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蔻擊蔻集
放.高論
蔻擊蔻集
【蔻擊蔻集】 沒有李登輝的第一天
2020.07.31
18:03pm
/ 周玉蔻
他的肉體過世了,他的靈魂跟精神仍然留在這個世界;我們祝福阿輝伯,也謝謝「阿輝伯」在台灣當總統後為台灣做的一切。

 

 「今天是台灣沒有李登輝的第一天。」這句話是昨天晚上跟朋友們聚餐的時候,剛剛卸下民進黨主席職位的卓榮泰先生,在我們一起討論李登輝先生過世,以及他在台灣政壇點點滴滴的時候,卓榮泰抬起頭跟我講的一句話。    

 



在台灣的政壇跟媒體界,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我在1992年的年底1993年的時代,寫了一本書,叫做「李登輝的一千天」,這本書是28年前的書。昨天晚上李登輝先生過世的時候,我翻閱這本書,突然有一種為李登輝總統另外一個人生境地的實現,感覺到哀喜交集的心情,那就是,他終於可以像他數十年前所說的,在天堂、另外一個世界裡面,和他摯愛的兒子見面了。  

  

李登輝的一生  

  

李登輝總統他的一生充滿了波濤駭浪;他的一生是空前應該也是絕後的。或許你不喜歡他,也或許你無法得知李登輝先生一生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但我告訴你,當你去投票選立法委員的時候;當你在每一次的總統大選之前,非常情緒高昂,激情震撼為你的支持者加油的時候;當你對中華民國台灣,要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政權切割,感受到你是中華民國台灣人的驕傲的時候;當你在全世界民主兩個字蓋上了台灣聖地,感覺到這本護照,讓你身為這塊土地的子民,是一種幸運也是一種永恆的時候;不瞞你說,你也不能否認這一切都跟李登輝關係密切。  

 

李登輝總統生長在日治時代,早年他說的是日本話,一直到20歲之前,他都是日本人,他自己也完全不否認這樣的狀況。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他從日本回到台灣,進入了台灣的國立台灣大學,這是他從京都的帝大回來之後所讀的學校。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必須用他所習慣的日本語以及他母語的台語,轉換成為我們現在所說的普通話。也因此,在他的論述表達當中,台語跟日本話一直是比較能夠「發自內心」的,但他很努力地去學我們現在所說的普通話國語。  

 

在台灣大學畢業之後,他進入了農復會,當時那個農復會是美援的機構。那裡是他本來想要的成就,也是他選擇讀農業經濟很重要的原因。各位你知道,李總統是日本所統治下,台灣所長大的一個非常優秀的、從日本公學校,現在淡水中學的前身所畢業的有志青年。他曾經說,他學農業是要到中國東北,去幫忙東北推廣農業、推廣經濟。東北在日本人的心目當中,基本上來講,是屬於比較日本政府的觀點所在,所以當他去京都的時候,他還路過了青島,這是他跟中國這片土地唯一的一次緣分。當然,他也曾在日本時進入過軍隊學校,回到台灣之後他也曾經因為參加讀書會,被懷疑是台灣共產黨。他的這一生有忍讓、有計謀,《李登輝秘錄》這本書有完整的交代。  

   

李登輝為台灣做了哪些事  

  

今天我要非常清楚地跟大家說,1988年1月,當蔣經國過世之後,一直到2000年陳水扁總統接任,政黨輪替,李登輝究竟替台灣做了哪些事情。我再說一次,你再恨他,你再不喜歡他,你再認為國民黨崩潰在他的手上;雖然我不認為,國民黨是被誰所拖垮的?國民黨是被從國民黨分出去的那些傢伙給拖垮的,國民黨是被悖離台灣的民意的那些懦弱的政治人物所拖垮的,國民黨的今天是被看不清楚中國共產黨的真面目的人給拖垮的。  

  

