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貿易戰只是表面圍堵才是實際(上)
2019.05.17
15:47pm
/ Jakobus Kaiser
筆者認為兩黨對智慧革命的定義和擬定政見、對國際與兩岸關係變化熟悉和掌握度、城市再建造和未來城市概念、國營重生再造等頭等議題是相當質疑的,不斷想把外國觀念引入國內卻不思本土是否能吸收,就魯莽訂下新定論,實在危險,這一階段是台灣上下二十年的轉淚點。

 

「當代問題並不是以往兩極對抗甚至是多極對壘,而是單極下戰後新秩序及西方價值的維護,不知道之前的霸權壓制就不知道之後霸權力量。」

 



美國打一手好牌逼中國就範

 

這三年時間彷彿過了一個時代的時間般,如果我們不把這次的主角、配角的關係還有對手說明就完全不知道,如果讀者們持續追蹤筆者文章,筆者不論在國際還是兩岸極力反對中共,至今不稱中共為「中國」,頂多稱「中国」,可各位讀者到今天為止,美「中」關係並不是傳統國際關係所提出的「競合」,是一個全新的定義,「競合」只存在中共和俄國之間才有。

 

這次牌局的參與角色有中共、歐盟、日本、俄國、伊朗和朝鮮,以及主角美國。許多國內人都認為是競爭新世紀新霸權地位,筆者不認為中共會自大到認為他可以成為「世界一」的可能,並非同情,原因在於戰後新秩序是美國單獨建立,從戰後到今天,美國一直是一個世界與一個美國的實力差距,因此,各國和區域整合都是以世界第二競爭為主。我們回想一件事,川普剛上任時,除了中共的貿易逆差問題,就是與俄國有關,當然間接的伊朗與朝鮮,其主軸的核發展與軍事行動......

 

筆者先從歐盟角度來說,從千禧年開始,因著中共在8964學運造成歐盟對華禁運,中共立刻推出鄧小平理論、三講運動與三個代表,進行大陸的「中国初期社会主义特色改造」,全力發展大陸境內的GDP翻兩番的策略促進大陸整體經濟從農業社會進入工業體系,培養大陸資本主義市場好為初期社會主義改造做導引,到了去年第四季結束,中共與歐盟雙邊的貿易進出口來到雙方貿易進出口十大夥伴之一,可中共一直在國際上不斷告訴已開發國家闡明「中国是开发中国家不是发达国家的贸易对手,提出特殊防卫机制,以保证中国民主进程不受经济发展上受困而遥遥无期。」而歐盟為了配合美國威爾遜的民主化政策要求,在這部分給予支持,可問題是中共的民主是大陸人民對黨和國家的面前,只要有助於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發展都能言論的自由,可中共是集中制的國家,必須由黨來領導什麼是可被接納哪些是不接納,才符合「中国民主需要」川普的上台與其說是為美國一家討伐中共,不如說歐盟抨擊川普的民粹只是為自己向中共討四十年的協助發展款好做一個台階,非常符合歐洲的舊世界的惺惺作態的現實主義表現,決定與美國聯手做出兩性爭議理論、囚徒困境和弱雞理論的賽局陷阱逼迫中共就範。

 

美方欲解決中、俄雙邊貿易逆差

 

不過朋友們,當大家都認為德國與俄國結盟是因石油天然氣線,歐盟、美國在東歐部署是與中共聯手對抗俄國和恐怖主義的,也就是說歐美海軍在東海到南海的水域和水道的巡弋看似監視中共,事實是圍堵俄國,反而中共在這部分不用花費過多的軍費,只要在美軍巡弋路線上的不足點補上就好,所以中共與歐盟的三海協議的成員16+1基本上就是解決俄國在東部的軍事意圖,可能筆者這麼一講,會說我是親共者,筆者要說現今國際社會從新自由主義和建構主義的體系轉為新現實主義與新自由制度主義的國際社會,美國只是想在原國際體系之下與各國平等來往的現狀中,回到美國治下的國際組織透過運作雙邊解決之間貿易逆差。

 

