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李宗盛打造的「都會女子專輯」始祖,張艾嘉《忙與盲》反映時代卻成歌曲審查制度犧牲者
2020.08.04
17:39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張艾嘉找了當時才剛進入滾石唱片的李宗盛當製作人來設計整張唱片的音樂風格,這張專輯讓李宗盛從此確立「比女人還瞭解女人」的都會女子專輯製作專業戶的地位

 

許多女歌手都曾經在演唱生涯的某個時期,企劃製作出一張所謂「唱出都會女子心情」的專輯,早期有陳淑樺、林憶蓮的作品成功打下一片江山,近期一點也有彭佳慧、A-Lin的歌曲為代表,論起「都會女子專輯」的祖師娘娘,當然非張艾嘉的《忙與盲》莫屬了!

 



 「女強人」興起的時代唱出都會女性心聲

 

《忙與盲》專輯發行的1985年,32歲的張艾嘉已經進入演藝圈十幾年,當過電台DJ、歌手、主持人,演起電影,既能在港產片《最佳拍檔》系列裡搞笑,也能詮釋很有深度的《海灘的一天》、《我的爺爺》,還以後者奪得金馬獎影后,在大眾眼中完全就是一個全方位的知性才女。這樣的她,70年代已唱過〈也許〉、〈風兒輕輕吹〉這類文藝情愛歌曲,前一張專輯也有羅大佑打造的〈童年〉、〈光陰的故事〉大為轟動,如果相隔4年後要做一張新專輯,該以什麼樣的面貌出現?就在那之前,她監製籌劃台視的單元劇集《十一個女人》,找來柯一正、楊德昌等新銳導演和演員,以11集獨立的單元劇講述11個女人的故事,劇集大獲成功,張艾嘉隱約已形塑出自己身為時代女性也懂當代女性的形象。而當時的台灣,在中正國際機場、台中港和加工出口區陸續設立後,對外貿易越來越蓬勃,產業結構轉型,有越來越多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之後投入白領工作市場,不再是昔日只能在家相夫教子或是去工廠做女工的扁平樣貌,作家朱秀娟描述職場女性故事的小說《女強人》大為暢銷,媒體大眾都在討論著「女強人」這個新名詞;不如就從張艾嘉自身的經歷出發,做一張說出她自己也說出這群女性心情的專輯吧!

 

張艾嘉找了當時才剛進入滾石唱片的李宗盛當製作人,為了寫實刻畫這樣一個忙碌又茫然的現代女性,也配合張艾嘉本身聲音的音質,李宗盛在設計整張唱片的音樂風格時,決定採取城市民謠的曲風,編曲的陳志遠在樂器編制上捨棄當時盛行的電子合成樂器,以木吉他為主調再穿插電吉他或弦樂;李宗盛譜寫了其中6首的曲,另外3首曲由鄭華娟創作,歌詞以張艾嘉整理出自身對生活及情感上的想法為基礎,再請來袁瓊瓊、張大春、夏宇等作家來潤飾。為了讓專輯概念更為突顯,還有一項創舉就是利用各種生活中的音效,例如電話答錄機、商店廣播環境音、拆信念信的聲音,穿插其中把歌曲串連起來;張艾嘉的歌聲其實不是那麼專業或有太多技巧,但反而增添了歌曲的真實感,感覺她就像一個朋友坐在你面前,分享著她對工作、對感情、對生活的想法,加上多首歌曲裡的和聲所營造出的層次和戲劇感,讓整張專輯聽起來有如一部電影或是一齣舞台劇一般有了畫面。張艾嘉曾在她當時中國時報的專欄《張艾嘉扯淡》裡形容這張專輯:「唱片的『故事』描寫一個女人的一天,清晨的電話告訴她對方要離去,沒有爭吵,因為已經沒有什麼好爭吵了;女人走出大門,嘈雜的街道聲音揚起,幾個段落交代了她一天的去處;回到家,收到一封女友的來信,對她的關心之外,還談到婚姻生活;電話答錄機裡,錄了幾位好友的來電,最後,當那個男人的聲音出現時,她把答錄機關掉;最後一首歌傳出時,這個故事也結束了。」

 

歌詞審查不通過,一張床變一個夢

 

專輯主打歌〈忙與盲〉由李宗盛作曲,張艾嘉和袁瓊瓊作詞,袁瓊瓊是作家也是電視編劇,兩人合作出來的歌詞口語化又充滿畫面感,鋪陳和押韻都工整,簡潔明快地表達出粉領族面對理想與現實衝突的疲憊,堪稱歌詞寫作的教材範本:

 

曾有一次晚餐和一張床,在什麼時間地點和哪個對象

我已經遺忘,我已經遺忘,生活是肥皂香水眼影唇膏

許多的電話在響,許多的事要備忘

許多的門與抽屜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如此的慌張

我來來往往,我匆匆忙忙,從一個方向到另一個方向

忙忙忙,忙忙忙,忙是為了自己的理想,還是為了不讓別人失望

盲盲盲,盲盲盲,盲的已經沒有主張,盲的已經失去方向

忙忙忙,盲盲盲,忙的分不清歡喜和憂傷,忙的沒有時間痛哭一場

 

 

歌詞提到的「一張床」、「遺忘和哪個對象」,今日看來不過是女性情慾自主的表現,但是在當時的歌曲審查制度下,被認為是鼓勵不正當的性生活,於是錄好的歌曲只好重錄,把頭兩句修改為:「曾有一次晚餐和一個夢,在什麼時間地點和哪些幻想」,可惜歌曲的力道也隨之稍顯遜色了。〈愛情有什麼道理〉先是以張艾嘉的獨唱版出現在第4首,在經過第6首歌〈不知道〉演唱前以李宗盛和張艾嘉的電話對話演出分手的情境後,第7首再以兩人對唱的版本前後呼應。有趣的是,〈不知道〉其實是因為專輯錄製過程中張艾嘉常常遲到,無奈被迫等待她的李宗盛,即興唱著「不知道你到哪裡去,不知道到哪裡去找你」,她覺得很能表達某種茫然心情,於是把歌曲也收進到專輯裡。〈親愛的,你好嗎?〉以張艾嘉與讀書時的老友通信獨白的方式展開,說著「日子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往日想像中的長大、戀愛、成家,都不是那麼容易……」,鮮明地表現出一位獨立自主的都市女性,卻有著和所擁有的工作成就不相稱的孤獨,張艾嘉偏中低頻的聲音有種哀愁的特質,不需大肆張揚就讓人滿懷感傷。

 

這張專輯讓李宗盛從此確立「比女人還瞭解女人」的都會女子專輯製作專業戶的地位,後來的陳淑樺、林憶蓮、辛曉琪都是由他操刀。而〈忙與盲〉雖然有少數唱著「一張床」版本的專輯上市,可惜目前在YouTube或音樂串流平台上流傳的都是「一個夢」版。妙的是,後來對這首歌進行翻唱的歌手,從李宗盛自己到周華健、黃立行全都是男性,反而少有女性歌手注意到這首歌了。

 

 

圖片來源:翻拍《忙與盲》專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