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麒幻世界
放.高論
麒幻世界
【麒幻世界】人在浮中不知浮,去留韓柯兩沈淪
2020.06.12
18:40pm
/ 黃麒儒
柯文哲的黨不時有內鬥傳聞出來,現在又有黨章有漏洞,黨員大會如何開會的問題,可以說,柯文哲可能從頭到尾都沒想清楚組一個政黨到底可以做什麼,或想做什麼。

 

上禮拜六(6月6日)高雄市長罷免投票,開出令人意外的93.9萬票,比韓國瑜市長當初當選的票數還多,這現象很多人討論,我就不再多說,但後面這個禮拜的發展比較令人覺得震驚。先是韓國瑜扯了一個罷韓國家隊,後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了個一黨專制,接著高雄市副市長李四川質疑投罷韓者的良心,而柯文哲又說台北市民的市政滿意度低是人在福中不知福,當初高票當選的人,現在嗆民意,這是所謂何來? 

 



台北市長,人在浮中不知浮? 

  

柯文哲市長對支持度的焦慮感,應該司馬昭之心一樣路人皆知。柯文哲的黨不時有內鬥傳聞出來,現在又有黨章有漏洞,黨員大會如何開會的問題,可以說,柯文哲可能從頭到尾都沒想清楚組一個政黨到底可以做什麼,或想做什麼。而顯然,柯文哲跟他的黨在民意支持度每況愈下,載浮載沉,柯也沒有搞清楚問題在哪。 

  

台北市施政滿意度低是市民無感嗎?2014年柯文哲市長以近85.4萬票當選,當時一股白色力量旋風無人能敵,但做了四年後,2018年卻僅贏第二名3千多票,得票數掉了27萬票,倘若柯文哲市政真的做得好,從沒有行政資源到有行政資源,撇開投票率差異,這種當選成績,市長應該好好檢討施政才對。如果要檢討民進黨自推人選才讓柯市長選的那麼辛苦,那2018年正好是近十年民進黨大敗最慘的選舉年,這個背景應該要讓白色力量吸納更多中間偏藍偏綠選民才對,怎麼會選得如此辛苦? 

  

套一句柯文哲市長評論蔡英文總統連任票數的話「要不是反送中也不會贏那麼多」,若柯文哲此評論為真,那就是說柯對中國立場軟弱造成選票跟民意流失,若柯評論不是真的,那蔡英文與蘇貞昌內閣就真的有做的好的地方。換句話說,柯文哲要不是大的政治局勢判斷有問題,就是小的行政領導能力有問題,而這還是他自己挖的坑,對自己的支持度載浮載沉至今仍不知問題在哪,由此可見。而且嗆市民人在福中不知福,一面又嗆總統是一黨專政,以一個沒有連任壓力的市長而言,顯然眼中只看到罷韓過後,韓國瑜市長選總統的550萬票。這種不把市民放在眼裡,只想自己的政治利益的態度,人民都看在眼裡,恐怕只有市長還在夢中。 

  

「白色」音樂會,韓市長留下伏筆,把人民當塑膠的? 

  

韓國瑜市長在解職之前還急忙辦了一場白衣音樂會,目的當然是測試他最後的能量還有多少,不過這次沒用國旗裝,也沒用藍色卻用白衣,硬要辦這種有點尷尬色彩的告別式音樂會,實在令人費解。不過以韓國瑜未來的出路來說,這種感覺對嗆國民黨中央跟白色力量說:「我還沒走!」的方式,確實是韓家軍的作風。 

  

如果你要換新車,業務員從頭到尾都說「四輪、頭燈、內裝新」,「換新車、全家發大財」,那一般來說,你應該不會買這台車才對吧?韓國瑜市長當選後,市議會質詢跳針式的高雄發大財,而面臨罷免之後,提出政績辯護,則是再提一個口號「路平、燈亮、水溝清」。以一個政治人物的標準來說,這很有鄉長、里長的霸氣,不過就是離直轄市長跟選過總統的人來說遠了點。但不只韓國瑜這樣喊,整個市府團隊、為韓國瑜辯護的人都這樣跳針,換來近94萬罷免同意票,真的是剛好而已。台灣地方民選制度那麼久,還沒看過這麼看不起選民的選戰策略,事後來看,還好罷免票夠高,不然高雄人真的被當塑膠的。 

  

韓國瑜市長跟柯文哲市長的共通點是對中國態度軟弱,而且施政滿意度競相爭取倒數寶座,這是不爭的事實。國家高度不足、領導及施政能力沒有,這才是兩位市長沈淪至此的最重要原因,而暴露他們沒有這些能力的原因是「急」,因為他們看到2018年蔡英文總統民調低落,兩位在沒有政績的情況下急著取而代之,終究被更急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牽累,一一露出原形。三個猴急的政客露出猴相,救了台灣也救了亞太局勢,真是天佑台灣。

 

 

(圖片來源:北市府、放言資料照)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