要治朝鮮,首要治伊朗,可是歐盟如果要擺脫俄國的能源依賴,除了跟美國、沙烏地和利比亞進口,就是跟伊朗,可問題核技術成長和發展不因技術停頓就不能跳躍式發展,一旦伊朗在這十五年間遵守條約內容,那麼並在解除限制期間,便可以多推動與裏海、波斯灣和俄國間的兩國和多國自貿區且開闢自貿園區,那麼就能為伊朗發展核武的資金提供養分,美國傑克遜主義者就認為伊朗的誠信不足,尤其曾經還協助朝鮮發展洲際和彈道飛彈技術做轉移,使得會談不斷失敗,造成不少資源的流失,才反對歐盟再幫助第二個中共,讓親美國家競爭世界第二的地位備受挑戰,比如說日本。

 

日本需提升實力穩住地位

 

日本從反恐戰爭就加入聯合國維和部隊,配合美軍運補需求,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從軍港經東海、台海到南海,穿過麻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最後進入波斯灣,那麼這段航線就絕對不能讓社會主義國家將海權定義為陸權領土方式畫領土線,去年朝鮮洲際技術快速成長,使得美國認定朝鮮技術飛快絕對有俄國的協助,尤其在烏克蘭內戰重新得到製造飛彈公司的技術,並售予朝鮮,再加上俄國人的民族主義高漲,連同普丁能否繼續掌握都有基本統治問題,也就是說在下任繼承者能否像普丁的手腕得到俄軍方的支持是有個大問號。

 

這樣高漲情緒是建立在重新得到帝俄領土,食髓知味,想佔領美國阿拉斯加州,使得美軍高度戒備,那麼日軍的實力就必定升級再升級直到遏止俄軍瘋狂行為,那要讓俄國沒軍費支出,擴大敘利亞內戰規模,讓俄軍繼續耗在泥沼,另外就是要堵住伊朗,直到伊朗的世俗派與神權派爆發政治權力的革命或政變,再談伊朗的核協議的可信度,這樣才能逼迫朝鮮不再做多餘反抗並就地就範,實踐朝鮮版改革開放,前提是必要以逐漸自由化。

 

德法政治蜜月將到期,印度越南成關注焦點

 

還有兩個不出聲的國家——印度、越南,對了,再說這個議題前,德國和法國間的政治蜜月快到一個終點了。原因是德國逐漸掌握東擴計劃的主導權,甚至還與奧地利和波蘭重新結合,並加強三海協議的關係,這個是有意肢解法國主導的地中海聯盟的味道,也就是重塑「歐洲人的歐洲,地中海是我們的海,我們都是世界公民」的羅馬概念,這就是為何德、奧、荷對土耳其的衝突是逐漸加大的表現。

 

印度的東望政策在川普的貿易政策推動下決定轉向,也就是避免巴基斯坦有可能與伊朗形成核供應的威脅,響應日本印太民主鑽石連線戰略,保衛運補航線和圍堵俄國出印度洋,同時也得到貿易戰的餅乾屑,​外商要趕在3250億美金關稅清單開鍘前,移入印度清奈和泰米爾納德邦的自貿區生產,另外英國脫離歐盟期間,英國也再利用大英國協內的優勢,與印度合作發展智慧革命,為英國脫離後能有新產業為未來競爭做準備,而印度可以得到英國資金挹注。

 

美方質疑韓國合作意願

 

在革新開放到今天的越南在東協經濟共同體可能成為共同市場中實力最好的國家,這次又從在大陸的外商轉移投資,可說是大進補,為越南在野親美派注下戰鬥劑,這段時間大家以為韓國地位是不斷曝光是向上爬升,可實際是下降,簡直是被忽視冷落,尤其美國繞開六方或四方會談直接跟朝鮮談判,就是宣判文在寅不是美國盟友,再說韓國與大陸的進出口貿易依存是各30%以上,比台灣還誇張,加上韓國對朝鮮態度十分綏靖,讓美國質疑韓國的合作意願並解決半島統一問題。

 

那台灣呢?筆者認為兩黨對智慧革命的定義和擬定政見、對國際與兩岸關係變化熟悉和掌握度、城市再建造和未來城市概念、國營重生再造等頭等議題是相當質疑的,不斷想把外國觀念引入國內卻不思本土是否能吸收,就魯莽訂下新定論,實在危險,這一階段是台灣上下二十年的轉淚點。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劉安書

 

Jakobus Kaiser
專長在國際關係、歐盟架構與對外關係、中美關係史、行銷企劃、商業行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