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瑞不可擋
放.高論
瑞不可擋
【瑞不可擋】台灣錦衣衛:國民黨的神秘部隊政戰特遣隊
2019.08.13
14:25pm
/ 王瑞德
國人僅知台灣擁有憲兵特勤隊、涼山特勤隊、海巡署特勤隊和維安特勤隊等特種部隊,卻不知道國民黨曾利用國軍一枝神秘部隊,真正扮演起執行秘密任務的錦衣衛角色,那就是政戰特遣隊。

 

最近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除了鎮暴部隊以摧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布袋彈攻擊香港市民,造成一名女子右眼失明外,還衝出上千名有別於穿黑衣參加遊行的暴徒,分著白衣丶藍衣手持藤條和球棒的歹徒,無差別攻擊路旁丶地鐵民眾,當時媒體報導包括香港四大黑幫組織十四K丶新義安丶和勝和,及俗稱水房的和安樂,在香港中聯辦的指使下,故意攻擊香港市民以營造恐怖氣氛試圖壓制抗議人士。

 



但是越來越多證據顯示,除了利用香港四大黑幫攻擊市民外,被懷疑是中國公安或香港年輕警察,將制服一脫穿上便服,搖身一變利用香港黑社會做為掩護,直接加入攻擊香港市民的行列。

 

這樣的場景,在台灣民主發展史中也曾經見過,中壢事件丶美麗島事件中,都有便衣軍警隱身暴徒之中,故意挑起暴力衝突,最後形塑民主抗議人士成為暴民,甚至演變成國際矚目的美麗島大審。

 

執行秘密任務的錦衣衛就是政戰特遣隊

 

國人僅知台灣擁有憲兵特勤隊丶涼山特勤隊丶海巡署特勤隊和維安特勤隊等特種部隊,卻不知道國民黨曾利用國軍一枝神秘部隊,真正扮演起執行秘密任務的錦衣衛角色,那就是政戰特遣隊。

 

政戰特遣隊仿效美國綠扁帽部隊,起初像電影實尾島風雲一樣,徵調人高馬大不怕死甚至重刑犯加以訓練,並投入越戰期間著名的胡志明小徑進行偵察,由於美國人人高馬大,南越士兵缺乏專業訓練,所以台灣在美軍要求下,派出政戰特遣隊成員深入偵察,只監控不接戰,成功將北越士兵一舉一動回報美軍。

 

不料在一次偵察行動中身分曝光,雙方接戰,雖殺了一些越共,但也造成一名成員死亡,雖將死者屍體扛回,但因北越向國際指控台灣介入越戰,我方除名義上否認之外,只好將所派出的政戰特遣隊成員撤回台灣。

 

重新整編的政戰特遣隊,不再任用重刑犯,一律改以新聞科糸或師專丶師範生為主,因為腦筋靈活,但是拒絕政治系畢業學生,因為容易有自己的政治思想,在施以魔鬼訓練:二小時各做完標準的五百個伏地挺身丶五百個交互蹲跳丶五百個仰臥起坐和仰臥弓身,加上山訓丶傘訓丶海訓丶寒訓,利用周邊物品製造急造爆藥和三十秒鐘開三種鎖的工夫,並學會跆拳丶擒拿等武術,特別重視早晚一萬公尺跑山路,訓練出一批戴眼鏡丶外表斯文卻深藏不露的藍波外加007。

 

這一批原本應該訓練做為敵後作戰的特戰菁英,卻在反共復國的國光計劃胎死腹中之後,被當時執政的中國國民黨轉而利用成為對付當年黨外民主人士的利器。


經過天堂路考驗,就奉令開始穿便衣丶蓄長髮的政戰特遣隊員,開始配合警備總部行動,除了逮捕可疑份子外,並以文化工作小組名義,配合搜索查扣當年盛極一時的黨外雜誌,為了鼓勵這一批特遣隊員,除了每個月的特戰加給外,早餐吃的是鮮奶漢堡,每天出勤還加發二百元的置裝費,凡查獲一本黨外雜誌違禁品,發給十元獎金,有位特遣隊連長因為查獲到一整間工廠,甚至拿獎金買了一部全新的自小客車。

 

執勤時軍警憲不得刁難成台灣錦衣衛

 

由於任務特殊,為免執行勤務時遭遇阻力,還加發出勤者一張免死金牌,執勤時軍憲警不得刁難,否則軍法從事,真正成為台灣的錦衣衛!

 

不料卻因當年海外黑名單人士一再闖關,除了警備總部負責捉人外,特遣隊員奉令剪斷海外人士造勢會場的燈光,迫使造勢晚會中斷,作夢也想不到,這一位奉命破壞的特遣隊員並沒有使用大剪刀,竟然使用指甲剪!


第一次用指甲剪破壞時,因為電線未斷,現場燈光消失又恢復,黨外人士驚覺有異,巡查結果竟然發現這一位特遣隊員,他拔腿狂奔,仍被眾人團團圍住毆打,要命的是從他身上搜出營區出入證,警方為免事態擴大將他押往分局,數千民眾包圍分局要求警方交人,警方最後趁半夜將他化妝成警員偷偷從後門放走,軍方並火速在當天立刻幫他辦理提前退伍,事後再以軍中查無此人搪塞,才弭平這一場紛爭。

 

除此之外,隨著偷渡大陸客被逮捕人數日增,又不好管理,便派政戰特遣隊員進駐收容所查獲大陸偷渡客的靖廬負責管理。

 

而國民黨每逢選舉年,也派出政戰特遣隊員負責造冊選舉人名冊,在那個黨國不分,連軍中都設有國民黨黨部的年代裡,沒有人會認為有何不妥之處。

 

台灣在解除戒嚴後民主並沒有突飛猛進

 

台灣在解除戒嚴後,民主腳步並沒有突飛猛進,軍中丶警方依然設有國民黨黨部組織,政戰特遣隊改稱政治作戰連,除了三十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原本差一點將被空投中國從事敵後作戰,因為沒想到中共竟然真的以衝鋒槍和坦克車,血腥屠殺大陸年輕學子,在最後關頭空投計劃喊卡。

 

但是當年國民黨將共產黨和台獨視為同樣的敵人,許榮淑有意競選台中市長時,原本來勢洶洶,軍中高層竟親赴政戰特遣隊,表示將安排假身分投票,再將延遲引爆裝置放進投票箱,時間算準開票前後起火爆炸燒毀票箱,藉此引導選民暴動,並設法將選民帶到台中火車站前廣場,煽動群眾情緒,促使投票無效丶設法拖延台中投票日期。

 

但是軍方的如意算盤,卻因國民黨在投票前一晚突然無預警喊卡而胎死腹中!

 

至於在台灣沒有司法警察官身分,卻一直從事秘密任務的政戰特遣隊,直到1999年才正式解編,從台灣國軍組織中煙消雲散。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王瑞德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丶新新聞副總主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