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數據 / 放數據
放.數據
白色力量有在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帶出一群新選民嗎?(下)
2018.07.31
20:28pm
/ 王宏恩
柯文哲選民可能來自於過去國民黨支持者的轉變態度,而非新選民的出現。

 

文/王宏恩

 

假如2010到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的投票率幾乎沒有變,那麼得票到底是怎麼轉移的呢?在探索這個問題時,使用得票率就不是一個良好的分析指標,因為得票率的計算會受到分母,也就是敵我加總而定,而會忽略掉選區的競爭激烈程度與投票率。台大政治系洪永泰教授建議使用催票率 — 各候選人在選舉裡的得票率乘以投票率 — 來計算每一位候選人到底在這選區「催」出了多少張票,將選舉視為一個不同黨候選人們各自登山的努力過程。

 



 

用催票率來計算後,第一個可以探索的問題是到底柯文哲與白色力量在2014年有沒有帶出一群新選民?假如柯文哲的支持者是新出來的選民,而非從過去國民黨支持者轉換的話,我們應該不會發現兩者之間負相關的關係。

 

過去國民黨支持者態度轉變才導致「新選民」出現的說法

 

舉例來說,假如一個村里裡面原本有許多潛在的白色力量支持者,因為柯才出來投票,而這群人以前並不會出來投票的話,那這群人就不是原本藍營的支持者,所以這群人應該不會跟同選區內因為對連不滿而放棄投票的人數之間有負相關(而更可能是正相關!)假如兩者之間具有顯著負相關,則更可能暗示著柯文哲的選民是來自於過去國民黨支持者的轉變態度,而非新選民的出現。

 

在下面這張圖裡,X軸是台北市各村里從2010年到2014年郝龍斌的催票率與連勝文的催票率的變化量,可以看到平均而言所有村里都在-0.1左右,代表每個村里都有10%的選民不投藍營了。而圖上的Y軸則是台北市各村里從2010年到2014年蘇貞昌與柯文哲的催票率差距變化,可以看到平均而言所有村里都是+0.09左右,也就是每一個村里在2014年都有7%的選民新多出來支持柯文哲。

 

更重要的是,這張圖裡清楚的顯示了兩者負相關的關係(相關係數為-0.65!),也就是一個村里假如有更多人從藍營消失,同時該村裡也會有更多人新跳出來支持柯文哲。但平均而言,當一個村里的藍營消失100票時,該村裡柯文哲的得票就會增加67票,考量到推論可能造成的問題以及淨流量的相消,實際轉換的票數應該還更高。相較之下,該線性模型的截距項,也就是當藍營一票都沒跑時柯文哲導致的淨催票率增加量是2.25%,也就是每村里100個人裡平均而言多了2個人新跑出來支持柯文哲。從這樣的資料來推論下,我們更可以說2014年柯文哲相較於2010年蘇貞昌新拿到的票,大多是由2010年投給郝龍斌的人轉換而來的,新跑出來的一群選民只佔其中的少數。

 


 

台北市10%民眾從2010年投藍轉變為2014年投柯

 

從政治科學研究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結果並不讓人意外。過去基於美國選民的選舉研究即發現,選民的投票與否大多是一種習慣,大多數民眾要嘛會固定出來投票、要嘛就是固定不投票。因為先有投票的習慣,為了確定自己沒有投錯票而浪費時間金錢,所以會更關心政治事務、進而決定要這次選舉進投票所時要投給誰。以台北市的例子來說,這代表佔全體選民10%的民眾從2010年投藍轉變為2014年投柯,讓原本藍綠55.7%:43.8%變成2014年40.82%:57.16%,新出來的選民造成的影響是有,但不會是決定性的。

 

換言之,對於也正在台北市長選舉努力的兩大黨來說,與其關心或過分追求那些新選民的想法與動態,不如先好好研究這至少10%有固定投票習慣的選民(這是催票率,考量到投票率只有七成下,這些選民佔了實際投票民眾的14%)。

 

到底為什麼在2010年與2014年之間做出了不同的投票選擇,也許更能夠從其中找到打贏選戰以及追回民心的關鍵。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作者文章列表
王宏恩
現居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德罕,為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曾就讀台灣大學電機系及政治學系、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網站共同創辦人,曾任Ptt 批踢踢實業坊NTU板板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