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是嘻哈歌手、唱跳歌手還是創作歌手?難以被定義的潘瑋柏用作品說話
2020.07.28
18:03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出道19年,潘瑋柏經歷過許多「衰事」和是是非非,也有人對他的定位有所質疑,向來低調的他,對這些不多解釋也不去「戰」,他只用作品說話

 

歌手潘瑋柏昨天突然在微博報喜訊,宣布他有了可以共度下半生的另一半,已正式展開家庭生活,洋溢幸福感的好消息瞬間霸占各大媒體版面。其實這消息也非完全來得突然,畢竟潘瑋柏與空姐女友的緋聞已經傳了兩三年,只是新聞一回顧,大家才驚覺39歲的他竟已歷經了起起伏伏的19年演藝生涯。

 



說起來潘瑋柏在演藝圈是一個有點奇特的存在,要說他是歌手,他其實是以主持人(VJ)和演員身份出道,還曾經以戲劇演出拿下金鐘獎最佳男主角,但他又的確維持著每一兩年就發一張專輯的頻率,最近已經要出到第12張了。稱他為嘻哈歌手,他似乎與一般印象中的嘻哈歌手氣質大為不同,可是嘻哈也確實是他的音樂中的重要元素,他還當過三季嘻哈饒舌選秀節目的導師。有人把他歸類為唱跳歌手,也有人叫他創作歌手,唱跳和創作都是他身上扎扎實實存在的才能,不過很多人覺得這兩個標籤彼此之間是矛盾的,會創作的人為什麼還要唱跳?這樣看來,他應該是多才多藝又多方面發展得順風順水的吧,但是他卻有眾多出名的「衰事」:金鐘獎史上只有他這位「視帝」得了獎還被慘罵到不如不得;好不容易可以相隔5年後再於台北小巨蛋開唱,卻前一晚彩排摔破頭造成長達17公分的大傷口而不得不取消;靠著大陸綜藝節目讓事業正要攀升,卻因為流感引發肺炎,進加護病房住了一星期,還一度傳出病危。也就是因為有這種種的爭議和經歷,才讓潘瑋柏把上一張專輯命名為《異類》,喊出了「異中不求同,就自成一類」的想法。

 

(潘瑋柏《異類》專輯的概念十分明確) 

 

 

音樂生涯三個時期各有風格

 

回顧潘瑋柏的音樂軌跡,可以粗略分成三個時期,初期的前四張專輯,整體概念、曲風都是由唱片公司企劃和製作人主導,但潘瑋柏從一開始就展現出他在饒舌方面的功力和創作才華,寫出大部分的饒舌歌詞,而且在美國出生受美式教育長大的他,除了英文詞寫得好,中文造詣也讓當時的製作人王治平大為讚賞。他的饒舌歌詞完全不走憤世嫉俗、幹譙人的風格,都是很輕鬆自然地講述生活和心情,而清晰的唸唱口條和flow,讓人不用看歌詞也聽得懂,這些都打破大家對饒舌的印象。這時期的曲風以翻唱韓國風格的節奏藍調加嘻哈為主,輕快、流行度高,很快地就傳唱開來,包括〈壁虎漫步〉、〈我的麥克風〉、〈愛上未來的你〉、〈快樂崇拜〉都是這時期的代表作。這幾張專輯中還擅長融合經典西洋歌曲的元素,像〈Just When I Needed You Most〉、〈If I Can’t Have You〉、〈Do That To Me One More Time〉都是以新創的饒舌曲調片段搭配同名的西洋老歌副歌段落,〈太想愛你〉則是取樣了80年代經典樂團Spandau Ballet〈True〉的節奏和吉他旋律,讓潘瑋柏那種奔放不羈的ABC歌手調調更為突顯。

 

(潘瑋柏首張專輯《壁虎漫步》就大受好評)

 

到了中期,潘瑋柏逐漸參與到整張專輯的概念設定和音樂製作的工作中,製作人紀佳松開始成為他固定的合作夥伴為他奠定這時期的風格,他也跟著紀佳松學習作曲的技巧,所以這時期除了歌詞之外,慢慢有一些歌曲創作出現潘瑋柏的掛名。這時期的專輯比較有潘瑋柏自身的想法和意念表現出來,代表歌曲包括〈反轉地球〉、〈雙人舞〉、〈UUU〉等,曲風變成偏電音舞曲和抒情歌曲,饒舌的比重則大幅減少。不過或許是還未找到自己的創作風格,市場偏好的口味也有改變,這時期有被大規模傳唱的歌曲少了許多。至於近期的兩張專輯《王者丑生》和《異類(illi)》則可以說是到了潘瑋柏的成熟期,很明顯地看出專輯的概念完全就是他本身的想法,專輯中有八、九成的詞曲創作都是由他親自操刀,也可以感受到他對自製的作品更有信心了。或許受到現場演出大為盛行的影響,多首歌曲感覺是為現場演出的效果而打造,饒舌在其中的比例也大幅回歸。

 

嘻哈饒舌音樂成了現在的主流,有粉絲在網路上說「潘瑋柏十幾年前就把嘻哈音樂帶進主流市場了」,這事不同人自然有不同看法,甚至有人覺得潘瑋柏的饒舌那麼「軟」也不夠辛辣,算得上饒舌嗎?很多人回想起三年前的《中國有嘻哈》,也只記得創造出流行語「你有free style嗎」的吳亦凡,和「我覺得不行」的張震嶽及MC HotDog,完全不記得另一組的導師是潘瑋柏。向來低調的他,對這些爭論是非不多解釋也不去「戰」,他只用作品說話,在與女歌手袁婭維合作的單曲〈Moonlight〉裡,他說:「Mama told me don't be trippin over haters hatin, Its love and peace and respect, the motto all we chasin(媽媽告訴我別在乎嫉妒跟酸民,愛、和平、尊重才是我們追求的座右銘)。」

 

 

圖片來源:潘瑋柏臉書、翻拍《壁虎漫步》、《異類》專輯封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