1988年蔣經國過世之後一直到政黨輪替,李登輝做了哪些事,很簡單的告訴你:第一,他是非常有謀略、有戰術的,他讓台灣人知道,台灣從殖民以及國民黨的高壓政府後,要成為一個屬於台灣人的國家,屬於台灣人的國家這個名字叫做中華民國。從李登輝或是李登輝支持者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不正常的名字,因為這是一個失敗之後死亡,然後在台灣誕生的外來政權,而這個外來政權要深植人心,必須要得到台灣2300萬同胞的回應、擁抱和接受。就在這個過程裡面,他認為台灣是個不正常的國家,但是這個不正常的國家,在以中華民國為名字的前提下,「中華民國在台灣」就變成了他向台灣人呼喚的一個目標。  

 

在1988年到1989年間、1989到1990年間,李登輝接下蔣經國任期的這兩年,發生天翻地覆的事情。你或許忘記了,1988年的時候,行政院長還是俞國華,黨政軍的大權都不在李登輝手上:政的權力在黨的手上、軍在郝柏村的手上,而黨在李煥跟誰的手上?在蔣家人和宋美齡的手上。  

  

那時候的政府跟行政院長是非常弱勢的俞國華,李登輝就在各種不同的技巧、人事和人性的探測,透徹的操作之下,努力的讓自己在1990年代國民大會選舉的時候,打敗他的競爭對手。他獲得了勝利,他完成他想要的目標。  

  

來自台灣的總統  

  

1988年,李登輝到新加坡去訪問,當時不讓他訪問的是總統府秘書長沈昌煥。他想辦法把沈昌煥換掉,他用了另外一位秘書長叫李元簇。1988年的沈昌煥用各種不同的公文篡寫的方式,想要阻止他用務實外交的方式到新加坡訪問,但失敗了,李登輝得到李光耀的援手。大家還記得嗎?那個叫做「來自台灣的總統」,就是新加坡當局對李登輝的稱呼,這句話就是李總統的名言。他在新加坡的記者會上,記者問他,你被稱為來自台灣的總統,你有什麼樣的想法?他說:「我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  

   

1989年中國發生天安門民運同時的4月6日,李登輝派了我們的財政部長郭婉容,帶隊到北京去參加亞洲開發銀行年會,她是第一個被派去面對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中華民國閣員。當時非常多現在跟李總統那個時候立場一致的人,都痛罵他在做「一國兩府」,是「搞台獨」。掀起了非常大的震動之後,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李總統發表談話,他發現台灣要在這一波世界潮流當中,走出自己的民主、尊嚴的道路。  

  

接下來李登輝發動的就是修憲,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他發動的是,國會立法委員全面改選;他發動的是,所有的萬年國會的結束;他也在野百合的學生運動的支撐之下,靠著全台灣的黨外民意勢力,跟當時已經成立的民進黨的動能之下,廢除了國民大會。  

  

接下來,李登輝進行的是最艱困的一項運動,那就是中華民國的總統由台灣人自己選。還記得嗎?那個時候,他在黨內,他沒有辦法立刻顛覆黨內所謂泛統派要求委任直選這樣的主張,而他利用的是民進黨在街頭,在台灣的各個角落,對於直選的催促跟吶喊,就在這種力量的支持下,黨內不少支持委任直選的方式敗陣下來。  

  

你現在或許覺得很好笑,為什麼國民黨的那些大老們,不肯接受直接民選總統?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子,才是所謂台灣獨立的嫌疑,因為總統由全台灣人選,那麼中華民國的那一個,由中國共產黨現在所統治的那片土地上的人民,沒有他們的代表啊!就在這個爭論之下,李總統說,他在黨內開代表大會的時候被整整罵了八個小時,罵他的人有邱創煥等差不多同樣立場的人,當然還包括了林洋港等人。  

  

