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 讓台灣的親中政黨下架,就是對香港的支持
2020.08.13
13:39pm
/ 溫朗東
台灣人透過選票給親中政黨教訓,就是給中國共產黨教訓,就是升高中國赤化香港的成本,也就是給香港人的支持。

 

陳其邁8月12日在台灣蘋果日報刊登全版廣告「KH撐HK」,署名「蘋果讀者」,表達對黎智英、周庭等民主人士被捕的關切,以及對香港民主發展的支持。此舉一出,雖然引發眾多台灣民眾的迴響,亦也有人表達反對:「市長補選跟對港政策無關」、「口惠而實不至」、「無助於港人處境」等等。但我們若從對抗中國共產黨的整體戰略思考,對港的表態依然是正面且有效的。 

 



對中國來說,箝制香港言論自由的成本越大,越會表現得色厲內荏、外強中乾,在找到台階後默默抽手。反之,若是箝制的成本小,全世界包括香港人都不聞不問,中國就會持續把「一國兩制」推動到「一國一制」。 

 

中國共產黨是徹頭徹尾的功利主義者,跟中共講「道義」是對牛彈琴。台灣有些親中份子,天真的以為可以「用智慧跟中國和談」,甚至認為「港人抗爭不夠聰明,硬碰硬自找麻煩」,這些人愚昧的相信,只要對中國低聲下氣,不要激怒中國,就能換來和平跟一定程度的自由。其實對共產黨來說,實力跟利益至上,翻臉跟翻桌一樣。共產黨沒有甚麼「各退一步」,只有「我進你退」。如果共產黨退後了,那是因為他自知實力不足,必須戰略性撤退(長征)。 

 

對付中國共產黨必須讓它利益受損,道德承諾毫無作用 

 

中國容許黎智英、周庭假釋,並非出於法治或仁慈。按照包山包海的「港版國安法」,中國大可將香港民主/本土派人士關到死。容許假釋,是因為箝制成本飆高,美國在被捕事件之後,推特上將駐北京大使館的徽章從「中國北京」換成「北京」,意味著不承認中共對中國有合法統治權;美國並且宣佈在45天後,落實將「香港製造」改為「中國製造」,意味著未來會一步步把香港的經濟特區地位拿掉,讓中國無法透過香港金融體制吸納美金投資、中國高官也無法透過香港洗錢。美國這些舉動,讓中國感到疼痛,不得不放人。 
 

讓中國感到疼痛的還有日本,「釋放周庭」成了日本推特熱搜排行榜第一名,日本各大媒體皆有報導。周庭流利的日文、年紀與外在形象,引起日本人的共鳴。原來,一個生活平凡、外表可愛、熱愛日本流行文化的年輕女生,對自由民主有這麼堅定的意志,能做出這麼大的犧牲。二戰後經歷泡沫經濟的日本,軍國主義被壓抑修正,政治冷感與虛無主義興起。周庭意外的像是火種,燃起日本人對自由民主的價值認同與政治熱情。日本政府非得修正對中國的軟弱態度,以回應日本的民意。 

 

美國、日本、英國以及歐盟對香港議題的關切,讓中國要赤化香港的成本逐漸飆升。讓中國疼痛的還有台灣的政治情勢。台灣人看到香港「一國兩制」的失敗、中國共產黨翻臉不認帳的真面目,讓台灣人無法再相信中共的任何承諾。一旦台灣的親中政治勢力被台灣人徹底唾棄,中國就失去了耗費大量統戰心力的在台代理人。 

 

台灣人透過選票給親中政黨教訓,就是給中國共產黨教訓,就是升高中國赤化香港的成本,也就是給香港人的支持。 

 

政治表態、支持香港的手段不是只有一種 

 

「在台灣撐香港」並不是只有「讓香港人來台灣」這種手段。在台親中派試著用「口惠而實不至」來分化台灣民主抗爭陣營,好像沒有作到一些「他們認定的作法/標準」,就是演戲打假球。這類的分化話術歷年來層出不窮,最近的就是「阿扎爾沒有承諾賣疫苗給台灣就是假交流」,又或是經年不衰的「不敢上戰場就是假台獨」、「在中國有過工作紀錄就是假台派」。簡言之,先樹立一個高標準的目標,沒達到這個目標就是虛假,就不如甚麼都不做。 
 

政治認同的強度是「相對性」的,是比較來的。用絕對標準來討論政治認同毫無意義,只是讓甚麼都不做的偽善者從中解套。你當然可以質疑陳其邁只是選高雄市長,以高雄的市政角度來說,對香港的支持必然有限。但當你這樣質疑的時候,人們同時也會看,國民黨跟民眾黨的候選人在香港議題上又做了甚麼?嫌全版廣告過於無力、只是「做做樣子」?那為何他們「連樣子都做不出來」?他們怕得罪誰?

 

 

圖片來源:陳其邁、李眉蓁、吳益政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