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怒斥「韓國瑜懂個屁?」 中時前記者陳季芳:旺中已不是媒體,「共產黨要你怎麼樣就怎麼樣…」
2019.07.22
17:1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可是,中天你是一個綜合性的新聞頻道,既然是綜合姓的新聞頻道,你就有不同的聲音啊!這才正常嘛!」故,陳季芳認為,中天的不正常現象使得它已經稱不上是一個媒體,而是…「一個公司的內部讀物嘛!」

 

在台灣只要不是「韓粉」都可體察某台製播比例失衡亂象,但高雄市長韓國瑜是真不曉得還裝傻,仍為這樣的新聞媒體捍衛「新聞自由」?曾為中時員工的資深媒體人陳季芳於臉書開炮,劈頭就是:「操,他媽的,韓國瑜忽然懂得新聞自由了。」他今(22)日接受《放言》採訪指出,旺中已經稱不上是一個媒體,而是「一個公司的內部讀物」,「一個老闆的想法就控制了整個產業的想法,那一個共產黨的想法就要你怎麼樣就怎麼樣」;至於韓國瑜,陳季芳認為他壓根不懂新聞自由,「單純今天有人捧我,你們罵它,我當然要為它講話…」

 



韓國瑜望檢調尊重「新聞自由」

 

資深媒體人陳季芳於臉書簡介寫著,「江霞時代的華視員工」、「邱復生時代的TVBS 員工」、「余紀忠時代的中國時報員工」,然而,對於韓天現象,他並沒有幫旺中講話。

 

NCC對旺中啟動行政調查,韓國瑜表示,新聞自由是普世價值,在台灣,新聞媒體自由被太多政治因素控制住了,這是非常不當的,希望相關的檢調單位能夠對媒體聞自由,能夠給予尊重。

 

對於韓國瑜立場,陳季芳於臉書開炮,劈頭就是一句:「操,他媽的,韓國瑜忽然懂得新聞自由了。」

 

媒體可以有信仰但不能墮落為「隨附」

 

陳季芳於臉書指出,媒體要考慮市場,編輯要斟酌時機,記者得仔細查證。事實上,新聞從採訪到撰寫到編輯到出版,每一個步驟,都受專業的箝制:「有道德倫理的限制,有專業技術的規範,有心智感情的牽引,絕對不是想登什麼就什麼,想寫什麼就什麼…新聞不是在自由中成長,而是在不自由中挺進。這才是新聞最可貴的地方。」

 

但是,陳季芳認為,新聞再怎麼百般掙扎,都不能淪為「工具」,不能是商業工具,更不能是政治工具;媒體可以有信仰,卻不能墮落為「隨附」,聽人指揮,聽人下指導棋。陳季芳指出,媒體一旦是「隨附」,就變成了「工具」,也就是不再掙扎,死了,也不再是媒體了。

 

文末,陳季芳也對旺中毫不留情指出,「旺中是媒體,還是死了的工具?答案一目了然。這已經不是新聞自由的問題,而是媒體本質的問題。韓國瑜懂個屁。」

 

反壟斷爭取的不是新聞自由而是產業自由

 

陳季芳今(22)日接受《放言》採訪表示,黃國昌在反媒體壟斷的時候,他其實並沒有支持黃國昌,當時他認為那是一個媒體的自由,它可以傾向哪個黨那是它的事情。

 

後來的轉折是,陳季芳訪問了鄭秀玲教授,她說,反壟斷其實爭取的不是新聞自由,是產業自由。意即,整個媒體的垂直壟斷,鄭秀玲認為這是一個「產業」的問題。

 

鄭秀玲所言,給陳季芳開了另外一扇窗,「所以這一次我仔細想通,韓國瑜跟中天之間的關係,這個不是新聞自由的問題,是媒體本質的問題。」他接著指出,這幾個月,中天這樣全面的支持韓國瑜,已經不是新聞自由的問題了,而是產業本質的問題,「中天也好、旺中也好,你整個違背了新聞的倫理。」

 

陳季芳同意,旺中這個產業變得極度的糟糕,「你一個老闆的想法就控制了整個產業的想法,那一個共產黨的想法就要你怎麼樣就怎麼樣嘛,這個已經不是媒體了嘛!再爛的媒體、再跋扈的主管、再有目標的媒體,譬如說慈濟,我就是搞宗教,我才不跟你們搞什麼歪七歪八的新聞,這是它選擇嘛,它的媒體的利潤是它選擇嘛。」

 

「可是,中天你是一個綜合性的新聞頻道,既然是綜合姓的新聞頻道,你就有不同的聲音啊!這才正常嘛!」故,陳季芳認為,中天的不正常現象使得它已經稱不上是一個媒體,而是…「一個公司的內部讀物嘛!」

 

陳季芳提到,現在外媒像是紐約時報,講的是平衡、互動、溝通,「你韓天不但是一個趕不上現代化的媒體,連過去的媒體你都不是,你已經倒退了幾百年了。」

 

但,這些光怪陸離的現象韓市長難道看不出來?還要為韓天說話?

 

對此,陳季芳表示,他認為韓國瑜根本就不懂新聞自由,「他所以為韓天講話,也不過他為他自己講話而已。他就是單純今天有人捧我,你們罵它,我當然要為它講話。這個沒有那麼深奧…」

 

陳季芳表示,「我認為,假新聞、假媒體,都沒資格談新聞自由。因為他們不是媒體,也不是新聞。」

 

在陳季芳最新一則臉書貼文寫著,「全世界的新聞媒體,都在報導香港白衣黑幫持棒打人;全世界的輿論,都在指責香港政府利用黑幫毀滅民主。但台灣的新聞媒體沉默了。幸好台灣還有非媒體的網路消息。」聽來讓人沉痛不已。

 

 

圖片來源:陳季芳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