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工業4.0的定義、實踐與優劣勢(上)
2019.05.23
13:06pm
/ Jakobus Kaiser
台灣在世界潮流中根本沒辦法思考如何執政,如何改變當前劣勢,都被選舉給耽誤了。

 

目前台灣是每兩年就一次大選好檢驗當政者,這個看似完善政治制度,將主權真的落實在民,可問題兩年選舉問題很大,筆者以一個時間來說,2018是九合一選舉,2020是總統立委選舉,可2016才剛落幕的總統選舉,2017就開始跑縣市地方初選,現在2019又開始跑總統,試問台灣要在哪個時間點用心執政呢?只有在總統剛上任的百日才是縣市地方與中央有真的用心工作的時間,可百日要組內閣又要團結所屬陣營的黨派,所以23年以來,台灣在世界潮流中根本沒辦法思考如何執政,如何改變當前劣勢,都被選舉給耽誤了。上一波工業革命是如何定義數位革命並實踐,中華民國沒參與定義,只參與一半的實踐,現在又要開始智慧革命了,筆者相當擔憂台灣有什麼能力對抗擁有強大資源的對岸,正如梅克爾總理所說:「現代的自由與非自由的對抗絕非是上世紀的對抗,而是全面性且新型態的對抗。」

 



這幾次的新聞報導都在談台商回歸,可問題是台灣到底是要勞力密集工業還是資本密集工業,如果是前者,台灣當前與他國放入比較利益和邊際效應來說,台灣絕對沒有比越南或印度有優勢,若是後者,台灣從電腦系統、移動網路、雲端運算到工業數據,每項開發的技術都不是台灣有能力發展,更別說是主導發展,我們幾乎是與人購買或合作營運或他國公司在台開辦直營,這才是台灣窘境且需要有相關背景帶領擺脫。

 

上世紀的數位革命發展內容是原子能技術、航空太空技術、可再生能源、電腦電子資訊和奈米技術,我們可以從這邊看見台灣只發展了電腦電子資訊、奈米技術和原子能技術,至於航空太空和可再生幾乎是陌生選項,而且我們參與的項目也只停留在代工幾乎沒有品牌,就更別說台灣的品牌在市場佔有率有佔據過單家15%的紀錄,這顯示出台灣要發展智慧革命是比同階層的國家加倍辛苦的,如果現在不改變當前的選舉時間、方式和行政區劃,台灣又再度錯失發展時程,別說台灣有民主自由了,到時就有人利用這個點將台灣正式出售,再加上台灣普遍仇富心態。

 

台灣的新創公司大部分落在餐飲、文化上,而文化又是閩客式較為小眾,要征服東亞漢字圈有很大困難,飲食僅有珍珠奶茶和炸雞排遠傳海外,至於台灣的服飾品牌仍停在成衣,並沒有為「人」在各種場合和需求上量身定做,更別提台灣的網路遊戲產業,簡直慘不忍睹,這跟台灣教育有很大的關係,應該說凡是與創意、創新有關的產業是直接關聯,再來台灣過去都是買方市場,是消費者想要什麼就賣他什麼的時代,這造成平庸成長,一旦美國和日本具有強悍文化和無限創意的背景公司進入台灣,台灣的廠商絕對是哀鴻遍野,許多台灣人都認為這樣的失敗是因為台灣沒有市場、經費和人才,筆者要說「這是錯誤的判斷」。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Jakobus Kaiser
專長在國際關係、歐盟架構與對外關係、中美關係史、行銷企劃、商業行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