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允執厥中
放.高論
允執厥中
【允執厥中】看到林為洲的遭遇,我必須鄭重做一件事……
2018.08.15
20:07pm
「換柱」時,想的是自己堅信的「大義名分」,多數民眾看到的卻可能是粗糙的程序、高層的權鬥和被操弄的民主。作為一個「製造換柱輿論」者,我是必須承認錯誤,並鄭重、誠心的向洪秀柱道歉。

 

文/楊偉中

 

八月十五日,國民黨中常會預訂要開除林為洲。年底大選的參選登記尚未進行,林為洲表達了參選的意志,卻還沒有登記參選的事實,國民黨竟迅速開鍘,不打算進行最後的協調努力,也不考慮林為洲的政治實力,決心立刻讓國民黨的立院席次再少一席。

 



 

「34席嫌太多」,是國民黨失去政權後,許多網友在國民黨所作所為荒腔走板時的嘲諷,想不到,國民黨這一次是自己告訴社會:「我們的國會席次太多了」。

 

不過,在討論林為洲開鍘事件前,我覺得必須向國民黨曾經的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女士誠心道歉,原因,當然是「換柱」事件。

 

洪秀柱的兩岸統一、一中同表、重啟核電等政治主張與路線,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反對的,不過,看到國民黨任意變更提名辦法、粗暴處理林為洲的方式,讓我開始重新反思了「換柱」這件事。

 

「換柱」前後,身為發言人,我無法參與國民黨最核心的決策,但由於反對洪的政治主張,加上對洪選舉方式的不以為然,我確實在「製造換柱輿論」上,起了一些作用。

 

忽略民眾感受  作為一個「製造換柱輿論」者必須承認錯誤

 

當時,對我來說,「換柱」既符合自己的政治信念,又是按照國民黨自認的「制度」所進行的(由最高權力機關-黨全國代表大會撤銷提名),完全具備「大義名分」。但是,必須承認,這樣的思維忽略了多數民眾的感受。也就是,我在「換柱」時,想的是自己堅信的「大義名分」,多數民眾看到的卻可能是粗糙的程序、高層的權鬥和被操弄的民主。在這個層面上,「換柱」極可能是錯的。所以,作為一個「製造換柱輿論」者,我是必須承認錯誤,並鄭重、誠心的向洪秀柱道歉。

 

我也必須承認,有了「換柱」,當然就可以「拔林」。更有甚者,「換柱」時國民黨中央還自認依照了所謂的「制度」,「拔林」則完全是推翻制度、因人設事。「換柱」還有個「大義名分」(中道本土路線、或是避免立委選情全面崩盤),「拔林」則只見密室協商交易、山頭派系角力、族群政治語言、金權政治傳聞,對國民黨的傷害,不會比「換柱」小。

 

有了名不正、言不順的「拔林」,國民黨的天下豈能不大亂。先前桃園市「換聖」傳聞不斷,連黨部主委都曖昧表態,最後則是楊麗環宣稱脫黨參選。新竹市也傳過要換掉提名的許明財,雖然國民黨發言系統不斷否認,沒想到竟出現了國民黨楊文科和無黨籍謝文進的攜手結盟。

 

民主開倒車  國民黨的民主化仍是漫漫長路

 

換誰、拔誰,主要還是聚焦在選舉。但是「拔林」,還有更嚴重的後遺症。這段時間,國民黨青壯世代立委是同情林為洲的,但是有民意基礎的立委扭轉不了決策,和社會民意嚴重脫節、許多人只想謀取兩岸紅利的中常委們卻成了「拔林」的工具,這一方面是開民主之倒車,另一方面也突顯國民黨青壯派立委在黨內的尷尬處境。「拔林」的實現,清楚說明了國民黨要重生、要脫胎換骨,竟然是如此的困難。

 

林為洲在國民黨的最後一夜,他上了電視政論節目,語重心長的說希望國民黨能上民主化、法制化、現代化的道路。看了這段發言,我還真是哭笑不得。不是林為洲說得不對,而是國民黨創黨之初,就聲稱是為了要實現民主,百年之後,這條民主化之路,竟然還是漫漫長路。至於「現代化」,那是上個世紀、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口號論述,二十多年前,台灣社會就在討論「後現代」,二十多年後,連「後現代」都不流行了,國民黨的青壯派還得要追求「現代化」。

 

嗚呼國民黨。

 

 

照片取自 立法委員林為洲 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