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搖滾鬥士」薛岳逝世30週年,唱出對生命熱愛的〈如果還有明天〉是探討生死命題的經典之作
2020.10.28
18:08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紀念薛岳逝世30周年,11/6~11/8在華山文創園區將舉辦「薛岳30演唱會+紀錄片+紀念展」等系列活動,這也是新一代歌迷可以再度認識到這位第一個將樂團正式推上大眾舞台的搖滾歌手的機會

 

薛岳,一個在華語樂壇留下燦爛卻短暫火花的名字。這個名字對七年級之後的人來說或許有點陌生,卻是台灣樂壇早期搖滾樂和樂團風格的開拓者,他在樂壇6年多的時間裡留下5張專輯,其中有許多精彩傳世之作。今年是他過世30週年,樂壇的朋友們要幫他舉辦系列紀念活動,回顧他的一生對華語樂壇的貢獻之外,更要讓這個名字被年輕一代記住。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大型演唱會

 

1990年9月17日,一場名為《灼熱的生命》的演唱會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當時演唱會風氣不興盛,有一場如此規模的流行音樂演唱會舉辦是難得之事,不過這場演唱會受注目的原因在於,這是歌手薛岳第一次舉辦大型演唱會,也會是最後的一次。就在將近一年前,他被診斷出罹患肝癌,隨著身體狀況越來越糟,他跟老天爺搶時間,錄製了第五張個人專輯《生老病死》並規劃了這場演唱會。唱片製作過程中,他的病情被媒體得知而曝光,因此演唱會在售票之初就表明,隨時可能會因為薛岳的病情而取消演出並退票,讓這場演唱會混合了未知、期待、感傷和遺憾等種種複雜的情緒。當晚演唱會的後台,有醫生、護士帶著氧氣筒和輪椅待命,場外停放著救護車,台上除了他的樂團老班底幻眼合唱團全員到齊,已是發片歌手的馬玉芬、許景淳也為他跨刀擔任「合音天使」。薛岳撐著身體的不適向他熱愛的舞台以及親友歌迷告別,唱到後來已是邊捂著肚子邊唱;最後要唱《生老病死》專輯裡的歌曲〈如果還有明天〉之前,他在台上說,「如果還有明天,我們都要準備做些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你,打算怎麼樣?我相信,我相信,一定有!『明天』一直是一個,美的,兩個字」,唱完後他略帶哽咽的說「讓我們畫下一個美好的句點」,結束了這場之後在華語歌壇留下一頁重要歷史的演唱會,全場觀眾起立鼓掌,久久不肯散去。

 

從鼓手出身踏入樂壇

 

因為生病而受到媒體矚目甚至被塑造成薛岳所說的「一個奇怪的英雄」,絕非他所樂見的,畢竟在6年的職業歌手生涯中,不算是「媒體寵兒」的他也歷經了不少浮沉。出道之前他是一位在俱樂部、西餐廳表演的職業鼓手,偶爾也會唱歌,先後在崔苔菁的電視節目《夜來香》擔任鼓手,以及加入高凌風的秀場演出陣容,讓他接觸到節目製作流程和國語唱片市場,對走到幕前出唱片有了興趣,於是毅然放棄月薪6萬元的打鼓工作投入唱片圈,熬了1年多才在拍譜唱片發行第一張專輯《搖滾舞台》。薛岳想做的是以樂團形式表演的搖滾樂,當時華語樂壇才因為羅大佑、蘇芮的出現,讓搖滾音樂冒出了點苗頭,樂團出道的前例則少之又少,不久前才為同公司歌手鄭怡打造《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專輯而一鳴驚人的李宗盛,臨危授命接下該專輯的製作工作,並創作了專輯同名主打歌。專輯發行的1984年,薛岳已經30歲了,崇尚年輕偶像的媒體和歌迷嫌棄這人怎麼出道就這麼老了,也看不懂排在後面的樂團是要做什麼的,加上唱片公司內部有狀況及薛岳健康出了點問題無法上電視打歌,專輯以「歌紅人不紅」收場。

 

