是最具挑戰的極限運動。」任何一個不會明哲保身,不會低眉順眼的「中國公民」,在不斷被拉低道德底線的陷阱和深坑中,每天能活著出去,活著回來,難道不比極限運動更刺激嗎?

 

因此,維尼的答案是:「中國人生得計畫,死得隨機。抗爭是尋死,不抗爭是等死!這是今天中國極限運動的寫照。」

 

忠黨愛國才能安全無虞的生存

 

在中國,惟有「忠黨愛國」的官僚可以安全地生活在「道德底線」之內。因為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被處分的衛生部門高官孫咸澤,數年後升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成員、藥品安全總監。難道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不是國務院下屬的部門嗎?難道孫氏的任命書上沒有作為總理的李克強的簽字嗎?李克強和習近平假扮成天真無邪美少女,似乎不知道中共權力運作的「潛規則」是什麽,那些輕賤公民權利和生命的官員,偏偏對黨最忠誠,因此最值得上級信任。

 

無論公民或官僚 捍衛真理下場都令人不勝唏噓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另一個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當事人的下場就相當悲慘了,郭利,北京人,他是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當事人、一個三歲女兒的爸爸。2008年,郭利的女兒因長期食用三聚氰胺超標的假冒美國施恩牌奶粉,被檢測出「雙腎結石」和尿蛋白及缺鐵症狀。

 

當局力圖將毒奶粉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用盡辦法讓家長們閉嘴。但郭利等少數家長堅持深入調查和向廠家索賠,一路屢戰屢敗。後來,郭利反被構陷「敲詐罪」入獄五年。他在獄中拒絕認罪,經持續不斷的申訴,最終在2017 年獲改判無罪,沒有得到任何國家賠償。他重獲自由之後,前妻早已改嫁,女兒與之形同陌路,年近五十的他事業家庭一無所有。捍衛道德底線、尋求真相和公正的中國人,就是這樣的結局。

 

唐荊陵律師的遭遇就更讓人唏噓不已。天安門學生領袖、旅居美國的人權活動人士周鋒鎖在社交媒體上指出,中共縱容黑心企業使用過期疫苗危害兒童,令人憤慨。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早在十年前,唐荊陵律師就開始代理疫苗危害兒童案。這是一場螞蟻撼大象的鬥爭,唐荊陵律師失去了律師執照,並因為提倡甘地式的和平非暴力抵抗而被長期關押後控罪。唐荊陵案開庭審理的時候,並沒有引起社會應有的關注和支援。於是,這個罪惡體制就可以持續地製造新的受害者。

 

唐荊陵律師原本是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的電子工程師,靠專業技能可以在中國過上衣食無憂、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生活。他看到中國社會太多不公不義的事情,便放棄原有的專業,自學法律並通過律師資格考試,以律師身份幫助弱勢群體和「低端人口」維權,成為「維權律師」群眾的一員。殊不知,在中國,「維權律師」的處境比他們試圖幫助的同胞更危險,唐荊陵比郭利等受害兒童家長更早地被送進監獄,並在監獄中遭受酷刑折磨。

 

中國就是一口深不見底的醬缸,讓人在其中窒息而亡。中國網民發現,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是中國唯一可以說話的地方,他們便跑上去留言,呼求美國總統川普出手「救救中國孩子」。這個時刻,人們似乎都忘記政府的反美教育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余杰
北京大學文學碩士,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近年來常常訪問台灣,關注台灣民主化及社會轉型問題,自認為也是台灣人。曾獲美國公民勇氣獎、香港湯清基督教文藝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研究獎等。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等五十餘種。
作者文章列表
余杰
北京大學文學碩士,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近年來常常訪問台灣,關注台灣民主化及社會轉型問題,自認為也是台灣人。曾獲美國公民勇氣獎、香港湯清基督教文藝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研究獎等。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等五十餘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