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誰在踐踏、改寫國際社會的民主規則
2018.07.26
00:19am
/ 放.擂台
人民只能服從政府,也正是這樣思維,才會讓中國認為台灣的執政者必須「制止」民間發起的公投,如果台灣的執政者拒絕或做不到,中國就要代為「懲罰台灣社會」。

 

不到一週前,連戰方才結束與習近平的第四次會面返抵台灣,習近平一席「我們完全理解台灣同胞的特殊心態,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現有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這樣的溫情喊話彷彿還言猶在耳,中國近日卻又在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East Asian Olympic Committee, EAOC)的臨時理事會上,為了撤銷台中市的主辦資格,直接取消2019年的第一屆東亞青年運動會,打壓之蠻橫,與習近平的溫情喊話彷彿天壤之別。

 



 

EAOC的中國籍主席劉鵬指控,台灣民間推動的「東奧正名」及「禁掛五星旗」公投,違反國際社會的規則,所以要取消東亞青年運動會,以此教訓台灣社會。姑且不論上述兩個公投目前只通過提案程序,能否達到連署成案的人數門檻,進而在公投中取得多數,最後落實的實質成果等等,都還在未定之天,為了台灣民間自主發起的公投,取消台中市政府申辦的國際活動,不僅強辭奪理,更顯得幼稚無比。

 

中國試圖以威權獨裁政權改寫規則

 

中國方面認為,台灣民間發起的公投,違反了國際社會的規則。殊不知,人民針對公共事務,發起公投表達意見,是民主世界的常態,也是國際社會的主流,只有威權獨裁國家,正如中國者流,才會認為政府應該制止人民表達不同觀點。

 

事實上,中國政府以民間發動的公投為由,杯葛台灣參與國際的空間,並不僅暴露出其對於民主政治一無所知,還更顯現出它無視、踐踏既存國際規則,並試圖以其威權獨裁政權的邏輯改寫規則的野心。

 

換言之,在民主國家,無論任何立場,透過公投等手段向政府表達意見,是人民不可剝奪的權利。縱使公投的結果可能在現實中滯礙難行,或者涉及其他與民主同等重要的價值而有修正的空間,公投作為一種民主程序,都應該被尊重,且應該獨立於政府的意見之外。

 

代為「懲罰台灣社會」  中國試圖推翻國際建立的民主價值

 

但對中國共產黨而言,人民不能表達任何異於政府的意見。即使是地溝油、毒奶粉或假疫苗,到底吃了、用了有沒有問題、有沒有人要為此負責,只有黨和國家說了才算。人民只能服從政府,並不存在所謂民間與政府之間的差異,以及獨立於政府的民間意見。也正是這樣思維,才會讓中國認為台灣的執政者必須「制止」民間發起的公投,如果台灣的執政者拒絕或做不到,它就要代為「懲罰台灣社會」。

 

這樣的想法,對於大部分生活在民主自由環境中的台灣人,簡直匪夷所思。但這正是中國共產黨近年來以獨創的「中國模式」及借用自新加坡的「亞洲價值」等詞彙包裝,對外進行「威權輸出」,挑戰並試圖推翻從二戰戰後直到冷戰結束後,國際社會逐步建立的民主價值及規則。

 

也就是說,習近平以降的中國共產黨,其實打從心裡根本毫不尊重,也無視台灣人現有的社會制度及生活方式,連習會上的一番溫情喊話,根本只是空口白話,與「香港回歸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一樣不可信。這是因為,台灣人習以為常的民主自由,恰巧是習近平2012年上任後,共產黨內提出的「七不講」、「反西方」及「反普世價值」等意識型態工作全面再左傾化後,所要極力剷除、對抗的價值。

 

於是,中國以公投為由,強迫東亞青年運動會取消,不僅是對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空間的打壓,更是對國際間,政府應該尊重人民意見表達自由的民主共識,提出了直接而嚴厲的挑戰。EAOC的成員國,或許一如其他的國際組織,迫於國際政治的現實,難以為台灣出聲對抗中國。然而,當世界各國逐漸警覺中國共產黨以「銳實力」干預他國內政的同時,對於其欲挑戰國際社會的民主共識,是否應該也要抱有同樣的戒心?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