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90年代初期台灣最紅的男歌手!王傑以「悲情浪子」形象走紅成為另類偶像
2020.11.25
17:49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當時王傑造成的盛況,可說是出什麼專輯都會賣、唱什麼歌都能紅,是少數在台灣及香港都可以跟「四大天王」相抗衡而不遜色的歌手,也是唯一一個以「悲情浪子」形象走紅的另類偶像

 

80至90年代的台灣經濟高速起飛,社會整體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及活力,反映在流行歌壇裡,也就以販售光鮮亮麗形象和主打正面光明樂章的偶像歌手為大宗。在一片高唱著如〈明天會更好〉般的歌聲中,卻有王傑這位歌手反其道而行,以憂鬱滄桑、生活過得好像沒有明天似的形象出道,反而異軍突起,在90年代初期創下歌壇的驚人奇蹟。

 



青春期流離顛沛形成憂鬱性格

 

王傑的「人設」不是被唱片公司憑空塑造出來的,而是源自於他成長過程的顛沛流離。他的父親王俠和母親許玉都是香港邵氏電影公司的演員,他從小跟著父母在片廠當童星參與多部電影演出,本來還算平順的生活,在12歲父母離婚後出現重大改變,被送去寄宿學校無人聞問,只能靠老師資助及做學校的清潔工來賺取學費。中學畢業後他回到台灣到處打工過活,這期間,他「英雄救美」對一位在街頭被小混混欺負的女孩伸出援手,對家庭有強烈渴望的他,很快就與這個女孩相戀結婚生了一個女兒。為取得台灣的居留身份,他入伍在金門當了三年的海龍蛙兵,退伍後,發現老婆早已拋下女兒失聯,為了賺錢養活女兒,他一天最多兼4份差,從快遞員、油漆工人、餐廳侍應、酒廊歌手到計程車司機、特技演員無所不做,收入不穩定也居無定所,甚至曾經帶著女兒露宿街頭,才20出頭的他經過這些磨難,性格早已鬱鬱寡歡,外貌也滿佈歷經風霜的痕跡。

 

在中學曾被羅馬尼亞籍音樂老師特別指導歌唱技巧的他,也曾零星創作歌曲,透過朋友的引薦,他把試唱demo寄給音樂製作人李壽全,李壽全聽到他獨特的聲線與唱腔覺得很有魅力,立刻把他簽了下來,據說李壽全曾帶著他去滾石唱片找李宗盛,李宗盛聽完認為這個人這樣唱歌不會紅而拒絕,李壽全後續才又找上飛碟唱片談定發片事宜。既然王傑從外貌到嗓音都是一派滄桑悲情,李壽全也決定在他製作的王傑首張專輯裡不跟隨當時流行的正面輕快曲風,其中一半的曲是王傑的創作配上洪光達、陳樂融的詞,另一半則是齊秦「虹樂團」鍵盤手王文清創作的詞曲。那時候,有一部由張艾嘉、王小棣執導,張艾嘉、張曼玉主演的三段式愛情電影《黃色故事》,看上專輯中的歌曲〈一場遊戲一場夢〉想當作插曲,這首歌就被設定成第一波主打歌及專輯名稱。負責專輯包裝行銷企劃的飛碟唱片企劃總監陳樂融,大膽寫出「昨日的浪子,今日的巨星,明日的傳奇」這句slogan,為王傑貼上一個鮮明的標籤,當時對一個新人來說未免顯得狂妄,沒想到這句話還真的準確成為王傑音樂生涯的寫照。

 

漂泊浪子翻身成為巨星

 

1987年12月19日發行的《一場遊戲一場夢》專輯,上市不到一個月就遇上蔣經國總統過世,全國進入國殤時期暫停娛樂活動,電視上的宣傳打歌也無法進行,本來王傑以為這是他充滿磨難的生活裡再一次遇上壞運氣,可是他滄桑又極具故事感的嗓音居然十分對聽眾胃口,光是靠著口碑相傳就讓專輯衝出高銷量,一舉登上中廣「知音時間排行榜」冠軍,於短短三個月內賣破70萬張,在整個東南亞更賣破100萬張。〈一場遊戲一場夢〉在當年稍晚的金馬獎獲得「最佳電影插曲」又延續了一波熱潮,歌曲在KTV裡更是成為點播冠軍超過一年,橫空出世的王傑頓時成為大街小巷都知道的名字,他招牌的牛仔褲、皮衣、夾克裝扮,更成為當時每個自詡為「浪子」的男生的標準裝扮。

 

飛碟唱片趁勝追擊,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推出第二張專輯《忘了你忘了我》,銷量馬上破40萬張,成為台灣1988年「十大暢銷唱片」冠軍,主打歌〈忘了你忘了我〉及與葉歡合唱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在台灣、星馬的音樂排行榜都蟬聯數週冠軍,尤其在馬來西亞,兩張專輯均突破雙白金,是當地罕見的銷量紀錄。1989年的第三張專輯《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銷量再創新高達50萬張,這一年他和同公司的張雨生合拍電影《七匹狼》,票房直逼6千萬大關,連進軍香港的首張粵語專輯,都有銷量破5白金的佳績,造成香港樂壇轟動。除了國語、粵語歌,他也唱起了英文歌,拍電影、電視劇之外,演唱會和廣告代言都沒停過,當時王傑造成的盛況,可說是出什麼專輯都會賣、唱什麼歌都能紅,是少數在台灣及香港都可以跟「四大天王」相抗衡而不遜色的歌手,也是唯一一個以「悲情浪子」形象走紅的另類偶像。

 

王傑的聲音極具辨識度和感染力,唱到高音處又充滿穿透力,因此歌曲也多半設計以較多的高低起伏來展現他豐沛的情感。他的歌曲名稱除了很口語化之外,還喜歡以較長的字數來展現獨特的滄桑愛情觀,像是〈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別讓明天的太陽離開我〉、〈忘記你不如忘記自己〉、〈你的名字寫滿在我心裡〉、〈我依然在你熟悉的地方等你〉等等,也成為當時很多男生用來表白的金句。只是,悲情久了聽眾到底還是會膩,對於事業成功、意氣風發的他還是重複唱著那些悲涼滄桑也多少會不以為然,加上歌曲旋律一直是差不多類似的曲調,經過4、5年後專輯銷量已顯疲態,王傑的身體也因不堪負荷大量工作而出現狀況,再婚的他與妻子移民加拿大後,漸漸減少發片及曝光。2000年後他在香港復出發專輯,成績已無法與全盛時期相比,後期更傳出被同行所妒而下毒弄啞他嗓子的奇怪新聞。歷經許多是非紛擾,王傑2017年宣告要結束歌手生涯,隔年五月天樂團邀請他來台灣參加《超犀利趴》並且和阿信同台合唱,這場活動也成了他為眾多聽著他歌曲成長的五、六年級生帶來的告別演出。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