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從張惠妹的「阿密特」到熊仔的「BOWZ豹子膽」,歌手虛擬分身概念越玩越精彩
2020.08.14
18:02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張惠妹以「阿密特」唱出內心真實、甚至較黑暗的一面;熊仔以虛擬的「BOWZ豹子膽」角色來探討何謂「真實」,都是華語樂壇中非常精彩的虛實分身操作案例

 

科技和網路發達的現代,一般人要幫自己弄個分身不是個難事,厲害一點的,可以運用AR虛擬實境APP或是電腦繪圖技術,創造出一個長得像自己的人物;想簡單一點,在社群媒體上開個「小帳」,就可以換個身分盡情發表意見。不過身為公眾人物的歌手,要另外有個公開的分身,考量的就是另一個層面的事了。

 



身為公眾人物,歌手們一定都有自己的「形象」和「人設」存在,是氣質清新的優質偶像也好,是帶來正面力量的搖滾咖也罷,形象和人設一但成功建立起來,可不是說改就能改的,除了關係到專輯銷量、商演機會、廠商代言等等各方利益,跨距太大的改變能否被基本盤的粉絲接受還拓展出原有圈層之外的歌迷?會不會反而兩邊不討好?這些都是需要好好計議的。只是歌手也難為,一直唱著類似曲風的歌,久了自己會膩,網民、樂迷更會出現「XXX怎麼一直沒長進,每首歌聽起來都好像」的聲音,這時候也許就是考慮以一個分身來做點轉變的好時機了。分身可以在歌手原有的知名度、資源條件基礎上出發,比起完全從頭來的新人多了不少優勢,更可以把這當作「試水溫」,成功了,說不定可以分身變本尊,此後就往這個方向走;不成功,了不起就讓分身從此消失不見,不影響本尊的發展。

 

以DJ身份改名是最常見的分身操作

 

最常見的分身方式應該就是改當DJ。對於常常聽各類型音樂吸收養分的歌手來說,喜歡的新風格可能與原來的曲風差異太大而無法放進作品中,以DJ身份去夜店、音樂節「打碟」演出,可以在不影響原來形象的情況下去過過癮。過往張震嶽就曾經這樣做過,當完兵重返樂壇的他,雖然成功以搖滾樂風轉型,不再是當兵前的陽光大男孩形象,但他還想有更多嘗試,於是化身成DJ Orange去夜店放歌,後續就用DJ Orange名義發行了兩張以funk和breakbeat樂風為主的電子樂實驗創作專輯。專輯銷量雖然不若本尊的好,但倒是開啟了他在這方面的可能,他之後的專輯或是幫別的歌手寫的歌曲裡就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電音元素。有趣的是,他多年後自己在臉書上表示,當初會叫做DJ Orange不是有什麼多厲害的寓意,單純只是因為夜店老闆看他穿一件橘色外套就直接幫他取了這個名字。另一位也是以DJ分身轉型的則是周湯豪,出身於演藝世家的他,一出道就頗受歡迎,但是偶像派的路線不是他想走的路,於是他暫別幕前,投入他喜歡的EDM電音世界,經過4年的苦練總算以「DJ NICKTHEREAL」的名號在電音界闖出一點成績,後來2016年發行的雙CD專輯《REAL》就是本尊與分身並行,CD 1裡是流行歌手周湯豪的歌唱表演,CD 2則是DJ NICKTHEREAL的作品。

 

當DJ這種只是換個名字的分身算是簡單一點的操作,比較複雜還實際做出一個「實體」虛擬分身的始祖應該是庾澄慶的「哈寶寶」。庾澄慶在1997年英文專輯《哈林音樂頻道》的MV中,創造了一個動畫吉祥物哈寶寶,沒想到歌迷非常喜歡,紛紛詢問有無哈寶寶的相關產品,這讓庾澄慶有了讓哈寶寶獨立出來變成一個真正的人物的想法。隔年以他自己的聲音透過變聲器為哈寶寶代言演唱,錄製了改編童謠的《哈寶寶我來了》專輯發行,以電腦動畫製作了多首MV,同時搭配推出一些週邊商品。雖然這是華語歌壇的第一位虛擬藝人歌手,不過它是一個無心插柳下的產品,性質上也比較是偏向吉祥物的概念,哈寶寶這個分身本身的個性、特質都沒有那麼完整的塑造出來。