唱片公司把薛岳暫擱一旁,與薛岳相識的音樂人蘇來覺得他就這樣被埋沒太可惜,自告奮勇擬了一個預算案去跟唱片公司提議要為薛岳企劃新專輯《天梯》。蘇來找了校園民歌出身的許乃勝寫下主打歌〈機場〉的歌詞,由幻眼合唱團的貝斯手韓賢光譜曲,以飛機引擎呼嘯聲開場,緊接著重拍鼓聲和吉他聲之後的是薛岳渾厚高亢的嗓音,唱著白話又有畫面感的歌詞「耳邊又傳來陣陣催促的聲音 我只聽到彼此無言的嘆息」,藍調搖滾的曲風中,貫穿著「嘟哇調(Doo-wop)」合音的復古風格,再加上薩克斯風的間奏,是當時華語歌壇從未出現過的特殊曲風。薛岳和團員們也改以復古的西裝造型亮相,相較於前一張專輯,形象更鮮明也符合他們較為成熟的外型。歌曲推出後造成轟動,除了旋律好記好唱,歌詞裡的「過去的記憶是我沈重的行李,不願帶走卻也拋不去」、「像熱帶的人們永遠不懂下雪的冬季」,也被年輕人大量引用。〈機場〉和專輯中另一首歌〈失去聯絡〉都成為華語歌曲的經典之作,薛岳的知名度大開,確立了他搖滾歌手的形象和地位,幻眼合唱團也以在專輯中製作、編曲的表現,獲得唱片公司肯定其實力,在之後願意讓他們繼續以樂團形式錄音及發片。

 

堅持樂團表演理念

 

在薛岳剛出道時,他要上電視節目打歌是有困難的,因為他的長髮造型在那個保守的年代被視為禁忌,第二張專輯頭髮造型剪比較短之後,電視台又都只想邀請他個人去上節目而不是整個幻眼合唱團,不過薛岳一直堅持,如果不是整個樂團去,他就寧願放棄那個曝光的機會。對於以樂團整體來表達音樂理念的堅持也出現在專輯封面上,當時台灣唱片工業只強調歌手個人發展,他與唱片公司妥協,在專輯封面照片中只有他一人現身,不過「幻眼合唱團」的字眼一定要寫在專輯上。1987年,陶曉清找他去新開播的中廣青春網主持節目,在節目要轉換型態時,他為了讓樂團的表演能被更多人接觸到,就把節目改成以樂團的現場演唱會直播為主要內容,兩小時的節目中邀請4個樂團去現場演出,其中兩個是比較知名的團體,另外兩個則是新樂團,在當時鼓勵了不少玩樂團的年輕人,也啟發了台灣的樂團文化。

 

1989年,他因為身體不舒服去做檢查確診是肝癌,治療癒後狀況不好,他突然領悟,世界上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生老病死」的過程中,他不過是少了個「老」,於是開始緊鑼密鼓的策畫第五張個人專輯《生老病死》。這張專輯的風格非常活潑又多元,除了他本來的搖滾曲風之外,還加入他後期喜歡的爵士、放克、藍調的元素,歌詞緊扣著「生老病死」的主題,以更為開闊的視野去探討這個人生課題,其中最沉重、表現「死」的歌曲〈如果還有明天〉,由他樂團界的好友劉偉仁創作。劉偉仁當時27歲,已經因為氣胸、車禍、眼角膜病變等面臨過數次生死交關,寫起這首歌特別有感觸,他當時寫了又哭,哭了又寫,花了7天才終於寫好。薛岳拖著病體進錄音室錄唱,有時唱到一半體力不支昏過去,仍堅持隔天再進錄音室,最後完成了這張華語音樂史上極少數探討生死命題的概念性專輯,〈如果還有明天〉也成為薛岳最後一首留給樂迷的經典歌曲,後來包括張學友、五月天、信、家家、賴銘偉等都曾翻唱過。

 

1990年11月7日,那場唱哭全場的經典演唱會後兩個月,薛岳離開了這個世界,得年36歲。為紀念這位「搖滾鬥士」逝世30周年,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將在他過世的11月7日週末(11/6~11/8),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薛岳30演唱會+紀錄片+紀念展」等系列活動,包括陶曉清、韓賢光、李宗盛、庾澄慶、王治平、馬毓芬、許景淳、黃韻玲等好友都將出席,演唱薛岳的歌曲向他致敬,這也是新一代的歌迷可以再度認識到這位第一個將樂團正式推上大眾舞台的搖滾歌手的機會。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