那個時候媒體的名言,是施啟揚跟馬英九都是任務型國代,他們要進行修憲。當直選的風潮在媒體上已經掀起巨滔駭浪,是人民所嚮往修憲的標的時候,李總統表態了,他透過辦公室主任,黨的秘書長宋楚瑜,以及其他相關的人事,當時應該宋楚瑜也要進行一場選舉,那就是省長的選舉,就在這個情況下,「總統直接民選」通過修憲。  

  

民選總統的意義  

  

總統民選就是今天台灣每個人感覺到驕傲的時刻,如果沒有李總統當時的堅持,如果沒有他手段非常潤滑、非常有技巧的利用民進黨跟在野民意的力量,來逼迫黨內守舊派接受的話,那恐怕很難進行。而當時推動委任直選,宣稱奉李登輝之命的人,有馬英九、施啟揚。最明顯的一句話是,當直接民選通過的時候,有記者去問施啟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施啟揚說:「民意如流水。」而馬英九就說,「那你現在還相信我的話嗎?」 

  

李總統光是我講的從1988年接任,一直到總統民選直接投票的這個階段中,他每天所擘劃的是透過人性,透過各種不同方式,來達到他要推動的手段。這個手段是什麼呢?他自己當了第一任民選總統,但是你必須承認,這個手段讓台灣人永世可以生活在「民主先生」李登輝,努力耕耘的園地當中。  

  

在人事競爭裡,黨政軍大權,李登輝是怎麼拿到手上的?他如何破解郝柏村的軍權?他如何阻擋宋美齡想拿下國民黨大權的計畫?他如何讓台灣在「兩國論」的研究當中,成就今天中華民國台灣?全世界都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你跟所有的年輕世代說,台灣跟中國一邊一國,兩個特殊國家的關係,沒有人會否認。這一切都在李登輝所奠定的基礎下。今天早上我看到一篇文章,有一個人說,回顧李登輝1988到2000年的作為,你突然發現 2000年至2020年,這一段過程裡面,台灣好像在鬼打牆。  

   

今天是台灣沒有李登輝的第一天,我們也恭喜李總統跟他的兒子,在另外一個世界相遇。這是他失去他最愛的兒子時所說的話,大家都知道,他最愛的是他的外孫女巧巧,他曾經在年輕的時候發誓,巧巧結婚之前,他不抽菸喝酒。因為他希望能夠健康地看著巧巧結婚,看著巧巧成家立業。而現在李總統過世之前,他的巧巧為他生了一位曾孫女,一位曾孫。從很多角度來看,李總統用他個人的意志,貫穿了他的一生,他幾乎完成了他想要做的事情。  

  

李總統的人格特質,是設定目標,堅毅不拔,努力用各種不同的方法,軟硬兼施,達成他所期待的方向。這邊固然有個人權力的爭鋒,但是他恐怕不能夠被否認的就是,在他任內的12年所做的種種政治改革,或者是兩岸之間的突破, 國際務實外交的奮鬥,都對世世代代的台灣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民主先生」的堅持  

   

從委任直選到民選直接投票,中華民國的總統選舉,未來每一個人,不管你是在天涯海角哪個地方,中華民國國籍的同胞們,當你投票的時候,請你不要忘記,如果不是這位台灣之子,這位被稱為「民主先生」的李登輝堅持,充分民進黨在野勢力。當然很多民進黨人說,台灣的民主是民進黨奮鬥來的,但是李登輝總統的借力使力,而且透過媒體的運作,把守舊保守的國民黨勢力給擊退。如果不是這個樣子的話,那恐怕今天我們還在所謂的委任直選,還在選出有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版圖上的代表要投票的總統,那是一個距離民主多遙遠的一件事情。  

  

在兩岸的突破上面,李登輝透過郭婉容到亞銀去開會,他也派了密使張榮豐、曾永賢去跟楊尚昆見面;他還派了蘇志誠、鄭淑敏跟江澤民的愛將曾慶紅見面;他在關鍵的時刻到了美國的康乃爾大學去演講,他的講題是:「民之所欲,長在我心」,那個時候為他寫演講稿的人是胡志強。   

