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比晶晶體還好笑的是柯P搖擺體
2019.08.29
14:44pm
/ 黃麒儒
中英文夾雜的晶晶體還不會那麼定義模糊,純講中文卻用文字繞來繞去,不正面回答問題,這才是令人討厭的政客,難怪柯文哲市長人氣會下滑、粉絲直直落,柯市長的支持度僅剩韓國瑜市長的一半,真正的問題在柯氏搖擺體。

 

前幾天美國總統川普發推特文,要提高現有的對中國關稅百分比,原來已經課徵的2500億美元商品,從25%的提高到30%,原來預定實施的3000億美元部分從10%調高到15%,之後,談到美國經濟問題時,又第一次直接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從一向稱呼為「好朋友」變成「敵人enemy」。這是第一次,也引起各家媒體解讀川普決心對中國貿易戰再下一城。

 



人民有不表態的自由但政治人物沒有

 

最近台灣政壇引起話題的則是韓國瑜市長到美國商會演講,因為演講中英文夾雜,被笑稱為晶晶體。所謂的晶晶體,是首都客運千金,台灣名媛李晶晶當時接受國際著名雜誌《Vogue》專訪時,採用中英文夾雜的方式受訪,因而一夕爆紅。

 

但名媛是一般人民,她有表達的自由,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無可厚非。不過,以一個高雄市長及國民黨正式提名的總統參選人而言,美國又是我們最重要的友邦,這樣的表達方式,是有失水準的,要嘛以國家語言全程演講,這美國人必然尊重,要嘛以英文全程演講,展現被邀請作客的誠意,晶晶體就很難用希望場面輕鬆來自圓其說。畢竟人家是因為你可能成為台灣總統而邀請你來的,該有的總統格局必須展現出來,這是爭大位的態度,否則被傳說沒有準備好選總統,並不意外。

 

除了晶晶體之外,最近因為成立台灣民眾黨,以及一連串對蔡英文總統的攻擊言論,加上跟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搞結盟的操作,這整個政治算計之醜陋,與以前對財團的輕蔑態度落差之大,使得支持度直直落的柯文哲市長,也是最近重回媒體焦點的重要討論對象。柯文治的人氣下滑,除了民調老是第三甚至第三之外,他的臉書退讚運動,更是不到兩個禮拜掉了12萬粉絲,堪稱台灣政客裡的另類奇蹟。而跟他競選連任選前一樣,這次他又找上網路直播名人館長陳之漢,上直播試圖解釋自己的言行來挽救人氣。

 

柯氏搖擺體越直播越說不清

 

柯文哲市長在上館長直播前,另外陷入與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的答嘴鼓,蔡衍明自己也開了直播頻道,要柯文哲大聲說出誰是紅煤、跟他還有中國國台辦是什麼關係,甚至加碼說柯文哲跟他密會十多次,並說柯文哲跟國台辦關係比蔡衍明還熟。柯市長是怎麼回應的呢?對於紅煤,柯市長不敢直接收,回答全台灣都知到旺中是紅煤,自己不敢說,卻把台灣人拖下水。對於密會十多次,市府代為回應不逞口舌之非,不否認又不敢承認。對於跟國台辦更熟,柯文哲則說「用膝蓋想也知道」,可能我的膝蓋跟柯市長的膝蓋不一樣,我想不出來,而且對中國態度是「跪著的膝蓋」跟「站著的膝蓋」也應該會認知不同吧。可惜,柯文哲對自身真實態度的一切問題,從不直接回答,從來都沒有直球對決的能力,可能柯市長的膝蓋真的有問題吧。

 

這次館長陳之漢的直播,館長對台灣是不是獨立國家、不容被併吞,直球對決,柯文哲回答「台灣是國家,有政府、土地、人民,只是不正常,國際社會只有2%承認」,整段都是廢話,館長的問題是「我們的國家不容被併吞」,這是一題,會併吞我們的就是中國,世界各國任何政治人物被問到「國家被併吞」會沒有反應的,大概剩柯文哲吧,這也是政治上的奇蹟。另外,被問到國家認同應該如何應對中國與美國,柯還是老套「親美友中」,政治上中國要併吞我們,美國要避免這件事發生,館長的題目很清楚,條件是國家認同上,被併吞跟反併吞是互斥的事件,怎麼親美(反併吞)再友中(併吞)呢?依他的原話,友中是「say hello」,你站在靠山旁邊,然後對敵人say hello,這不是挑釁什麼是挑釁?

 

柯P支持度僅剩韓國瑜的一半「問題在於柯氏搖擺體」

 

柯氏搖擺體,基本常識與邏輯都不顧。

 

前幾天記者針對柯文哲市長追問他一再閃躲的「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問題,對身為首都市長的政治人物、一個台灣政黨的主席問這個問題,前提又是質疑他認同「兩岸一家親」,這當然是國家認同的問題,然而,柯市長怎麼回答?他說中國人意義上有三種,大意是,台灣人是文化上的中國人、經濟上的中國人可以談、政治上的中國人,如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那就「game over,談都不用談」。柯市長,我們沒有要談啊,你就yes或no就好啦。用常識回答,帶有中國文化的台灣人、跟中國生意往來密切的台灣人、台灣人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這很簡單啊,不然加一個身分證上是中華民國人,這樣說也很安全啊,有必要搖擺成這樣嗎?

 

中英文夾雜的晶晶體還不會那麼定義模糊,純講中文卻用文字繞來繞去,不正面回答問題,這才是令人討厭的政客,難怪柯文哲市長人氣會下滑、粉絲直直落,柯市長的支持度僅剩韓國瑜市長的一半,真正的問題在柯氏搖擺體。

 

 

顯圖由《中央社》授權提供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