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台北衝立院,高雄鬥啟臣--國民黨年度宮鬥大戲
2020.07.16
16:14pm
/ 溫朗東
對朱立倫來說,最好的狀況是自己的黨內呼聲越來越高,江啟臣繼續在位子上搖搖欲墜。等到明年5月改選,朱立倫就水到渠成。

 

如果大家對吳敦義去年大鬧一場,放出韓國瑜,把吳斯懷、葉毓蘭塞進國會印象深刻、頗感憂心的話,勢必不能輕忽國民黨的黨主席爭奪戰

 



如果國民黨現行制度有意義的話,江啟臣任期到明年8月。下一任黨主席任期4年,可以做到2025年8月。意思是,下一任黨主席可以操控2022年的地方大選以及2024年的總統及立委選舉。而黨主席之爭已經開打。 

 

秘書長李乾龍7月6日在廣播節目上說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朱立倫)也是有企圖心的人」,點破了朱立倫想要競逐黨主席的念頭。宮廷政治與醬缸文化,最怕出頭鳥,要爭取位子,必須等待神明託夢、被徵召及被動參選。說破一個人的企圖心,就是在害他。 

 

不僅如此,李乾龍跟江啟臣站在同一陣線。同樣是7月6日,中時電子報獨家報導,朱立倫被李乾龍的「見光死發言」惹惱,傳三句話的簡訊給江啟臣,內容是「綠營見縫插針,藍營還要配合演出,實在令人費解。」江啟臣也回傳簡訊給朱立倫,說是綠營見縫插針,替李乾龍緩頰。有意思的來了,李乾龍自己是國民黨秘書長,上《羅友志嗆新聞》的廣播節目講話,看來看去都沒有半個綠營的身影。自家人媒體放話然後起嫌隙,跟綠營實在沒甚麼關係。 

 

簡訊傳了甚麼,是兩個人的事,中時會有獨家報導,就是兩人把簡訊內容告訴中時。朱立倫給江啟臣的簡訊鉅細靡遺,江啟臣給朱立倫的簡訊卻只有大意。洩漏細節越多,表示對另一方越不友善,江啟臣把朱的簡訊公開出來,兩人的火藥味濃厚。 

 

江啟臣的「下台標準」大戰 

 

戲碼持續上演,趙少康7月9日在TVBS政論節目《少康戰情室》中估算,「李眉蓁拿到70萬票,陳其邁要哭了!」 唉,真正要哭的是江啟臣跟李乾龍。趙少康這番話,主要不是給李眉蓁加油打氣,而是在給江啟臣體系立下及格門檻,言外之意是:「李眉蓁要是拿不到70萬票『基本盤』,就是你黨主席失職,準備好要被批鬥下台吧!」 
 

從目前任何一份民調來看,李眉蓁都不可能拿到70萬票。趙少康當然不是傻到看不懂數字,他是在給江啟臣找麻煩。原因在於,李乾龍上廣播節目的那天,不只是暴露朱立倫企圖,還說了「第一個任務就是穩住議長」、「議長之戰再不穩住,代表這個黨已潰散,主席跟祕書長還能再在位子上嗎?」乍聽之下似乎言之成理,仔細想想,不對啊,第一個任務不是讓李眉蓁選票衝起來嗎?怎麼標準下降到穩住議長?還嗆明了這是「黨主席跟秘書長辭職的條件」? 

 

李乾龍弦外之音是「市長補選是其次,穩住議長我們就及格了。」李乾龍7月6日這樣說了之後,趙少康7月9日是在「拉高及格標準」。有人會想,趙少康是要幫朱立倫鋪路嗎?這倒是未必,讓江啟臣頭大是真的,但萬一江啟臣被比較高的標準拉下來,接棒者的任期也只到明年8月!朱立倫勢必不會想要拿這種零碎時間的黨主席,要拿就拿完整的4年。 

 

更複雜的是,萬一江啟臣被逼宮的時間點在高雄市長補選之後,黨主席的任期已經不滿一年,按照中國國民黨黨章第十七條,由副主席代理黨主席到任期結束。但江啟臣今年三月才「打破慣例」的不任命副主席,似乎早就預料到「自己萬一被逼下台,不滿一年的任期會由副主席接任,副主席很容易背刺自己。」在沒有副主席之下,應該誰代理?要不要補選?黨章可沒寫! 

 

那誰會想要在零碎時間出來呢?據了解,捨我其誰的洪秀柱也不會逃避這個責任。柱柱姊或是任何一個激進派的人出來接手零碎時間,對溫和派的朱立倫競選黨主席會有利嗎?換言之,江啟臣提前下台,局勢反而混亂,未必就是朱立倫的福音。 
 

對朱立倫來說,最好的狀況是自己的黨內呼聲越來越高,江啟臣繼續在位子上搖搖欲墜。等到明年5月改選,朱立倫就水到渠成。 

 

無論是用低標(保住議長)或是高標(李眉蓁70萬票),可以確定的是,既然低標是李乾龍自己說出來的,不達成也說不過去。更有意思的是,中國似乎也在關心此事。 

 

李乾龍受中國統戰媒體訪問,要中國安心? 
 

7月14日的時候,中國統戰媒體「中評社」訪問了李乾龍。因為中評社在台灣向來沒有太多人關注,發現的人並不多,直到7月15日晚上,上報才在另一則獨家報導中順帶提到此事。 
 

中評社的內文是這樣說的:昨晚(7月13日)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在路竹老家宴請他、副議長陸淑美、議長補選候選人曾麗燕、曾的夫婿前無黨籍「立委」林宏宗等人,賓主盡歡,陸淑美在王院長面前保證自己那一票會支持曾麗燕,藍營議長補選總算圓滿整合。 

 

王金平出面調解爭搶議長的陸曾二人,對藍營來說應該是整合有望的喜訊。奇怪的是,中時、聯合、蘋果、自由等媒體,到7月16日凌晨為止都沒有相關報導。換句話說,這個「藍營喜訊」,李乾龍反倒是先讓中國統戰媒體搶先曝光。這是否有跟中國報告進度,求取認同的意味? 

 

此外,王金平調解有成的消息一出,朱立倫馬上在7月15日趕到高雄,陪著李眉蓁抽籤,還跟江啟臣一左一右,無時無刻的把李眉蓁夾在中間,畫面煞是有趣。朱立倫是否看出藍營可以保住議長,地方組織票整合漸上軌道,李眉蓁民調有望谷底攀升,因此朱也來表露助選誠意,「收割」這一局? 

 

王金平出面協調,議長照理來說應該能保住。但上報7月15日的獨家報導卻提到,陸淑美在7月14日臨時撤換程序委員會名單,把曾派的議員宋立彬換出程序委員會,卻把陸派的的吳利成換進來,而吳又不出席,導致委員會人數未過半而流會。會議開不成,議長補選的日期就遙遙無期。 

 

陸淑美是為了爭議長寶座?還是背後有其他黨內力量指點,要藉由藍營議長內鬥,把江啟臣拉下來?台北衝立院,高雄鬥啟臣,國民黨的宮鬥大戲還在火熱上演。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