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我們不完美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反思罪惡在身邊
2019.04.18
10:07am
/ 林楚茵
李大芝氣憤地找宋喬安理論,批判她不考慮加害人家屬也有活下去的權利,「你們媒體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當新聞一則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的新聞被報導,對當事人造成了傷害,這算不算是一種罪?

 

無差別殺人犯讓廣大群眾暴露在生命威脅之下,殺人是一種罪;面對精神病患的不確定性,大眾常將恐懼轉換成排斥,歧視是一種罪;在上網吃到飽的時代,網路匿名謾罵隨處可見,霸凌是一種罪;殺人、歧視、霸凌,這些「罪惡」離我們很遙遠嗎?其實不然,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透過一樁無差別殺人事件提醒我們,好人是什麼?壞人什麼?有標準答案嗎?而我們與惡的距離,可能很近!

 

 



習以為常頭條卻發生在媒體人身上

 

以媒體記者為主角的電視職人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每集都從一則電視新聞開始,戲劇開場是一樁戲院隨機殺人案,女主角宋喬安是媒體高層也是隨機殺人事件的受害者家屬,隨機殺人犯槍殺了媒體高層的兒子。更諷刺的是,殺人犯的妹妹李大芝(李曉文)陰錯陽差成為她的屬下。曾經,是她習以為常的社會頭條新聞,如今,卻血淋淋發生在她身上。

 

戲劇就是要充滿張力,為了追求獨家,媒體主管的宋喬安派人跟蹤李大芝,成功拍攝到隨機殺人犯李曉明伏法後,他的父母與妹妹辦理後事的畫面,甚至連住家畫面都被曝光。新聞播出後,李大芝氣憤地找宋喬安理論,批判她不考慮加害人家屬也有活下去的權利,「你們媒體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當一則新聞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的新聞被報導,對當事人造成了傷害,這算不算是一種罪?身為被害者家屬的媒體高層,反過來用新聞當武器,用「知的權利」曝光加害者親人時,女主角宋喬安是好人還是壞人?

 

殺了一個死刑犯不會讓悲劇消失

 

「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不斷透過戲劇反思,隨機殺人犯是罪人,不一定是壞人;自以為是的正義,也不一定是好人。所以,編劇設定了一位人權律師王赦,即使他被憤怒的家屬潑糞、被家人誤解,也要擔任殺人犯的辯護律師,王赦說,「殺了一個死刑犯不會讓悲劇消失,只有找到真正的原因,才能杜絕」。站在不同的立場可能都會有不同的想法,但大眾很容易以自己的角度去評斷、臆測一個「社會案件」,進而造成謾罵、誤解,甚至是網路霸凌。

 

田野調查做足兼顧視覺滿足

 

「我們與惡的距離」無疑是2019年春天討論度最高的台劇,從演出卡司能邀請到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等台灣一線演員主演,到戲劇場景中,電視新聞製播過程與新聞現場多台SNG聚集的場面,確實是國內少數大手筆的製作,由公視、CATCHPLAY與HBO Asia跨平合作,以及政府前瞻計畫的挹注,讓「我們與惡的距離」有足夠的製作成本與外國影集抗衡,精緻戲劇畫面讓觀眾視覺上獲得滿足,每集片尾滿滿感謝名單可以看出編劇呂蒔媛投注大量心力在「田野調查」,訪談記者、律師,精神科醫生與思覺失調症病友與家屬,讓觀眾更能用同理心走入戲劇情境。

 

也許是被害人與加害者是故事主軸,也可能是人物主角職業是律師、記者與醫生,「我們與惡的距離」節奏明快,讓人忍不住一集接一集,但觀賞時的心情是沈重的,劇中不斷讓觀眾反思「壞人與罪人」的差別,在「罪與罰」的討論間,多了教條,也少了看戲的娛樂感。

 

韓劇皮諾丘藉「打嗝」輕快鋪梗

 

但就如同女主角宋喬安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知名台詞,「觀眾只有七歲的智商」,我劇用「思覺失調症」來探討台灣社會問題,凸顯大眾對精障病友的歧視。但是嚴肅的題材,要引發廣大回響,戲劇張力與娛樂元素是不可避免的,除了男女主演要是俊男美女,主角的感情線也是必要的調劑。跟「我們與惡的距離」題材接近,同樣以「電視新聞記者」為主題的2014年韓劇「皮諾丘」,找來李鍾碩與补信惠主演,不同的是韓國編劇是以「皮諾丘症候群」來營造戲劇梗,因為「皮諾丘症候群」患者不能說謊,這樣的人格特質,正好用來鋪陳新聞工作必須追求真相,不能說謊的重要元素。

 

 

 (圖片:韓劇讓罹患「皮諾丘症候群」的女主角說謊就無法停止打嗝)

 

韓劇讓罹患「皮諾丘症候群」的女主角說謊就無法停止打嗝,面對新聞女主角無法說謊、面對真相女主角無法說謊、面對愛情女主角同樣無法說謊,「一個嗝」讓探討韓國社會「官官相護」問題的「皮諾丘」,不至於過度沉悶而逼走「智商只有七歲」的觀眾,也讓這部戲劇不只在韓國創下收視佳績,也成功銷售到國際市場。「我們與惡的距離」在台灣引爆話題,連中國網友也好評如潮,怎麼讓台灣戲劇趁著這波熱潮,持續攻佔更大的海外市場,也是政府在投入資金補助下,必須思考的問題。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SBS官網

 

林楚茵
資深媒體人。採訪了四次總統大選,以及多場立委與地方首長選戰。心中最愛「美食與旅行」,長期關注韓流與日劇,時尚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