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伍佰翻唱成為現場演出必唱曲目,〈愛你一萬年〉見證歌曲擁有不斷長出新生命的能量
2020.10.26
17:12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從日語歌曲到有英語、國語、粵語三種語言版本在華人社會流傳,新的翻唱又讓它「活化」,〈愛你一萬年〉跟許多歌曲一樣擁有不斷長出新生命的能量

 

去KTV的時候少不得要點幾首可以讓整個包廂一起大合唱的歌曲來炒熱氣氛,不少人尤其是男性的「KTV必唱歌單」中會有伍佰的〈愛你一萬年〉,這首歌不但幾乎人人會唱,歌曲最後嘶吼般唱出的那句「我決定愛你一萬年」更是兼具表現唱功和抒發胸中悶氣的功效。這首歌曲從出現在華語歌壇到現在已經變成歌手伍佰的代表作之一,其間有著一段奇妙的過程。

 



本是70年代的日本暢銷歌曲

 

講到〈愛你一萬年〉這首歌得先從源頭談起,它的原唱是橫跨日本整個70年代至80年代初的超級偶像澤田研二。澤田研二出道時就是長髮造型,後來還常以妖豔狂野、大膽前衛的樣貌出現,在當時保守的日本社會引起很多爭議,也因而受到年輕人的追隨及崇拜,日本到90年代才發展出所謂的「視覺系」歌手,澤田研二也因而被譽為「視覺系始祖」。澤田不是只靠外貌打扮才成為超級偶像的,他曾經在80年代連續9年成為日本單曲銷量冠軍,甚至曾以演唱自身歌曲的法語版打入法國音樂流行榜前10名。〈愛你一萬年〉的原曲是1975年澤田主演的電視劇《悪魔のようなあいつ》(像惡魔一樣的傢伙)中的插曲〈時の過ぎゆくままに〉(任意讓時光消逝),作曲者是大野克夫,推出後在日本大為轟動,蟬聯5周的Oricon公信榜單曲冠軍,成為澤田最暢銷的單曲。這麼一首在日本頗具知名度的歌,卻是以英文的版本在華語社會開始流傳。

 

70年代後期到80年代之間,台灣和香港的創作風氣還沒完全發展起來,因此非常盛行從日語歌曲「取經」,那段時間有眾多的國、台、粵語歌曲,包括鄧麗君〈再見我的愛人〉、洪榮宏〈一支小雨傘〉、譚詠麟〈愛情陷阱〉、梅艷芳〈曼珠莎華〉、張國榮〈拒絕再玩〉等等,都是從日語歌翻唱而來的。澤田研二的另一首歌也曾被劉文正翻唱成〈風〉,在台灣很流行,不過這首〈時の過ぎゆくままに〉卻沒有被台灣歌壇注意到,第一個把這首歌拿來翻唱的是香港的溫拿樂團。溫拿樂團又被稱為「溫拿五虎」,年輕一點的歌迷只知道從該樂團出身的兩位主唱譚詠麟和鍾鎮濤,後來都在歌壇、影壇有輝煌的成績,其實當年溫拿樂團在香港甚至台灣、東南亞都算得上叱吒一方的人物。

 

溫拿五虎英文版被誤認為原唱

 

溫拿樂團The Wynners的前身叫做The Loosers,成立沒2、3年就解散了,1973年要重組時,團員們認定是團名取做「失敗者」才這麼短命,決定改稱「勝利者」,可是「Winners」又感覺太中規中矩,於是把拼音變成了「Wynners」。這一改還真的有效,當時華人音樂圈裡少有以樂團的形式發專輯的,新鮮感加上現場表演的實力,讓他們一出道就大受歡迎,香港兩家電視台還搶著跟他們簽約。溫拿樂團除了因為演出青春勵志電影《大家樂》而出了一張演唱粵語原創歌曲的電影原聲專輯之外,一直是以翻唱西洋歌曲為主,偶爾穿插2、3首原創英文歌,The Walkers樂團的〈Sha La La La〉就被他們唱成了自己的招牌曲。1976年要出《Same Kind Of Magic》專輯時,他們看上了澤田研二前一年在日本大紅的這首歌,請人填了英文歌詞成為〈4:55 ( Part of the Game)〉由鍾鎮濤主唱。這個版本保存了原版著名的電吉他前奏段落,編曲偏向抒情搖滾曲風,加上鍾鎮濤沙啞磁性嗓音的演繹,很受喜歡聽情歌的華語聽眾歡迎,立刻在台港星馬都流行起來。很多人並沒聽過之前的日語版,又在西洋樂壇找不到這首歌的紀錄,誤認為這是溫拿樂團的原創西洋歌曲,現在在一些「西洋老歌」精選合輯CD中,還可以看到有收錄以The Wynners為演唱者之名的這首歌。

