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鄭媽媽告別式「萬人弔念」、蔡英文親自出席… 鄭文燦不捨:政治上遇到挫折,阿母還是溫暖如昔
2020.07.04
12:35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在每一個深夜,鄭文燦跑完行程下了車,都會看到阿母準備好的衣服、熱食,「阿母以母愛為後盾,給我滿滿的支持,我深深覺得,我就是平凡家庭所能代表最大的力量。」那一夜,他輸了選舉,卻贏得桃園的人心,奠定四年後翻轉桃園的基礎。

 

桃園市長鄭文燦的母親鄭邱碧回女士安詳辭世,享壽85歲,今(4日)在八德家鄉空地舉行告別式。網路上登記參與出殯追思的各界團體「近萬人」,藍綠政要都來到公祭送鄭媽媽最後一程,總統蔡英文不僅親自出席還擔任治喪委員會主委,副主委也是重量級的:副總統賴清德、前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長蘇貞昌、立法院長游錫堃、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也到場致哀。

 



 

 

鄭邱碧回女士育有7名子女,鄭文燦排行第五,事母至孝,5月30日鄭邱碧回在家中安詳辭世,兒女都隨伺在旁、萬般不捨。鄭文燦在訃告中以「給天上的阿母」為題撰文追思,他表示,阿母的少女時代就在桃園紡織廠當女工,永遠是最肯吃苦的無聲媳婦。「阿母與我感情很好,我想起兒時陪伴阿母去社區買菜,換取學校營養午餐的費用,想起家中米缸沒米時,陪阿母去鄰居家賒借的場景。」

 

「我從阿母身上學到了耐操的本領,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都勇於面對。」1990年代,學生運動的浪頭上,鄭媽媽從電視上看到鄭文燦,報紙上斗大的標題,讓她有源自白色恐怖的不安。雖然鄭媽媽天生就很有台灣意識,她知道鄭文燦在追求對的價值,但是一顆心懸著,不知道兒子是否能夠安然,這樣的日子貫穿了他的學生時代。

 

鄭文燦的家庭沒有政治背景,30歲時決定返鄉參選桃園縣議員;在沒有奧援的條件下,一步一腳印,他第一高票當選,踏上政治這條路。自他擔任公職後,鄭媽媽沒有改變原來的生活,她對鄉親友善親切,人情義理、是非對錯卻都心中有一把尺。人生的磨難,賦予鄭媽媽難捨能捨的智慧,鄭文燦也繼承了阿母的特質,沒有什麼是看不破的關卡。

 

「我在政治上遇到挫折,卸下職務回到老家時,阿母還是溫暖如昔。」2009年,鄭文燦臨危受命參選縣長,要在2個月內承擔不可能的任務。鄭媽媽默默拜託所有她認識的人,連半世紀前一起工作的女工班員,她也一個一個找回來。鄭文燦以勇氣挑戰百年政治世家,被當作以卵擊石。

 

 

在每一個深夜,鄭文燦跑完行程下了車,都會看到阿母準備好的衣服、熱食,「阿母以母愛為後盾,給我滿滿的支持,我深深覺得,我就是平凡家庭所能代表最大的力量。」那一夜,他輸了選舉,卻贏得桃園的人心,奠定四年後翻轉桃園的基礎。

 

「阿母是民意的雷達,在我擔任市長後,她總是給我第一手的資訊。」鄭媽媽喜歡去菜市場買菜、廟宇參拜,到社區據點與人互動,她告訴鄭文燦,「人民的眼睛很亮,嘴巴很利,凡事不能只有想好的,也要想壞的,凡事都要留餘地。」鄭媽媽沒有深奧的政治哲學,她的出發點就是每一張選票都會說話。

 

「生命的黃昏,也是阿母與我們最美好的記憶。」7位子女與鄭媽媽的家連在一起,鄭文燦認為,無數的親情互動,是他們子女的福氣。「我們還有很多話想對阿母說,卻來不及;阿母,做您的子女是幸福的,來生來世,我還是選擇做您的兒子。阿母,您沒有遠離,我們永遠思念您。」

 

 

資深編輯周玉蔻/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