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不滿國民黨緊咬與唐榮張仲傑「甥舅關係」 蘇嘉全正告藍營:持續人格污衊不排除提告
2020.07.10
15:5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雅菱
蘇嘉全感嘆,相當遺憾的,即便他做出再多聲明,國民黨還是一而再的對他進行人格抹黑,持續的刻意誤導國人與媒體,營造他與唐榮之事有所關連,甚至指控他利用職權關說、循私、包庇親人,針對這一切的指控,國民黨完全沒有提出證據,只是不斷強調張仲傑與他之間的甥舅關係。

 

國民黨團持續抨擊「唐榮公司前總經理張仲傑涉嫌圖利、背信案」,因張同時是總統府祕書長蘇嘉全的外甥,蘇嘉全頻頻遭藍營劍指。蘇嘉全今(10)日再度說明,張仲傑確實是他的外甥,不過張一切任用升遷,他都毫無所悉與干預,「即便我做出再多聲明,國民黨還是一而再的對我進行人格抹黑;不排除透過司法捍衛我的清白」。 

 



藍營近日指出,蘇嘉全外甥、公股掌控的唐榮前總經理張仲傑任內涉4大弊案,現任行政院副院長,時任經濟部長沈榮津稱唐榮案經查無具體違法,尊重國營會建議,去函唐榮要求改善。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對此表示,沈榮津發的公文載明確有違失,沈的回應明顯自打臉,顯然在包庇唐榮。他也質疑,「到底哪一塊是抹黑?」張仲傑的確是蘇嘉全的外甥、弊端是經過政風室查明屬實,但調查後卻沒有懲處,也沒有檢討報告,甚至列為密件,「請問哪一點講錯?」 

 

國民黨團今日下會召開「正式告發唐榮公司前總經理張仲傑涉嫌圖利、背信案」記者會。會後更赴立法院郵局寄發「告發狀」。 

 

蘇嘉全今日透過臉書正告國民黨。他表示,去年10月,即有國民黨立委開記者會,宣稱張仲傑在唐榮公司服務時涉嫌觸法,並且大力炒作他與張仲傑的關係,隱射他利用職權包庇親戚;直到這幾日,靠近立法院行使監委同意權的時刻,國民黨又再度重彈老調。 

 

「從去年至今,我已數次向社會說明,張仲傑確實是我的外甥,但是他在唐榮任職超過三十年的時間,一切任用升遷,我毫無所悉與干預,如果他工作中有任何程序或道德瑕疵,請相關單位加以糾正,如果有任何不法,也希望司法能以最嚴格的標準檢驗審判。」 

 

蘇嘉全感嘆,相當遺憾的,即便他做出再多聲明,國民黨還是一而再的對他進行人格抹黑,持續的刻意誤導國人與媒體,營造他與唐榮之事有所關連,甚至指控他利用職權關說、循私、包庇親人,針對這一切的指控,國民黨完全沒有提出證據,只是不斷強調張仲傑與他之間的甥舅關係。 

 

「我在家族中排行老么,上有八位兄姐,往下的姪、甥、孫輩更是人數眾多,對於這些早已成年的晚輩,我實在沒有立場去盤點檢視每一個人的工作和行為,更不可能主導親戚的職涯發展。我能夠做的就是自我要求,無時無刻提醒自己謹守分際,堅守清廉與正直,做一個台灣民主化、自由化的墊腳石,直到現在,我依然堅持著初衷與理想。」 

 

蘇嘉全回憶,他從二十九歲在戒嚴時期當選國大代表踏入政壇開始,先後擔任過立委、縣長、內政部長、農委會主委、立法院長,到現在的總統府秘書長,三十多年來,曾面對無數次的政治攻擊,但是不管位處哪個職務,他從沒有因為營私舞弊,遭受司法調查。 

 

「民主國家裡面,不同政黨因為立場的不同相互對抗,是很正常的現象,但是絕不應該為了打擊敵對人士,走火入魔是非不分,媒體也不應未經查證,就隨之起舞胡亂批評。」蘇嘉全強調,他敢大聲的說,他個人的一切都經得起檢驗,也歡迎檢驗,「但是請不要把我的家族與親戚,當作惡意抹黑我的提款機,這樣的作法不但浪費社會資源,也顯示出攻擊者問政格調的低落」。 

 

最後,他要正告國民黨、部分媒體以及有心人士,「不要躲在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如果提不出實際證據,仍持續對我進行人格上的污衊,我不排除透過司法捍衛我的清白!」

 

 

圖片翻攝自蘇嘉全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