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蔣經國日記」內容不一定都是實話?!黃澎孝:雙胞胎的父親不是蔣經國就是郭禮伯
2020.05.31
09:00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雅菱
黃澎孝表示,黃埔軍校前幾期的學生都跟蔣介石關係密切,就像拜把兄弟一樣,黃埔一期生更是被視為「天子門生」,郭禮伯年紀輕輕就當上中將,在當時的南康縣是備受矚目的人。

 

《蔣經國日記》內容都是真的嗎?故總統蔣經國透過日記指出,「章亞若所生的雙胞胎的生父是其老友繼春」。前國大代表黃澎孝接受《放言》訪問時表示,「雙胞胎的父親不是蔣經國就是郭禮伯」,他說與郭家有遠親關係,小時候也常隨父親到桃園拜訪郭禮伯,「從小就常聽父執輩談論蔣經國在新竹的兩個兒子」。 

 



資深媒體人黃清龍今年過年時,到美國史丹佛大學查閱今年2月剛對外開放的《蔣經國日記》,發現驚人秘密。黃指出,蔣經國透過日記直接否認章亞若所生雙胞胎與他有關,「還明確指出雙胞胎的生父是他的老朋友繼春。這真是太驚人的發現了!但日記所述是真的嗎? 

 

黃澎孝以自身經驗提出不同見解 

 

黃澎孝的老家在贛州南康縣(現為南康區),那裡出名人物是郭禮伯中將,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生。黃澎孝表示,黃埔軍校前幾期的學生都跟蔣介石關係密切,就像拜把兄弟一樣,黃埔一期生更是被視為「天子門生」,郭禮伯年紀輕輕就當上中將,在當時的南康縣是備受矚目的人。 

 

「當年父親投考黃埔軍校及加入國民黨的介紹人就是郭禮伯,雙方也有遠親關係,後來郭禮伯來台住在桃園,父親每年過年時,都會帶我去向郭拜年兼祝壽,我從小就去郭家很多次,」黃澎孝說。 

 

他指出,從小就聽父執輩談論蔣經國在新竹的兩個兒子,「不過,實際上孿生子的真正父親可能是郭禮伯」。 

 

「因為章亞若最早是郭禮伯的女朋友。」黃澎孝說,郭與章是在南昌認識的。他詳述兩人背景:當時由黃埔軍校生組成的核心組織復興社(藍衣社),在各地都有不同名稱的分社;在江西叫勵志社,勵志社在南昌有個招待所,當時在南昌是最時髦的活動場所,章亞若當時常到招待所社交,郭禮伯就是在那裡認識章亞若並同居交往,那時是1934年。 

 

後來,郭禮伯認識了剛從蘇聯回來不久的蔣經國。蔣經國當時從浙江奉化來到南昌,郭禮伯受蔣介石之託協助蔣經國,蔣經國從那時此也認識了章亞若。 

 

時序來到1937年,中日戰爭開始,南昌局勢緊張。黃澎孝指出,郭禮伯把章亞若與其親屬安排到贛州,郭禮伯的夫人後來知道章亞若的存在,不讓她進門,但章亞若很高調,也不怕郭夫人,沒事就鬧到郭府去。郭禮伯也很為難,加上要調職到重慶去了,便向蔣經國求助,請蔣幫章亞若安排工作。 

 

「1940年上半年,章亞若開始參加蔣經國在贛州赤珠嶺辦的三民主義幹部青年團。」黃澎孝表示,章亞若的同學有蕭昌樂、王昇…等人;其中,蕭昌樂是黃澎孝的父親的高中同學,後來當過國民黨的大陸工作會主任,更成為蔣經國的秘書。 

 

章亞若在青年團受訓結束後,約1940年下半年,開始跟蔣經國交往。 

 

此時的郭禮伯,已調去重慶,不過與章亞若的交往持續著。黃澎孝說,「有一段時間是蔣經國跟郭禮伯的重疊期;所以,到底這兩個孩子是誰的,當時沒有辦法驗DNA,相信蔣經國心裡也是有懷疑」。 

 

 

郭貽熹的紀錄 

 

黃澎孝更以郭禮伯的兒子郭貽熹的著作《我的父親郭禮伯》,補充相關紀錄。「說事情要有出處,才不會被告,這紀錄在書的第64頁,」黃澎孝分享時,以幽默強調謹慎。 

 

「章亞若告訴郭禮伯,她懷孕了。郭禮伯問,孩子是誰的?章亞若回應,還有誰的,當然是你的。郭又問,懷了多久?章表示不確定,可能一兩個月。郭禮伯算算日子,應該是5月初從重慶回來時懷孕的。」 

 

「郭又接著問章亞若,妳還告訴了誰?章說,誰都沒講,只有你知道。」黃澎孝指出,郭當時已知蔣經國與章亞若有交往,所以不敢完全確認孩子是誰的;郭考慮之後就跟章亞若說,「等一、兩個月後再告訴蔣經國,明年三月生下孩子,就說是早產,讓蔣經國認定孩子是他的」。 

 

黃澎孝強調,郭禮伯這麼打算的關鍵原因是:孩子姓蔣比姓郭好,對將來的幸福和身分比較有保障。

 

 

 

談及蔣經國為何要在日記寫孩子是好友王繼春的,黃澎孝認為是蔣經國要甩鍋。他說明,寫的時間王繼春早已過世,根本死無對證,「若說是還活著的郭禮伯恐怕會對不起來,很麻煩,一定要找個已經死的人,而且要彼此都認識,比較連得過去」。 

 

「《蔣經國日記》寫的是不是都是實話?可能有點問題。」黃澎孝又指,後來從長相上來判斷的話,孿生子比較像蔣經國。

 

 

圖片翻攝自白象文化、黃澎孝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