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麒幻世界
放.高論
麒幻世界
【麒幻世界】江啟臣假球爛戲到底夠了沒?
2020.07.15
17:55pm
/ 黃麒儒
國民黨這二波暴力行為,從道理、策略與行為上都是完全失控,沒有條理、沒有焦點、沒有下限,在媒體畫面上只看到一群面目猙獰的男女在撲、推、拖、打,然後吃便當。

 

果不其然,針對監察委員的審查,國民黨立委又失控了。查一下維基百科,除了國民黨38席立委、12名縣市長以及2位直轄市長外,國民黨的地方民代還有175名直轄市議員、219名縣市議員、83位鄉鎮市區長、390名代表,以及1220名里長,地方民代總數2099人。第二波反監委提名抗爭,場外據聞只來了160人,約佔地方民代的7.62%,這個問題大條了,江啟臣主席動員能力要不是有問題,就是立法院場內抗爭在打假球,多數黨內大老、派系、地方都冷眼旁觀,要不然就以上皆是,問題是哪個才對? 

 



場內熱場外冷,江啟臣自己玩完自己? 

  

上一次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突襲,是在端午節連假的最後一天晚上11點進去立法院佔領議場,也許是深夜問題多,所以隨之趕來聲援的國民黨支持者沒有想像的多,加上「冷氣」搗亂,後來草草了事,雖然江啟臣主席留下一句「沒完沒了」的狠話。 

  

前幾天國民黨自己棄守了考試院以及國家通訊委員會(NCC)的人事案,大家便預期,為了沒完沒了這句話,國民黨必然把重點放在監察院人事案上。果然,又是倒地擋門耍賴、又是自己敲破玻璃割傷手等等。後來陳菊前秘書長繞過國民黨委員的防守線,順利進去議場準備備詢,但國民黨號稱陳菊有很多爭議,卻自己推倒質詢台,不讓陳菊上台詢答。可見,連他們堅稱陳菊或底下的人有案,所以當監察院長有爭議也是假議題,在全國有線及無線電視都看的到的國會直播,他們連直接跟陳菊對質都做不到,只敢耍小孩子脾氣破壞公物洩憤。 

  

相較於立法院內的火爆場面,比較引人注目的是場外。據聞場外到場聲援的國民黨支持者有160人,這個人數,在台灣多數地方連里長都選不上,不知道江啟臣主席的沒完沒了諭令到底傳到基層了沒有。不過,從著名的挺韓名人杏仁哥事前就直言不會到現場但說會盯著電視看,就這個訊號來分析,顯然針對陳菊個人而言,國民黨立院黨團是有發揮空間的,但動到憲法改中華民國組織這點,顯然在大中國主義者心裡,廢考監是沒有吸引力的訴求。 

  

強力抗爭,需要一定的民意支持度才可能有效,不過,國民黨黨主席自己在立法院裡面抗爭,外面卻什麼動員人潮都沒有,這表示抗爭的正當性連在國民黨內都有疑慮,160人到場的意義在這裡。再說,只佔國民黨地方民代比例百分之七點多的人到場,如果江啟臣主席有下令動員,那這個比例就是不信任投票;如果江啟臣沒下令動員,那這個抗爭活動不過是國民黨的夏令營,所謂反有爭議的陳菊不過是演戲、打假球。 

  

助理推立委、立委性騷擾,這是什麼抗爭新政治? 

  

從上一次抗爭的鐵鎚、鐵釘、鐵鍊,到男委員衝撞女委員,這次國民黨果然下限沒完沒了。先是躺在立法院側門地上作秀不讓車子進來,再來是耍脾氣推倒質詢台破壞,然後,又傳出抗爭現場有國民黨委員的助理,偷打、推擠民進黨立委,助理推委員已經前所未聞,還直接嗆聲說「助理不能打人是嗎?」這更駭人聽聞。國會議員被不同黨的助理攻擊,這在一般國家是何等重罪,還敢這麼囂張的真的少見,莫非江啟臣主席所謂的沒完沒了是這種方式? 

  

另外,台灣的立法院抗爭多少有掛彩的情況,不止立委本身,連人民也蠻習以為常的。不過,這次除了各方委員有些掛彩之外,還發生民進黨的范雲委員被國民黨陳雪生委員從後面推擠,因為用肚子連推了三次,引起范雲的不舒服而提醒陳雪生這算性騷擾,結果國民黨的陳雪生竟嗆「用肚子不會懷孕,所以不是性騷擾。」這到底是在說什麼飛機啊!是要逼人民廢掉離島立委嗎? 

  

推擠發生不舒服,還容有各說各話·的空間,但回應用「肚子頂不會懷孕,所以不是性騷擾」?這已經不是怎麼教小孩的問題,這是任何社會所不能忍受的問題。請問沒完沒了的江啟臣主席,這是什麼抗爭新政治?還是保護中華民國的新技術?江啟臣不用出來說句話嗎,國民黨都沒有人可以說句人話嗎?還是打算裝死到底,直到國民黨真死倒地? 

  

江啟臣主席要沒完沒了可以,先公開道歉再說 

  

美國剛開國的時候,是容許國會議員帶著隨身的合法槍枝進去開會的,因為沒有人會預期因意見不同就開槍打死不同黨同僚這種荒謬的事,所以以保障憲法權利為優先考量。說白了,政治抗爭肢體衝突,要的是「節目效果」,喚起民眾對議題本身的重視,但國民黨針對監察院人事案的兩波抗爭,其實不算抗爭,從論述、準備的工具到行為模式,是標準的以暴力為目的之對抗,再說露骨一點,就是單純來打人的。 

  

從理的層面來看,對陳菊有質疑,上質詢台備妥所謂的證據,在全國連線直播的頻道「一槍斃命」,這才是正道,結果自己拆自己的臺,這不是打假球,什麼是打假球?從抗爭策略的層面來看,肢體衝突終究有體能與時間的限制性,所以場外動員能量來支援,擴大議題爭議才是正道,但現實是160人到場,沒有動員又是一個打假球的證明;再從參與的個人來看,放任立委助理去推、打、嗆民進黨立委,對趁推擠行性騷擾之實,嘴巴還不放過嗆人的立委不吭一聲,啊不就還好這是打假球,不然下次難保不會有性暴力發生。 

  

國民黨這二波暴力行為,從道理、策略與行為上都是完全失控,沒有條理、沒有焦點、沒有下限,在媒體畫面上只看到一群面目猙獰的男女在撲、推、拖、打,然後吃便當。請問江啟臣主席,您要的難道是「沒完沒了」的純粹暴力行為嗎?還要這樣玩多久?到底夠了沒有?國民黨未來是否要繼續抗爭,或無論是否會收斂一點,這都是國民黨自己造的業,不過如果還要這樣打假球演爛戲下去,請江啟臣主席先為純粹暴力行為道歉,否則,跟你沒完沒了的恐怕是台灣選民,而第一個倒霉的就是李眉蓁議員。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