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情有獨鍾
放.高論
情有獨鍾
【情有獨鍾】立法院不是立法院的立法院
2020.08.04
13:38pm
/ 鍾年晃
一位政府高層人士感慨,如果不是執政團隊有完善的立法機制,建構堅固的防火牆,擋住特定勢力施壓、遊說;如果不是柯總召不憂讒畏譏,站上第一線擋子彈,恐怕這次的偵辦動作對執政黨而言會是場士石流級災難。

 

民主國家國會理當是各種不同意見折衝協調的場所,但實務運作面卻是有錢有勢者會有比較大的聲量,所以必須透過制度儘量平衡各種不同階層的意見,以免立法有所偏廢。六位國會議員同一天遭到檢調搜索、約談,重創國家、國會與執政黨形象。政治人物自律猶如天要下雨,全憑運氣,唯有建立制度,才能避免國會陷入前總統李登輝充滿哲理的「我不是我的我」這句話所描述的,變成「立法院不是立法院的立法院」。  

 



2016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後著手檢討多年未修訂的「公司法」,因應新形態產業模式,經過執政團隊兩年討論,終於經過行政院會通過將修正草案送進立法院,立院於2018年7月6日臨時會三讀通過,除了部份文字修正外,大抵依照行政院版本通過。  

 

王美花的察覺 

  

這次引發五位前後任立委(無黨籍立委趙正宇另涉他案)被檢調搜索、約談的關鍵就在公司法第九條。三讀通過的條文是「公司之負責人、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以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之罪辦理設立或其他登記,經法院判決有罪確定後,由中央主管機關依職權或依利害關係人之申請撤銷或廢止其登記。」  

  

然而在修法過程中,被檢調指控涉嫌收受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恒隆賄款的五位立委,卻利用職權施壓經濟部,並且分別以提修正案等方式,要求第九條應該溯及即往。當時經濟部次長王美花發現事情不對勁,認為溯及即往的針對性太強,第一個受惠的將會是十餘年來為爭奪SOGO百貨經營權的李恒隆。  

  

她向黨團總召柯建銘說明心中的疑慮,老柯也認為事有蹊蹺,於是出面扮演黑臉,不論在朝野協商或院會討論中,舌戰當時以黨團名義提修正案的時代力量立委。結果王美花、柯建銘二人被特定勢力發動的網路大軍圍剿,指涉他們是「幫徐旭東護航」、「財團幫兇」。到今日終於真相大白,原來當初高舉道德大旗宣稱要改正錯誤的人,可能只是收錢辦事而已。  

 

有錢能使鬼推磨 

  

一位政府高層人士感慨,如果不是執政團隊有完善的立法機制,建構堅固的防火牆,擋住特定勢力施壓、遊說;如果不是柯總召不憂讒畏譏,站上第一線擋子彈,恐怕這次的偵辦動作對執政黨而言會是場士石流級災難。  

  

李恒隆自從十餘年前從SOGO經營權之爭敗給遠東集團徐旭東之後,一直鍥而不捨想奪回,他找過電視政論節目主持人、政治評論員都無效,最終找上手握立法大權的國會議員,同時投入大筆金額進行媒體採購,大篇幅報導公聽會內容,試圖以金錢交換個人利益,後來雖功敗垂成,但也見識到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威力。  

  

我國在2008年8月8日公告遊說法,隔年同日生效,依照監察院 2016年調查報告,該法實施後至2016年8月31日,依法向立法院登記的遊說案件只有276件,因為違反該法被裁罰的件數掛零。可見遊說法只是虛有其表,檯面下有更多「遊說」完全不受法律規範。  

  

蔡英文總統在此事發生之後,痛心疾首地說「升官發財,請走別路」,呼籲執政團隊,切勿因為一時疏忽,砸掉人民對執政團隊的信任。但只有這樣恐怕不夠,除了執政黨依規定處分違紀黨員以外,人民想看到的是執政黨藉此機會建立制度,避免類似事情一再發生,才不需一直痛心疾首下去。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鍾年晃
現為台灣知名媒體工作者、時事評論員。打官司未嚐敗績。 曾為華視《online鍾點讚》主持人,目前擔任綠色和平電台《新聞別晃神》、講客廣播電臺《新聞鍾點戰》節目主持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