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放‧獨家》金管會解讀自然人董事遭疑與顧立雄初衷不一?!回應遭疑閃躲,黃天牧8字回!
2020.06.24
14:26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黃天牧解釋自己的出發點,他說,不太希望做為一個主委,臨時被記者訪問,就對法規做說明,必須讓所有記者知道才公平,也認為相關層面授權銀行局同仁說明就可以,才會強調留待例行記者會,昨天童政彰也報告過且說得很清楚,「銀行局當年修法同仁也都這樣想。」

 

彰銀、台新金「常務董事」表述不同調,金管會主委黃天牧、銀行局第一時間的說法,引外界熱議人(顧立雄)走政息?與顧立雄「自然人董事」修法初衷不一?黃天牧今(24)日接受《放言》訪問時回應,自己的位置牽涉到業者利益,必須要豎立典範,奉行「不黨、不賣、不私、不盲」。

 



爭點在「銀行負責人應具備資格條件兼職限制及應遵行事項準則」第9條第2

 

台新金在前財政部部長林全時代,合法參與標案取得彰銀經營權,隨著政黨輪替,台新金痛失經營權,控告財政部背棄承諾,糾葛長達十年,今年董事改選再度將爭議端上檯面,值得注意的是,龍巖集團總裁李世聰釋出股權退場,中華郵政大批買進的相關行為,不僅財政部挨轟讓公股銀行圖利龍巖,金管會也遭疑用市場作藉口放任國家威信被破壞,重挫投資人信心。

 

面對彰化銀行、台新金「常務董事」各自表述,黃天牧的說法是,金管會的政策是一脈相承,當時修正法規的銀行局同仁亦都還在,所以會對近來外界對此法規的質疑,一次說清楚講明白;黃天牧強調,「金管會的政策是一脈相承」,前主委顧立雄對自然人董事的改革,仍是現有的政策方向,當時修正法規的銀行局同仁都還在,2018 年如何更改,金管會立場是一以貫之,沒特別改變,銀行局將對外界質疑的銀行負責人應具備資格條件兼職限制,及應遵行事項準則第 9 條如何解釋,一次說清楚。

 

銀行局主秘的童政彰解釋是,依照「銀行負責人資格條件準則」,常董會沒有必須為自然人的要求,自然人只規定在董事名單內,沒有規定在常董。

 

銀行局、彰銀:常董不一定要是自然人

 

總結以上,銀行局會一次說清楚等相關言論不僅讓金融界人士認為,黃天牧有閃躲、推責之虞,銀行局的說法也並沒讓他們買單。

 

台新金控、彰化銀行爭議重點在「銀行負責人應具備資格條件兼職限制及應遵行事項準則」的第9條第2項。銀行前一年度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之資產總額達新臺幣1兆元以上者,其董(理)事、監察人(監事),在五人以下者,應有三人,人數超過五人者,每增加三人應再增加一人,若有設常務董事者,應有三人以上是專業董事。

 

台新金認為,至少要有三席以上專業董事,且專業董事應為自然人董事,才符合顧立雄的改革初衷。

 

自然人董事是顧立雄時期的三大金融改革的目標之一。當初的立法理由第二項有提到,鑒於董(理)事會為銀行最高決策及治理機關,且符合本條第一項所定資格條件之董(理)事,因其專業條件歸屬該自然人本身,「應以該自然人名義當選董(理)事,以維持銀行最高治理機關之專業性及穩定性」,爱增訂第三項,規定銀行專業董(理)事,應為以自然人(包括符合專業資格之獨立董事)本身名義當選,若任期中產生缺額,依公司法相關規定辦理補選。主管機關採循序漸進之方式,推動自然人董事制度,爰明定全體董(理)事超過13人者,自然人專業董(理)事得為五人。

 

如今,銀行局與彰銀的解釋是,無論資產有無上兆元,只要設常董,就要有三席以上專業董事,並不是限制常董會的常董一定要有三席專業自然人董事。

 

讓人懷疑,是否遇到公股就髮夾彎?護航彰銀才改口常董不須自然人?有金融界人士認為,法規明訂專業董事應為「自然人」,應該一脈相承,若沒有一致性,金融改革過程中容易有漏洞;另一位金融界人士指出,金管會是這項行政法規制定者,具有法規解釋權,且去年7月就適用;若按照台新金的說法,其實不只彰銀,是所有銀行都要比照適用,問題是,今年金融業改選的常董都是自然人董事嗎?這必然成為燙手山芋!

 

不過,由於金管會最新解釋,當初並未規定常董也必須是自然人,法人代表也可以當常董,等於讓其他金融業者鬆了一口氣;否則,就會被這場官民大戰而拖下水。

 

黃天牧:金管會主委一職牽涉業者利益「必須豎立典範」

 

針對業界懷疑,黃天牧今早接受《放言》訪問時表示,屬財政部公股管理政策,牽連很久,「我在這邊不做什麼評論。」

 

外界擔憂的是,做為金管會主委,昨天媒體問及此事,不僅也採相同回應,「現階段可能不方便對更具體的事情,在這個時點去做出評論」,也強調,銀行局會就大家質疑的,銀行負責人應具備資格條件兼職限制,及應遵行事項準則第 9 條如何解釋,一次說清楚,是不是在閃躲,或者有其他難言之隱?

 

對此,黃天牧解釋自己的出發點,他說,不太希望做為一個主委,臨時被記者訪問,就對法規做說明,必須讓所有記者知道才公平,也認為相關層面授權銀行局同仁說明就可以,才會強調留待例行記者會,昨天童政彰也報告過且說得很清楚,「銀行局當年修法同仁也都這樣想,應該沒什麼需要再作解釋。」

 

黃天牧強調,金管會主委的位置牽涉到業者利益,自己必須要豎立典範,一如上任時的致詞,金融監理應超然獨立,以國家利益為依歸,將奉行「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四不精神。

 

 

記者陳依旻/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