 

國語版曾造成翻唱風潮

 

溫拿樂團唱紅〈4:55 ( Part of the Game)〉流傳到台灣之後,台灣樂壇才終於注意到這首歌,1977年,海山唱片請一位作詞者杜莉把這首曲填詞為〈愛你一萬年〉後,交由旗下歌手尤雅演唱。那時候台灣還沒有著作權法,也不太有版權的觀念,只要一首歌被唱紅了,很快就會出現其他歌手的翻唱,〈愛你一萬年〉推出後的反應不錯,各種翻唱在1、2年的時間裡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包括萬沙浪、甄妮、劉文正、鄧麗君、楊美蓮等人都唱了。版權不夠清楚的年代還產生一個怪現象,這首曲不知什麼原因被改了一個歌名叫做〈深情〉,可是歌詞跟〈愛你一萬年〉完全一字不差,於是出現了雖然是同一首歌,但陳淑華、葉明德翻唱的叫做〈深情〉,其他人唱的叫做〈愛你一萬年〉的有趣情況。在香港,英語版的原唱鍾鎮濤於1987年發專輯時,請著名作詞家黃霑填了一個粵語歌詞的版本〈讓一切隨風〉,使這首歌又以粵語版的樣貌在香港紅了一波。不過在台灣,翻唱這首歌的熱潮於80年代後轉淡,只有零星的葉璦菱、李茂山進行翻唱,而大多數年輕人已逐漸認定這是一首「上一輩的人」才會唱的老歌,重新讓這首歌「活化」進入年輕一輩心中的功臣就是伍佰。

 

1993年,伍佰已經以本名吳俊霖出過一張專輯,市場反應普通,唱片公司真言社老闆倪重華深知伍佰的魅力要在現場演出才能發揮,安排他固定在「息壤」、「Live A Go Go」等台北知名Live House演唱作為磨練,果然漸漸幫他打造出「King Of Live」的名聲。導演陳國富當時在籌拍電影《只要為你活一天》,這是一部由林強和葉玉卿主演的描述台北大都會中荒謬瘋狂現象的驚悚片,規劃插曲中有一首是〈愛你一萬年〉,常常去看伍佰演出的陳國富遂指名要由伍佰和陳昇來合唱這首歌。伍佰負責重新編曲,配合電影的調性和他的特長,編出了一種兼具「台味」和「男人味」的藍調搖滾調調,歌曲其實就是把全部歌詞重複唱兩遍,不過間奏有長達1分半的電吉他與鋼琴的激動對話,第二遍演唱末段,暴烈的唱出最後一句「我決定愛你一萬年」,又是一段2分半的電吉他尾奏才結束整首歌,聽(唱)完之後頗有一種淋漓的痛快感。這個版本的表演效果很好,推出後變成伍佰演出必唱的曲目,有趣的是,一開始因為陳昇唱起歌來慢吞吞的調性又喜歡一直唱不下場,合唱的伍佰眼看這首歌該結束卻結束不了,靈機一動在唱到後段時讓樂團加快節奏之外,還帶動現場觀眾跟著節奏一起拍手,希望能催促陳昇趕快唱完,這招當時對陳昇不見得有效,卻變成日後伍佰唱到這首歌時必有跟觀眾互動的「哏」,也反而讓這首歌越唱越長,在他1995年發行的《伍佰的LIVE》專輯中收錄的這首歌現場版已經因此長達9分半了。

 

一首日語歌曲卻在華人社會有英語、國語、粵語三種語言版本流傳,有數十位歌手的翻唱,〈愛你一萬年〉見證了音樂有不斷長出新生命的能量,而優秀的音樂人則能用新元素讓好音樂持續被一代代的聽眾聽見。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及MV畫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