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病床難求中國導演一家幾遭「滅門」 好友批噤若寒蟬者:沉默亦是庸俗之惡!
2020.02.17
11:39am
/ 放言編輯部 胡家銘
常凱好友、紀錄片導演王久良叮囑,兄弟一路走好!就當你的父母在天堂還是需要你們子女陪伴,就當你們姐弟太孝順不忍讓你們父母孤獨⋯⋯群山為墓臥冤魂,長歌當哭祭兄弟。並註記著:「我將永遠銘記你的名字:我上舖的兄弟——常凱!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來世還是同學,還是兄弟!」最後,他也暗自批判,直指那些僅僅因為怕被封就噤若寒蟬的人,你們的沉默亦是庸俗之惡!

 

武漢肺炎在中國瘋狂肆虐,湖北疫情最為險峻。湖北電影製片廠音像部對外聯絡主任、導演常凱,於2月14日因感染武漢肺炎去世。據悉,常凱的雙親才分別在1月27日與2月2日病逝,而常凱則與姐姐一起在14日同一天撒手人寰,幾近「滅門」,目前僅剩仍在病中的愛妻,以及遠在英國的兒子存活;而常凱的好友、亦是紀錄片導演的王久良在悼念之餘,也批判那些僅因為怕被封就噤若寒蟬的人,「你們的沉默亦是庸俗之惡!」

 



根據中國媒體《新京報》報導,導演常凱任職於湖北電影製片廠,並擔任音像部對外聯絡部主任,因罹患武漢肺炎醫治無效,於2020年2月14日4時51分在黃陂人民醫院逝世,訃聞哀悼:「他的病逝,使我廠失去了一個優秀幹部,我們深表哀痛。」

 

此一消息傳出,網路上更盛傳常凱的遺書內容,大意為,除夕之夜遵從政令,撤除豪華酒店的年夜宴與家人在家吃團圓飯。殊不知年初一父親發燒咳嗽,呼吸困難,送至多家醫院救治,卻都被告知「一床難求」,只好回家自救,數日後仍回天乏術,多重打擊之下,母親身心疲憊,免疫力盡失,亦遭烈性感染,隨老父而去。


此外,遺書中還提及,「無情冠狀病毒亦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常凱在最後敬告親朋好友及遠在英國的兒子:「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另中國媒體引述「常凱同事」的說法,指常凱父親是2月3日凌晨去世於家中,而2月2日當地社區還派人去探望過常凱父親,但一切發生太快,來不及救治,母親隨後被收治進武昌醫院,但在2月8日逝世,而常凱自己則是2月4日身體不適,2月9日傍晚被送進黃陂區人民醫院。

 

而常凱學生時代同室的同學,也是紀錄片導演的王久良,得知此事也發布長文悼念,感嘆僅十七天一家四口就遭遇了「滅門之災」,並稱:「冤屈的靈魂飄浮在陰霾籠罩的武漢天空之上,如此人間悲劇令人心痛崩潰,讓蒼天無言解答!」


王久良回憶,30年來的點點滴滴,如碎片、更像電影一幕幕的那麼的模糊而又清晰。他表示,當年與常凱每天清晨,在相同的時間騎自行車到中華路碼頭乘輪渡過江,一上岸我們總是來一場自行車越野賽,十幾公里的路上堪稱型男的你總能甩我一大截;畢業後,我們只要小聚,都會提及我們的越野賽,還有武漢大學牌坊下那一家早餐店裡的熱乾麵,還有豆漿、面窩。

 

王久良進一步提到,自那之後,我們偶爾小聚時話題中永遠離不開那段人生芳華中的點點滴滴,再小聚已是稀疏的頭髮。王久良無奈地說:「你匆匆的走了,讓人猝不及防。一整天我模糊的雙眼中,卻清晰的看見你在我前面,一邊飛快的騎著自行車,一邊大喊我的名字,逆光裡你迎風飄逸的長發,是那樣的充滿青春的荷爾蒙,那自行車清脆的鈴聲還有你的呼喊聲,在我混亂不堪的大腦中,是那樣的清晰,揮之不去⋯⋯。」

 

王久良也叮囑常凱,兄弟一路走好!就當你的父母在天堂還是需要你們子女陪伴,就當你們姐弟太孝順不忍讓你們父母孤獨⋯⋯群山為墓臥冤魂,長歌當哭祭兄弟。

 

並註記著:「我將永遠銘記你的名字:我上舖的兄弟——常凱!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來世還是同學,還是兄弟!」

 

最後,王久良也暗自批判,直指那些僅僅因為怕被封就噤若寒蟬的人,你們的沉默亦是庸俗之惡!

 

 

圖片來源:擷取自《巴士的報》、微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