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批時代力量喊反省是「雷聲大、雨點小」!林穎孟、黃郁芬控訴遭黨內放話文化抹黑
2020.08.05
19:52p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黃郁芬哽咽說,這樣的狀況已經很久了,為了這個政黨好,聽到社會大眾說要加強哪一塊,我們都會向黨提出;但每一次都是被已讀不回,被不回就公開呼籲,公開呼籲後內部群組又會說,「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這樣大家只會更討厭你」,不明白這樣繼續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


多名立委收賄案引發各界高度關注,雖涉貪的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以80萬元交保,但今(5)日時代力量代理黨主席邱顯智仍宣佈,收到徐的退黨申請書,並已完成其退黨手續。不料,時代力量議員林穎孟、黃郁芬今晚18時也突發聯合聲明表示,也將退出時代力量。稍晚林穎孟、黃郁芬一同接受媒體聯訪。兩人除強調退黨與徐永明近來爭議無關外,並也聲淚俱下控訴,時代力量黨內長期存在抹黑、放話文化並不見改善;且每次發生類似事情,黨內說要改革、檢討卻都是「雷聲大、雨點小。」

 



因涉案案嚴重影響黨團形象,徐永明今主動向時代力量提出「退黨」申請;並在邱顯智的證實下,確認已完成徐的退黨手續。然而,不到3個小時,林穎孟、黃郁芬也一同發表退黨聲明。

 

聲明指出,「我們在此宣佈退出時代力量,即日起以無黨籍身份,繼續監督台北市政、為台北市民服務」;曾經我們加入這個年輕政黨,在第一線投入選戰,是為了讓台灣政治更革新,讓年輕聲音能進入公共領域,表達多元意見,彼此為著共同目標理想而努力。

 

聲明表示,但很可惜現在的時代力量遺忘初衷,反而承襲了大量過去舊有政治的陋習;這幾年來,時代力量黨內對於不同意見,長期使用媒體匿名抹黑。過去已有黨籍立委因此離開,在此之中,我們已盡最大努力於黨內溝通,然而,不僅遭到無視,更數度遭受莫須有、捏造事實的匿名放話對待。

 

聲明提及,在徐永明前主席涉貪事件中,同樣的事情仍然繼續發生,我們對黨內具名提出建言,除了在黨內溝通遭刻意忽略外,更再度受到這種「放話文化」的攻擊,讓人徹底的心寒及失望,而在本次黨內處理程序中,不僅外界質疑時代力量「雙重標準」,我們在黨內,更是深刻感受到,「對人不對事」、「因人設事」的情況一再發生。

 

「我們曾經期待時代力量可以作為一個讓年輕人勇於發聲、打破政商不法勾結,以及兼容並蓄的政黨。很可惜的,時代力量在這幾年中,逐步成為了黨同伐異、背離初衷、匿名抹黑放話的政黨」;聲明強調,因此我們今天選擇離開,祝福時代力量在邱顯智代理主席的領導下,真正反省革新。

 

發布聲明後,林穎孟受訪痛哭說道,從幾年前以來就能看到黨內一些情況,就像聲明稿所說發生很多匿名抹黑、放話,但這些都不是事實,以為等到我們年輕一輩的黨公職選上後,也許在黨內會有影響力能改變放話文化,並讓這樣的行為降到最低,但是這一年來有很深的感受,當你當上黨公職以為有影響力時,黨內的溝通黨中央卻是忽視的狀態。

 

林穎孟表示,自己已經很努力反應大家的聲音,但這件事情仍然沒有改善,甚至因為自己太常做這樣的事情,以致於黨內開始針對我們故技重施,利用媒體匿名放話,放話內容都是假的、捏造的,「今天這條新聞就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該新聞捏造了紀律委員會內容,紀錄委員會從來沒討論過徐永明的去留,本應是在下午才討論。

 

被問及放話源頭?林穎孟說,實際上是誰並不了解,但過程中這位或多位人士,他們對於黨中央的運作非常了解,並不是外黨人員,外黨對於黨制度、細節是不清楚的,匿名放話、抹黑的過程中,都可以明顯感受到是了解黨內制度、黨中央情況的人對外放的消息。

 

至於徐永明退黨後,時代力量也喊話黨內要革新。不過,林穎孟呼籲,「徐永明的退黨與我們兩個遭受到的雙重標準、對待沒有相關聯」,徐退黨有他自己的考量,不需要做一個對比,這邊也要特別提醒時代力量黨內朋友,根據紀律規章裡面,就算被調查的人中途被退黨,但調查程序依然要繼續,這件事情是社會矚目重大案件,黨仍然有責任說明狀況,因此這個調查程序不該因為徐退黨而中斷。

 

黃郁芬表示,過去有無數時代力量黨籍人士退黨,每一次有人離開黨中央都會說要改變、重新檢討黨內文化、尊重不同聲音,但從過去的黨主席黃國昌、邱顯智、徐永明到現在邱顯智當代理主席,這幾年看見的卻是黨中央決策核心小圈圈文化,只要不是自己人,就連聽你講什麼他們都不能好好聽,從來都沒有改變過;因此期待邱顯智能正視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並且不要再黨同伐異。

 

黃郁芬強調,今天下午看到這樣的不實指控與未和當事人求證的新聞報導,就像穎孟剛剛所說,這件事情黨至少要發個聲明澄清,但實際卻看到消極、毫無做為,只要不是自己人,就連我們想表達什麼黨都不願意面對,這完全不是就事論事,而是因人設事。

 

黃郁芬哽咽說,這樣的狀況已經很久了,為了這個政黨好,聽到社會大眾說要加強哪一塊,我們都會向黨提出;但每一次都是被已讀不回,被不回就公開呼籲,公開呼籲後內部群組又會說,「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這樣大家只會更討厭你」,不明白這樣繼續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

 

黃郁芬認為,很抱歉這樣做會讓支持者覺得,黨都要反省努力了,甚至邀請你們進決策委員會討論,但時力這個黨很多次都有這種時候,哪一次不是雷聲大雨點小?另外,兩人也提及目前退黨申請正在研擬中,正式退黨將待程序走完。

 

 

記者翁子竣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