  

李登輝度過台灣的導彈危機,他告訴大家他有18套劇本,其中有空包彈,使得跌了1000多點的股市,最後反彈上來。就在1996年民選總統時後,朱鎔基曾經警告台灣不可台獨,李登輝拿到五成以上選票。就在1999年的時候,當辜汪會談要有第二次見面,汪道涵要來到台灣之前,他接受德國之聲的訪問,拋出「特殊國與國關係」。這一切我所說的,都影響著今天的台灣。  

  

痛苦的決定  

  

李登輝總統他1923年出生,2020年7月30日昨天下午的7時24分離世。其實他從今年初因為喝牛奶嗆到後,在醫院住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陷入了高度昏迷,靠的是藥物支持。如果沒有藥物的話,恐怕他的生理狀態就會趨於靜止。最後是在家人的同意之下,昨天下午拔管。也因此新聞界在昨天跟前天的時候,就已經得知在關鍵時刻,家人會做出這個痛苦的決定。  

  

昨天台灣的新聞界都非常配合,在榮總發布消息之前,沒有任何一個人報導這則已經拔管的消息,應該在七點多鐘左右吧。當然也是因為前幾天Nownews 鬧出一個假新聞、假訊息後被各界撻伐,我們大概都在七點多鐘的時候知道已經拔管。可是各位知道拔管後,生命跡象的結束還有一段時間,你現在想想,家屬跟他親近的同僚是多麼的揪心難過。  

  

我自己在處理新聞熱潮當中的情緒,其實是有一點新聞事件的淡定。但是我必須承認的是,昨天晚上後來有一個朋友跟我說:「蔻姊,你好像有點落寞感。」 我就發現,今天早上我起來的時候,面對沒有李登輝的第一天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生命裡面有好大一段時間跟李登輝總統有關。難道你沒有關係嗎?各位台灣人,你沒有關係嗎?今天台灣的民主,今天台灣的言論自由,今天台灣從威權體制走向了一個有人權,可以大聲講話的境界。那個可能被詛咒的李登輝,可能被你愛戴的李登輝,他都扮演了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  

  

李登輝觸怒了很多外省人,但是他了解很多台灣人內在,躲藏在他們的世代裡面好幾十年,將近半個世紀的秘密,那就是:台灣人的悲哀。  

  

李登輝接受司馬遼太郎的訪問,講到所謂外來政權,觸怒了國民黨人。但國民黨人沒有理解到台灣人是多數,而台灣人、深刻的台灣人應該找到自己的位置;台灣人應該做怎麼樣的台灣人,台灣人就算這個國家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台灣人就叫做台灣人;台灣人有自己的尊嚴、有自己的主權、有自己的國家、有自己的軍隊。你不可否認,李登輝一步步在做。  

  

李登輝從1988年上任,他的置沒有坐穩,宋美齡、蔣孝勇這些人想佔據黨主席的位子,被宋楚瑜給挽救之後,他在行政院,連院長的主導權,都必須聽李煥的。他在軍隊裡面有一個參謀總長郝柏村已經做了近8年;他在總統府祕書長裡面有一個叫做沈昌煥 副秘書長叫做張祖詒,他們叫做萬年長青秘書長。  

   

李登輝與郝柏村  

  

剛上任的李登輝是一個空空的總統,他的黨政軍令不出他的辦公室。他曾經說過:「他們不讓我做總統」,但是就在幾年之內,他打敗了這一切敵對的力量。你認為 沒有智慧、沒有頭腦、沒有忍耐、沒有心理戰術,沒有過去長年的學養,跟長年人生哲學的信仰,他做得到嗎?  

