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白色力量有在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帶出一群新選民嗎?(上)
2018.07.27
02:31am
/ 王宏恩
沒有證據顯示柯文哲與白色力量在2014年帶出一批全新選民,反而更像是現有選民轉變投票意向而從支持藍營改變為支持柯文哲。然而,要進一步分析這個現象,要透過催票率來進一步檢視各村里得票的轉換。

 

文/王宏恩

 

最近在台北市長選舉的討論上,乃至於在四年前台北市長選完的相關討論中,常出現的一種看法,就是太陽花學運乃至於白色力量,帶出了一群全新的選民,這些選民過去可能不關心政治或不投票,但因為這些社會運動所感召,因此出來投票,撼動台北市長選舉。而這股力量也被視為在接下來2018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然而這樣的觀點,筆者在三年前便曾經撰文挑戰。2014年地方選舉中,包含民進黨內的許多在野黨、甚至許多公民團體,都推動讓年青人去選村里長,提供各種補助與選戰教學,希望可以推動改革地方政治。聲音喊得很大,新聞報得很勤,也有一些成功案例。但根據選後全面性的統計結果發現,2014村里長選舉中,不只年輕村里長參選人比2010年少、年輕村里長候選人當選率也比2010年還要低!

 

假如最基層的村里長選舉結果尚且如此,那麼目前關注度最高的台北市長選舉呢?要了解這個議題,從學術上來看,就要先搞清楚定義。假如2014年的白色力量真的有帶出一批『新的』選民來關心政治的話,最起碼我們要看到台北市長選舉的投票率比四年前的選舉高吧?

 

2014年投票率比2010年更低

 

然而,在中選會資料庫的官方公告上,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的投票率是70.46%,但四年前的2010年是70.65%,2014年投票率其實是比較低的!在這總量變化之下,也許多了一些新的投票者、也同時少了一些過去的投票者,然而總體來說,2014的選舉並沒有『更多高比例的選民』參與了選舉,如同前文提到的村里長選舉都只是雷聲大雨點小。

 

當然,這可能跟大趨勢有關,畢竟民主國家在穩定以後,投票率本來就都會慢慢下降。平均而言,五都在2010年的投票率是71.71%,但六都在2014年投票率降為66.31%,所以台北市的確是沒有降低那麼多,少虧為贏。從村里層級的資料來看,2014年台北市456個村里中,投票率提高最多的是增加了8%,在士林區公館里,而投票率下降最多的是降低了10%,在內湖區蘆洲里。

 

2014年柯文哲高得票率與白色力量帶出新選民 兩者間無絕對關係

 

會有這樣白色力量帶出新選民的看法,也許跟2014年總體分布的趨勢有關。下圖是將2014年台北市456個村里的市長選舉投票率與柯文哲得票率進行散布圖。在這張圖中,可以看到台北市投票率較高的村里,柯文哲的得票率也較高。因此,光從這張圖,很容易得到說柯文哲與白色力量帶出台北新選民的印象。然而,相關不等於因果。下圖中看到的正相關,可能只是正好某個地方的人有較高的投票率,而這些人又正好因為其他因素而支持柯文哲。

 


 

假如柯文哲與白色力量真的帶來了新一群的選民來抵銷掉投票率下降的全國性趨勢,那我們應該可以發現在投票率從2010到2014增加越多的村里,柯文哲的得票率應該越高。

 

投票率改變量與得票率雖無顯著關係 但一些藍營支持者改為支持柯文哲

 

然而,在圖一的散佈圖中,X軸是各村里投票率2010到2014年的變化,而Y軸是柯文哲在各村里的得票率。從這張散佈圖中,我們可以看到投票率變化跟柯文哲得票率之間是沒有任何明顯的趨勢存在的。換言之,就算有的村里忽然多了一群選民出來投票,柯文哲在該村裡的得票也沒有比較高,也就是這些忽然多出來投票的選民並不特別支持柯文哲,反之亦然。用同樣的分析方式,我們同樣可以發現投票率的改變量跟連勝文的得票以及其他無黨派候選人的得票之間並沒有任何顯著的關係。

 


 

光從上述兩張圖與一些證據來看,並沒有證據顯示柯文哲與白色力量在2014年帶出一批全新的選民,而更像是現有的選民轉變投票意向而從支持藍營改變為支持柯文哲。然而,要進一步分析這個現象,要透過催票率來進一步檢視各村里得票的轉換,而我也將在下周專欄繼續分析這個議題。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製表人-王宏恩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作者文章列表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