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費玉清〈一翦梅〉全球爆紅,「抖音」平台是最大催化劑
2020.06.22
14:4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抖音神曲」生命週期大多短暫,很難出現一首歌長期霸佔榜首的狀況。〈一翦梅〉的全球爆紅,絕非代表華語歌曲從此就會受到歐美大眾喜愛,其走紅的路徑,也很難讓其他歌曲完全循跡複製。

 

已經在2019年底舉行完最後一場《費玉清2019告別演唱會》後封麥淡出演藝圈的歌手費玉清,卻在近日又出現在各大媒體新聞版面,起因是他36年前為中視連續劇《一翦梅》演唱的同名主題曲,因為「抖音」平台上的各種「再創作」而重新翻紅在全球熱播,登上國際音樂串流平台Spotify的熱播榜前三名。消息一出,除了讓人懷念費玉清雋永的歌聲,更令人想一探究竟「抖音」這個平台。

 



〈一翦梅〉陸續出現在冰島、芬蘭、挪威、奧地利、愛爾蘭、紐西蘭等地的Spotify排行榜上,少有華語歌曲能登上這些地區的音樂榜,因此更令人好奇;其實這可說是一連串「意外」所造成的。時間回溯到今年初,中國一個名為「蛋哥」的網民上傳一段在雪地演唱〈一翦梅〉「雪花飄飄北風蕭蕭」這段歌詞的自拍影片,影片只有幾秒鐘,「蛋哥」本身特別的長相和造型還比影片內容「吸睛」,當時影片還未造成什麼聲量。一個月後,一位外國網民無意間發現這支影片而上傳到YouTube,雖然他在YouTube上的訂閱用戶只有2百多人,但該影片就神奇的開始在各大社群平台散佈開來,僅兩個月時間就破百萬次播放。從留言評論中可以發現,大家討論的焦點,一個是「蛋哥」的造型很有卡通人物感,另一個就是這句歌詞「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外國人雖然不懂中文,但藉由拼音念出來也覺得很朗朗上口,還有人將之翻譯成英文「Snow petals drifting; the north wind whistles」,讓外國人體會歌詞中的蕭瑟意境。

 

抖音推波助瀾病毒式傳播

 

到了5月,「抖音TikTok」平台一位網友上傳了首支以〈一翦梅〉為背景音樂的短視頻,內容是以對女性刻板印象為笑料的哏:「為什麼歷史老師多為女性?因為她們愛翻舊帳」;這支影片很快就有超過80萬個點讚,影片的「#xuehuapiao」標籤也讓「XUE HUA PIAO PIAO」在抖音上開始病毒式傳播,大批用戶以這句歌詞為背景音樂進行影片「再創作」,本來歌詞「人生遭遇困難達到谷底」的含義,也被網民們衍生成「對事情感到絕望」或「對抱怨覺得不耐」,於是,從「媽媽一直碎念」、「女友跟人跑了」到「老闆又要我加班」等種種情境,都可以演唱這句歌詞作結。經由社群平台推波助瀾,「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就此成為全球通用的網絡哏,衍生出許多迷因圖與表情包,連解釋青少年間流行的英語俚語詞彙的著名線上詞典網站Urban Dictionary都有收錄,其註釋是「ambiguous and can mean anything」,意即「含義模棱兩可,可用來指任何事」。

 

(YouTube平台上已有上百支各國網友創作的「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影片)

 

抖音這款短視頻社群應用程式,讓用戶可以利用各種特效錄製短影片後上傳,由於切合數位原生世代(約1990年代後出生)習慣或善於利用碎片化時間以及不吝於表現自己的特性,自2016年9月上線後,不僅在中國風靡年輕人,用戶規模快速增長,國際版本TikTok的下載和安裝量也在各國市場躍居第一。抖音的評價兩極,喜歡的人覺得吸引人很有魔性、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創意還可以及早看到全球的流行趨勢;討厭的人則覺得其中有大量無趣的模仿或不明所以的內容,看了浪費時間甚至有資安的疑慮。

 

「抖音神曲」來得快也去得快

 

抖音捧紅了許多在主流音樂市場上不會聽到的新創作歌曲,還讓各大音樂平台紛紛應聽眾需求設立「抖音神曲」專門榜單,也使許多舊歌回鍋翻紅。回顧近兩年被抖音帶動重新翻紅的舊歌,雖然也有以往推出時就很受歡迎的譬如周杰倫的〈稻香〉、S.H.E的〈戀人未滿〉、黃義達的〈那女孩對我說〉,但更多的是歌手專輯中非最紅的主打歌如蕭亞軒的〈突然想起你〉、林俊傑的〈醉赤壁〉等,而這些歌曲就算再度翻紅,流行的範圍大多僅在抖音或類似平台上,流行的時間也都很短。以〈一翦梅〉來說,它是出現在Spotify的「病毒排行榜(Viral 50)」而非「百強歌曲榜(Top 200)」,兩者的差別在於,「病毒排行榜」會將歌曲在社群網站如Facebook、Twitter上的分享次數及影響力也加入計算,反映出該首歌在網路上「Go Viral(造成病毒式傳播)」的程度。在這樣的榜單上,歌曲出現的快也消失的快,像是〈一翦梅〉出現在冰島的「病毒排行榜」,6月4日當週首次上榜是36名,6月11日當週升至18名,6月18日的榜單上即已不復見蹤影。其他「抖音神曲」的生命週期大多也都是如此的短暫,很難出現那種一首歌長期霸佔榜首的狀況。

 

(抖音Tik Tok深受全世界數位原生世代的歡迎)

 

音樂產業界人士近日在社群平台上討論起此事,紛紛表示無法理解抖音的邏輯,但其實,網路世界的流行現象,尤其是各種迷因(meme),很多時候就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無法以邏輯來分析。〈一翦梅〉的全球爆紅,絕非代表華語歌曲從此就會受到歐美大眾喜愛,其走紅的路徑,也很難讓其他歌曲完全循跡複製;但或許,改日當它又被賦予新的含義、轉化成可以使用在某種新場景時,又會再度出現在世人的眼中和耳中。

 

 

圖片來源:費玉清告別演唱會海報、YouTube截圖、抖音應用程式下載頁面截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