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放.獨家》不斷批判李紀珠的主因! 獨董李勝彥:當副董沒具體責任「是新光金永續經營的絆腳石」
2020.06.02
18:3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她有很多缺失!」李勝彥表示,領了那麼多錢,也要做點功課給董事們看,自己以董事身分請她提交相關報告卻推三阻四,即使以董事會有口頭報告過為由,「但問題是口頭報告無法存查」;等於是跟人家訂契約,人家要看成果,反而要人家路上找,訂契約就沒交代這就叫做「背信」。

 

「不被續任,但海闊天空,本來就不乞求…」當了新光金6年獨立董事李勝彥,近日董事會公然指控、法院提告,甚至寫信到金管會與副董李紀珠對槓,單打獨鬥的原因引外界注目,對此,他接受《放言》專訪時回應,不斷批判李紀珠,是對公司問題看不下去,「李紀珠是公司永績經營的絆腳石…當副董沒具體責任,就算當10個都一樣。」

 



李紀珠不兼總經理「工作相對輕鬆」

 

日前以頂撞體制、牴觸法令、怠忽職責和公司放任等4大理由,反對新光金提名李紀珠為下屆董事人選,甚至要提告她涉及背信與詐欺,隨即被公司、李紀珠駁斥所言「均非事實」。讓李勝彥再度發布聲明,要求李紀珠說明「均非事實」從何而來?否則將再提起誹謗訴訟;並指出,李紀珠在2018年要求議事人員列入未在董事會上討論的個人資料,以及在未經董事會議決狀態下,要求公司在109年4月29日的重訊,濫用發言人職權,列入自己想說的話,涉嫌偽造文書。

 

新光金控6月19日董監改選在即,有報導指出,這是新光金首度家族分裂,另有股東以1%小股東的身分,提出6席董事候選人名單,讓人詫異的是,另外提出名單的人是吳家老二吳東賢、老三吳東亮,目的是要讓大哥明白,「要好好認真經營,因為有人在監督著」,外界將兩方角逐定調為「新光金八點檔」並將目光持續鎖定在新光金公司治理,究竟有無問題?

 

據悉吳東亮、吳東賢、新光三越多方結合串聯,向大哥下戰帖,此舉得到市場上多位股東認同,目前聯誠投資董事長林高煌已宣布支持李勝彥,勢必有利吳東賢、吳東亮。

 

李勝彥曾任中央銀行業務局長、台銀總經理、輸出入銀行理事主席,對上市櫃公司治理及企業法規相當嫻熟,不管是不是已備妥訴訟戰,若他所言非事實,為何還有人表態認同?

 

李勝彥曾透露:「我卸任獨董的下1秒,就會以股東身分暢所欲言。」讓人好奇他為何卸任,以及有無被留任?5月29日,與李勝彥相約在天母一家咖啡廳,開門見山向他問起相關問題,他說,「沒有被續任,但海闊天空,去年就心意已定,不續任」;嘴角那抹如釋重負地微笑,一如當天驟雨前的天晴。

 

為何不只一次公開批判李紀珠,李勝彥笑了笑說:「是不斷批評,因為我看到問題,看不下去才講,我是法定的監督。」最恰當的副董職務要有擔當、具體明確的義務、責任,李勝彥強調,一般外面的金控公司,例如富邦金、中信金、國泰,他們的靈魂人物都是總經理,按照一般公司組織,副董做不了什麼事,都是總經理,李紀珠不兼總經理,其實相當輕鬆。

 

新光金接班人讓吳東進「不要想東想西」

 

「副董必須要有經理責任,不然不能領那麼多的薪酬,要比照同業,水準相當。」他點名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也是領3000萬到5000萬高薪,重點是,他們擔任總經理,李紀珠擔任副董並沒課以經理人的責任,「相對太輕鬆」,有點聰明就是耍小聰明,不必簽字的嚴肅文件,代表她不用負責,還可以兼任多職,「當副董卻沒具體責任,就算當10個都一樣。」

 

李勝彥強調,沒被續任,不會難過,如果繼續待在新光金,會氣得半死,目前最擔憂的是新光金接班人,能否不讓董事長吳東進想東想西,讓他明白「齊家、治理和事業永續是人生最高境界,其他一切,到頭來一場空。」

 

