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帶職參選成了民眾黨的誠信篩劑
2020.06.25
15:14pm
/ 溫朗東
帶職參選,大體而言是候選人形象問題,民眾情感問題,立法禁止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至於用「未立法禁止,所以我可以」作為政黨誠信問題的解釋,無疑是提油救火。

 

帶職參選是台灣民眾黨最近的熱門議題:去年10月16日的民眾黨臉書貼文中,製作了精美圖文,把政治人物帶職參選痛批一頓。當時就有網友提醒:民眾黨支持的徐立信(掛無黨籍)正在帶職參選。這兩天隨著民眾黨徵召吳益政,這則貼文又被網友好好的「朝聖」一番。

 



帶職參選在政治實務上屢見不鮮,背後的原因也不難理解:政治人物要「更上一層」的時候,如果要等到原有職務卸任後再去選,會有「空窗期」的問題。

 

舉例而言,A議員不追求連任,主動空窗一年多選立委,這一年多不僅沒有議員連任後的收入,也沒有政治舞台,立委如果沒選上,又要再空窗兩年回去選議員。對擁有較多資源的大黨來說,還可以安排黨職、智庫、行政職位給A過渡磨練,對捉襟見肘的小黨來說,只能叫A自己想辦法。想著想著,在經濟收入與政治能量縮減下,A可能就得要退出政壇了。

 

禁帶職參選,小黨傷害更大

 

如果法律不允許帶職參選,對小黨的傷害遠比大黨為大。對於毫無背景資源的候選人來說,允許連任多次後的帶職參選,還比較保障他們的參政權。

 

那小黨為甚麼要批評帶職參選呢?因為在民主競爭中,資源較小的政黨,透過標榜自身的高道德價值,可以用更低的成本獲得群眾支持。換句話說,資源比你少,只能人比你好。

 

當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代價高到一個程度,除非是聖人,不然好人也當不成了。民眾黨會陷入自我矛盾,是設定的價值目標代價過高,自己的候選人也做不到。就像在市場上新品牌為了跟老字號競爭,標榜自己有某種尖端黑科技,後來才發現科技研發不出來,就糗了。

 

誠信問題

 

你沒說你做得到,大家也不會要求你,也沒那麼嚴重。你說你可以,結果卻是跳票,就會產生品牌誠信問題。

 

面對誠信問題,民眾黨採取的辯解是:「民進黨在國會是絕對多數,大家都有共識的話,就來立相關法規禁止帶職參選,他(吳益政)願意走第一個、願意遵守遊戲規則。」意思是說,我沒有黑科技啦,我產品跳票啦,不過你民進黨有本事就立法,讓沒有黑科技的產品都不能上市!沒本事立法就不要來指責我!

 

欸……去年大張旗鼓標榜自己不帶職參選的,好像是民眾黨而不是民進黨?自己允諾的要自己負責啊。(如果我們稍微認真地對民眾黨的幹話講究邏輯的話,一旦立法禁止帶職參選,吳益政跟李眉蓁會「同時」喪失市議員身份,並沒有甚麼「吳益政走第一個」這種事。頂多說吳益政跟李眉蓁並列第二,而早就無職務在身的陳其邁,才是「第一個」遵守遊戲規則的人。)

 

帶職參選有嚴重程度「高低」之別

 

「議員當了好幾屆,帶職參選立委」跟「第一任市長三個月,就去選總統」,很顯然的嚴重程度不同。原本的職位越高、地方服務的時間越短,帶職參選的問題就越嚴重。

 

背後的原理大概是,職位越高,擱著職務不管的損害就越大。此外在民眾情感上,地方服務時間長了,功績累積的多,離開的損害還是有,但功過相抵之後,損害就顯得沒那麼大。

 

那麼,應不應該立法禁止帶職參選呢?有幾位綠營立委,四月底的時候提案:市長帶職參選總統副總統,登記時解除原職務。這樣的提案,我認為法理上很難說得通。即使立法通過,也有違憲疑慮。

 

解除原本政治職務,就是直接用法律剝奪人民被憲法保障的參政權,需要有很堅強的理由。接續我前面說的,帶職參選的損害有程度高低之別,用法律齊頭式的剝奪參政權,並不合理。

 

其次,帶職參選的損害,會反應在候選人的選情上。如果民眾覺得這個候選人帶職參選沒甚麼,甚至是利大於弊,候選人就會當選。反之,就會落選,甚至被罷免。

 

有人認為,罷免的社會成本太高,立法禁止帶職參選比較好。但我認為,用「社會成本」作為剝奪參政權的理由,並不是很恰當。如果因為罷免有成本,就立法禁止帶職參選,那一樣的道理,這也會成為反對罷免者「鼓勵不罷免、不投票」的理由(實際上也發生了)。如果我們相信,民主機制的運行價值,大於成本考量,那成本就不應該成為限制政治權利的理由,不管限制的是候選人原有職務的參政權,或是選民的罷免權。

 

帶職參選是「觀感」問題

 

帶職參選,固然觀感不好,但一個本來就爛的市長,會因為帶職參選變得更糟嗎?(如果韓國瑜沒選總統,高雄市政就會做得更好嗎?)其次,一個本來就有顧好市政的市長,帶職參選分散掉一些心力,跟另一個上任以來就擺爛的市長,雖然沒有帶職參選,但就比前者好嗎?

 

以比例原則來看,帶職參選的候選人,繳回一部份原職位的選舉補助款跟薪資,可能會比直接剝奪參政權合理。

 

帶職參選,大體而言是候選人形象問題,民眾情感問題,立法禁止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至於用「未立法禁止,所以我可以」作為政黨誠信問題的解釋,無疑是提油救火。

 

 

圖片來源:翻攝民眾黨、柯文哲臉書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