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 2020台海變局的風險和機會
2020.08.03
10:09am
/ 吳明杰
因而若就整體戰略格局來說,儘管現今的台海局勢和1996年台海危機相較,中共武統台灣的企圖變得更強,軍事威脅也變得更大;但相對地美國維護台海安全的決心卻也更加明確。

 

2020年因為中國爆發武漢肺炎,加上中共企圖「以疫謀霸」,改變了整個國際情勢,不僅加速美中戰略角力進入新冷戰格局,連帶牽動台海局勢升溫。台海近期是否可能再度爆發軍事衝突?仍需嚴密觀察。不過就當前台海情勢和1996年台海危機相較,仍存在諸多本質上的差異,特別是目前美中台三角關係的演變,已讓北京企圖在2020年再度引爆台海危機變得更加困難,但未來難以預料的情勢發展,仍對台灣安全同時存在高度風險和無限機會。 

 



首先,就導致台海緊張情勢的背後因素來說,今年2020年台海局勢的升溫,和1996年台海危機的肇因有著明顯不同。1996年台海危機的發生,包括從1995年下半年到1996年台灣大選前,解放軍連續11波包括導彈試射在內的對台軍演的目的,據華府和台北高層官員的事後解密說法,一致認為北京發動這場軍事威脅的動機,主要是為了干預台灣首次總統大選結果,並非真要以武力併吞台灣。 

  

另當時的國際局勢和美中關係,和現今也完全迥異,特別是相對親中的民主黨總統柯林頓和北京交好,國際上對於台海局勢的關注度也較少。換句話說,在美國和國際社會眼裡,1996年的台海危機,是侷限在兩岸關係格局的地區性危機,並未明顯侵犯美國的安全利益。而這些國際環境條件,反而導致當時北京誤判,認為對台進行文攻武嚇,美國和國際社會將會視而不見,美方更不會出手介入。 

 

以武逼統 

  

然而,促成今年2020年台海風雲變化的原因,則比1996年台海危機存在更加複雜的多重因素。其中在兩岸關係部分,先是年初台灣民進黨蔡英文總統高票連任,北京和解放軍鷹派認為和統已經無望,因而鼓吹對台啟動武統選項;加上解放軍自認軍力經過20餘年來強化,已經具備武力併吞台灣的能力,因而放膽開始耀武揚威並加大對台軍事壓力,準備「以武逼統」。 

  

同時,因為武漢肺炎爆發,習近平政權誤判認為可以藉機謀霸、甚至一舉取代美國全球霸權地位,因而在東海、台海、南海、甚至印度和香港問題,全面強硬出手,直接正面挑戰美國。結果導致美中關係加速交惡,更引發川普政府號召國際進行全球反中。 

  

此外,習近平在中國內部還面臨疫情和洪澇的持續災情,加上經濟發展陷入疲軟,內部政治權鬥和社會民怨的傳言不斷,這些內外交迫的複雜局勢,都是1996年台海危機爆發前,當時的江澤民政權並未遭遇的內外挑戰。 

 

習近平賭下去 

 

也可以說,現今的習近平政權,面對比1996年的江澤民政權更嚴峻的內外政治環境,而陷入這樣的險境,則是習近平自己一連串誤判情勢所造成。 

  

但也正因這樣的內外政治險境,可能讓習近平「繼續賭下去」,導致其為了鞏固政權鋌而走險,可能在台海製造一場軍事危機,進而轉移內外部壓力。 

 

因此,台灣在2020年所面對的中共武力犯台的可能性,可能比1996年時的情勢更加危急。 

  

不過,台海危機爆發的變數,並非北京單方面可以掌控。正因為過去曾有1996年台海危機的前鑑,華府在因應台海安全的問題上,事後已有檢討和修正。在政治動作上,從近期川普政府的美國國務卿龐皮歐到國防部長艾斯培一連串公開力挺台灣安全的發言,可以看到華府的台海安全政策,已從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華府已經明確警告北京,表明一旦解放軍進犯台灣,美國定會介入。 

  

而從實際軍事行動觀察,可以看到美軍已經持續數個月,不斷加大在台海周邊的軍力部署和偵查作為,除了派遣「雷根號」和「尼米茲號」雙航艦打擊群直接對解放軍展示軍力並進行戰略威懾,幾乎每天都出現的美軍軍機,也頻密對中國「偵查威懾」;美方相關舉動,都是在台海和南海進行「預防性防禦」,進而避免北京誤判而擴大對台軍事威脅,也是在避免1996年台海危機再現。 

 

警告北京超線 

  

當年緊急調派「獨立號」航母戰鬥群護台的時任美軍太平洋司令普里赫事後就指出,解放軍在1996年3月台灣總統大選前,會再度以導彈試射威脅台灣,就是因為1995年7月解放軍首次對台試射導彈後,華府沒有做出任何反應,才會導致1996年解放軍又進一步加大武嚇台灣,而美軍派遣航母護台,就是在告訴北京,當時的對台軍演行動,已經超越了華府兩岸政策的紅線。 

  

因而若就整體戰略格局來說,儘管現今的台海局勢和1996年台海危機相較,中共武統台灣的企圖變得更強,軍事威脅也變得更大;但相對地美國維護台海安全的決心卻也更加明確,同時在預防台灣遭到解放軍入侵的先期軍事部署上,也比1996年台海危機爆發時更有因應和準備,對於解放軍謀求武力犯台的企圖,也產生一定的嚇阻效果。 

  

當然,因為武漢肺炎的疫情仍在持續蔓延,加上美國總統大選在即,川普政府全面反中的態度也更加強硬,美中霸權之爭,儼然已成為雙方關係惡化的主因,未來美中是否可能進一步爆發熱戰,特別是在台海,仍存在難以預料的變數。不過這也意謂,相較於1996年台海危機,2020年的台海變局雖然存在更大的風險和危機,但卻也可能讓台灣獲得更大的安全保障和發展機會。

 

 

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中央人民政府官網、川普臉書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