  

郝柏村把持參謀總長位置,李登輝把他調任到國防部長之後,又調任行政院長,接下來,李登輝把郝柏村的行政院長逼退,郝柏村失去了軍職,他動用的是郝柏村在軍隊裡的政敵,反郝系統人士。  

  

在總統府秘書長沈昌煥的部分,李登輝藉由沈昌煥叫張祖詒寫了一封文件,「阻止李登輝到新加坡訪問」,這件事讓沈昌煥走人,換上學者秘書長李元簇。當時聯合報,張作錦先生寫了一篇文章讚揚國民黨在李登輝領導下,終於破除沈昌煥這種宋美齡家族系統的外戚所喜歡的人士對於中華民國黨政權力的控制。  

  

就在這樣亦步亦趨下,1989年、1990年,李登輝面對的是國民大會代表要改選總統,當時蔣緯國認為自己應該當副總統,因為是蔣家人;李煥則拉下俞國華做院長,不過,李登輝不喜歡李煥,兩人相處不睦。李煥為人圓滑,很多人認為李煥一輩子所講出來的話,有多少句是真實的,李煥也認為自己應該當副總統。這是老國代所掌握的國民大會,當然要由這些保守的國民黨人,所謂後來的非主流派所掌握,可是李總統堅持,他要用李元簇秘書長做副總統,因此在1990年的2月11日,上演了「流產政變」,告發者是鄭心雄。  

  

鄭心雄知道了李煥、郝柏村、蔣緯國、陳履安、王建煊等人想要在國民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中,要用票選方式推出「林陳配」,即林洋港與陳履安。李登輝連夜發動反制,幫助反制者有很多人,其中關鍵的是宋楚瑜,他們說服黨代表不要輕舉妄動。但是,在1990年2月11日的中山樓現場,真的是一片火烈嚴肅,「李李配」很可能會在這天遭黨代表推翻,主持會議的宋楚瑜聽到了林洋港、陳履安和很多黨代表說要秘密投票的建議,聲稱這樣的做法可以貫徹黨的改革,在這樣的大帽子下,宋楚瑜回應,「難道你們以為你們昨晚的串聯我會不知道嗎?」  

  

國民黨大分裂  

  

當時,黨代表們以為要推翻的是李元簇的副總統提名,但非主流推出的是林洋港加陳履安。在激烈爭辯中,秘密投票本來就是個改革方向,所以宋楚瑜屈服,宣布休息,下午要透過舉手決定要不要秘密投票。這是一個操作過程,李總統後來一一打電話給黨代表,李登輝知道,這些反李派人士,是想把他的總統候選人資格都給推翻,就在非常急切的操作下,下午的會議登場。  

  

黨代表舉手決定要不要秘密投票。在169人出席中,99人不贊成秘密投票,70票贊成,雙方差距只有29票。因為國民黨仍是有一個威權政黨的文化在,如果秘密投票通過,很可能就是林洋港和陳履安這組人選會變成國民黨所推出的,讓國大代表間接選出來的候選人。  

  

當時我的位置是聯合晚報採訪主任,我記得所下的標題是「國民黨大分裂」,當天,聯合晚報至少賣了50萬份。那天起,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改變了。 

  

有了總統資格後,李登輝屈服了當時非主流的勢力,用了郝柏村做行政院長,跌破了各界眼鏡,當時的首都早報頭條就是「ㄍㄢˋ軍人干政」,李登輝接受罵名,跟郝柏村肝膽相照,推動另一個改革;透過野百合學生運動、任務型國代的修憲,完成了委任直選變成「直接投票」選舉總統。1996年,我們得到第一位民選總統,在這一年,李總統還發動公關攻勢讓美國國會投票通過,讓李登輝以康乃爾大學校友的方式到美國去演講。  

  

在康乃爾演講的同時,李登輝跟江澤民楊尚昆的陣營,其實是有來往的。當時已經有了辜汪會談,有了海協會、海基會,按照李總統的布局,他是希望和平順利地讓中國共產黨來接受一個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存在的局勢,沒想到,江澤民溫和派接受了李登輝總統透過不同管道的布局,卻因為李登輝在康乃爾的演講說了太多次的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在台灣,惹火了江澤民的反對者、鷹派,因此,在李總統回台灣後,有了1996年的導彈危機。  