向他追問,不做獨董,影響力就不大,未來還會繼續監督李紀珠?如果會,又要如何監督?李勝彥笑回:「媒體阿!」接著說,報紙寫什麼,我就繼續去挖、監督,會更加注意新光金的消息,去看她會如何翻轉新光金,直到競爭力提升,步上永續經營;另外,李勝彥補充,自己已對李紀珠提告,「不當獨董後的工作是告人,告了她三、四項,就夠李紀珠忙了…」

 

「只要李紀珠還在新光金,該公司前途就讓人堪憂!」李勝彥指出,永續經營要有法治概念做基礎,但李紀珠副董欠缺相關方面的專業,「是公司永績經營的絆腳石」,在屢次提醒皆不回應,才無奈對她提告觸犯刑法「背信罪」、「詐欺罪」和「變造文當罪」等。

 

「她有很多缺失!」李勝彥表示,領了那麼多錢,也要做點功課給董事們看,自己以董事身分請她提交相關報告卻推三阻四,即使以董事會有口頭報告過為由,「但問題是口頭報告無法存查」;等於是跟人家訂契約,人家要看成果,反而要人家路上找,訂契約就沒交代這就叫做「背信」。

 

談到「詐欺罪」,李勝彥說,她可以去元富證券兼任副董,但要有法律依據,當初定好的契約是專任,董事長可派人兼任子公司副董,「但書」是本職要做好,也就是,進來之後,公司要請你做的事情要做,就像小孩出去玩之前,被規定功課要做好,「她(李紀珠)功課沒做完,拿不出結果,把一個條文的『但書』隱匿起來,使自己能得到好處,這叫『詐欺』,後續不知她要如何為自己脫罪。」

 

金管會宜另加「時效」並以專案介入此事

 

李勝彥說,「變造文書」是董事會結束,重訊已發表後,李紀珠又把她想要講的資料再放上去,董事會議事錄是董事會上講什麼就記什麼,沒講得就不能記,這很起碼。「光這3點就能了解,哪有銀行高層做盡這些事,真是不可原諒,公司也放任不管,金管會應該要公平公正,但也視而不見,常常寫信給他們,都兩、三個月才回。」

 

除了超然獨立、公平、公正,李勝彥呼籲金管會,宜另加「時效」,李紀珠曾任金管會副主委,很容易讓她以為「朝中有人」,要不就是金管會把他當自己人, 造成她屢次頂撞體制、導致訴訟,金管會宜專案介入此事。

 

李勝彥以身為股東的沉痛聲明,金融業負責人最重「道德」和「誠信」,這將影響新光金的永績經營。李紀珠在105年9月到任新光總經理時的就職演說上,自稱「很會講話」,但法治社會,凡事依法行事和依法論事,她在為自己辯解時,從事實和法規驗證,常見她所言是「話術」或「似是而非」叫人難於相信。

 

李勝彥再指出,今年5月22日的記者會,李紀珠報告兩大點,但可以解讀,第一,新光在大陸無競爭力,第二、新壽頻臨被接管,對前者,李紀珠說自大陸撤資「沒有吃虧」;對後者,先吃老本「相對健康」,他強調,李紀珠發言相當輕浮、如同兒戲的自我安慰,但閉口不談她是新壽副董,且是新壽中國工作小組推動者,要負起什麼責任。

 

李勝彥也提到2018年,有媒體報導,李紀珠在股東會後,公開對媒體表示,將國華人壽接管,並提到他選擇來新光,希望可以「努力」,但對照現今新光情況,募資和股價低迷並瀕臨被接管,顯見她當初口中的「努力」是「話術」,她似已無力可改變新光。

 

李紀珠與吳東進如有曖昧「應會受到強力譴責」

 

鑒於各界對李紀珠指控不一,包括有業者私下反映,她與董事長吳東進有「特殊關係」,雖然也有業者說,「畢竟只是傳聞」,兩人在社會具有名望,吳東進也年過70,研判有男女關係的可能性不高,如何帶領好、經營好新光金,讓公司永續經營才是吳東進的重要考量,兩人緋聞仍甚囂塵上。

 

李勝彥表示,有沒有曖昧我並不知道,「如果有,應會受到強力譴責,在我們台灣社會,小三介入很不道德,特別是介入富豪,會讓外界解讀成居心不良;另外,也會造成家庭不愉快。」

 

會不會影響公司治理?李勝彥答,不務正業就影響滿大,但李紀珠有如掌上明珠,董事長一直護她,公司也會放任不管,如果傳聞屬實,新光金要永續經營就讓人堪憂。

 

 

記者陳依旻/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