 

 (庾澄慶的分身「哈寶寶」是第一個華語虛擬歌手)

 

 

「阿密特」是華語樂壇最成功的分身

 

若要講到分身概念最完整也獲得最大成功的,當數天后張惠妹的分身「阿密特」了。2009年,出道12年的張惠妹雖然當時已在華語樂壇創下多項驚人紀錄,但難免也已陷入難以突破的窠臼,這時候她及她的團隊想到可以運用「分身」這個概念,她以「阿密特」這個她的卑南族名當作分身,希望唱出比較內心、比較真實、甚至比較黑暗那一面的張惠妹。《阿密特》專輯裡的曲風有非常大的突破,帶有重金屬和龐克的味道,她的嗓音、唱腔和技巧也有所調整,與張惠妹時期大為不同;除了用國語演唱,還加入台語、粵語和卑南族古調,歌曲主題包括了對女性意識、同性戀等社會議題的關注,也有對性愛和逝去的親情的討論,創新的實驗性質,不論在樂評口碑上還是銷售上都獲得極好的成績,全亞洲銷售突破百萬張,在國內外獲獎無數,雙料入選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十大專輯、十大單曲,在21屆金曲獎更一舉奪下包括「最佳國語女歌手」在內的六項大獎。此後張惠妹悠然遊走在本尊與分身之間,不管是以本尊身份發片,或是2015年再度以阿密特身分發第二張專輯,都有極佳的成績,堪稱是華語樂壇中最成功也最有名的分身。

 

比較近期的分身例子則是饒舌歌手熊仔的「BOWZ豹子膽」。新世代的熊仔,把這個分身的概念玩得淋漓盡致,他先在社群媒體上創造出一個身份神秘、不得志的地下饒舌歌手BOWZ豹子膽,在YouTube上釋出首支單曲〈給愛麗絲Für Elise〉,直指華語音樂圈很多作品都可以被垃圾車收走,大膽的言論立刻引起注意,在BOWZ豹子膽與熊仔之間的關聯還未公開的情況下,更引發在PTT Hip-Hop版、臉書和YouTube上諸多討論BOWZ豹子膽到底是何許人也的聲音。之後開始在社群媒體上釋出分期的連載漫畫,故事講述這個憤世嫉俗的地下饒舌歌手被主流唱片公司簽下、發片走紅,登上小巨蛋舞台開唱,但身邊也出現許多讓他分不清是兄弟還是朋友、只想來攀關係的人;被名利矇昏頭的他出賣自己,在演藝巔峰車禍意外身亡,卻又醒來發現這一切只是一場夢,自己只是熊仔虛構出來的一個角色。除了隨著故事情節進展,釋出一首首的單曲,到最後集結成一張完整的專輯《夢想成真》之外,熊仔還利用社群媒體上設立的BOWZ豹子膽帳號與歌迷互動,甚至在BOWZ豹子膽出車禍後,以經紀人角度發布貼文,宣布發現其遺體在車禍現場,詳細狀況仍待調查,會將臉書帳號轉換為紀念性帳號等既虛構又真實的操作。

 

(熊仔虛擬的「BOWZ豹子膽」漫畫出現真實的饒舌歌手MC HotDog,虛實之間的操作十分厲害)

 

 

以虛擬的角色來探討何謂「真實」,可以看出熊仔真的是一個十分有想法的歌手,而隨著在網路原生世代出生的歌手陸續冒出頭,這種結合虛擬和實體的「分身」概念,也可望在日後的華語樂壇中看到更多精彩的發揮。

 

 

圖片來源:索尼唱片/翻拍《阿密特》、《哈林音樂頻道》、《哈寶寶我來了》專輯封面/BOWZ豹子膽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