  

李登輝在康乃爾演講談到中華民國,對中共而言也是台獨。李總統非常不解,他並沒有在美國說台灣要獨立,他講的是中國國民黨法統的中華民國,當然,在康乃爾歡迎他的,有非常多是台灣獨立、台灣共和國的支持者。  

  

不管怎樣,李總統,一個日據時代下出身的台灣人的總統,以台灣領導人的身分在美國知名大學演講,奠定了他的基礎。他讓很多跟他同世代的台灣人流下了眼淚,他的日語腔英文也奠定了經典;不幸的是,柯林對總統因而開始對李總統有點憤恨,因為當時美國總統是柯林頓,而國會逼迫柯林頓接受李總統到康乃爾演講。  

  

蔣經國的試探  

  

李登輝的獨子李憲文在1982年病逝,李憲文在生前最好的同學就是蘇志誠,李憲文曾經在中華日報服務,後因鼻咽癌病逝,當時李總統非常痛苦,趕到醫院跟著兒子的遺體走到太平間。很多人說,蔣經國先生之所以起用李登輝做副總統,是甚至有想到自己過世後副總統要接班,理由是李登輝沒有小孩,可能不會有私心,這件事無法證實,但李總統曾經說,蔣經國先生對他有過非常多次的試探,有時候還會不經意到李總統家裡去,很多人說這是蔣經國要看李登輝的生活狀況,是不是有腐靡權力的狀況,要了解他的清廉度。  

  

蔣經國先生起用有台共背景的李登輝,李登輝也在《李登輝秘錄》這本書上透露,警總的人對他說過,只有蔣經國會用這樣的人,蔣經國先生保出李登輝,因為李登輝曾有一度無法出國,過程中農復會主委沈宗瀚等人,都是李登輝的貴人,李的入黨還是王作榮先生推薦。  

  

李登輝曾說,他在蔣經國面前,只坐1/3板凳,不喜歡李的人認為是虛偽,可是李登輝的一生對蔣經國是感念的。  

  

1996年,李登輝出任首位民選總統,當年,是台灣的轉捩點。後來,1999年,時任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殷宗文到德國訪問,德國的政要告訴殷宗文,「你應該跟中華民國的當局討論,如果將來香港的問題陸續解決的話,中華民國台灣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地位要如何界定」。殷宗文的建議讓李總統接受了,他去請教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張榮豐,要讓哪些人做討論,當中一位被推薦的,就是蔡英文。因此,在1996年到2000年間,蔡英文成為了兩國論的討論小組成員;之後的發展,就是李登輝接受德國之聲的訪問,拋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奠定了台灣後來20年當中顛簸、波濤而風浪不止的兩岸,但也讓中華民國台灣屹立不搖。  

  

李登輝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他克服萬難、讓自己堅毅地往前邁進,不只是他達成,他讓他的孫女「巧巧」成家立業、幸福奠定一生的目標;他讓台灣成為民主的國家,他也克服病魔,包括大腸癌、皮膚癌、心臟病、12支心臟支架、肺結核等,面對這些情形,他親口告訴我,他讀遍所有關於相關病徵的書籍,上廁所時也帶著心臟病的藥;他要活著,他不是貪生,他要活著是要跟「不是我的我」來挑戰。他的肉體過世了,他的靈魂跟精神仍然留在這個世界;我們祝福阿輝伯,也謝謝「阿輝伯」在台灣當總統後為台灣做的一切。

 

 

周玉蔻∕口述;高逸帆、陳雅菱∕ 整理;圖片來源:周玉蔻 

 

 
周玉蔻
資深媒體人,現主持Hit FM聯播網《周玉蔻嗆新聞》,並擔任各大政論節目重磅來賓,為放言科技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