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韓流發威!柯市長也搭上慣性失憶潮?
2019.02.27
17:13pm
/ 傅硯翔
過往「尊蔣」、「護蔣」的柯市長,在以色列參觀完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似乎也只透過漂亮話數,來迴避首都市長對國家處理轉型正義的態度。

 

自去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指標性候選人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幾乎什麼事情都能跟「韓流」產生關聯,即使風馬牛不相干的氣象,當然也會與韓市長相關。而韓市長上任迄今兩月有餘,雖然時間不長,沒辦法做出立竿見影的市政成效,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韓市長不被過去的窠臼及承諾所禁錮,這種超越自我的霸氣凜然,儼然也成為國民黨政治人物爭相模仿的對象,有意參選總統的朱立倫,近日也遺忘了多年前反核四的政治承諾,表示若當選總統將重啟核四。而這樣的政治風氣,似乎也感染了人在以色列的台北市長柯文哲。

 



慣性失憶的政治風氣

 

柯市長在出訪以色列期間參觀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隨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將希特勒比喻為將世界上最理性的國家帶向毀滅之路的瘋子。

 

不過,柯文哲在當選台北市長後,於2015年首次以市長身分出席228紀念儀式並致詞後不久,便曾明確表態反對拆除蔣介石銅像,他當時認為「歷史就是歷史,把他留著就好,所以我個人在台北市會盡量避免製造對立」。2017年3月,柯市長在馬來西亞演講時表示其反對「去蔣化」,他當時認為,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而這種心態並無法解決問題。

 

痛罵希特勒卻護蔣?

 

但轉型正義是「看不看得順眼」的問題嗎?希特勒是瘋子,那將世界上最美麗的寶島吃乾抹淨還附帶屠殺台灣菁英的蔣介石,是不是瘋子?如果是瘋子,為什麼還會支持使用國家預算維護蔣介石銅像?還原歷史真相、移除威權象徵為什麼會是一種對立?為什麼可以簡化成「順眼與否」的是非題?參觀完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的柯市長,或許會有不同的答案。

 

無論如何,過往「尊蔣」、「護蔣」的柯市長,到了以色列之後對於獨裁者的看法卻有180度的轉變,對於過去自己的主張全然失憶,原因無他,這一定是韓流造成的影響!

 

到了2018年,柯市長出席眷村文化座談會,與婦聯會雷倩主委談到轉型正義議題時,針對黨產會就婦聯會所進行的相關行政行為,柯市長表示「現在運作好好的以後不會再發生,你管它過去在幹什麼」,事後雖為這樣的說法道歉,不過理由卻稱,會有如此的觀點是因為擔任台北市長處理救國團這類地方事務的經驗,而他是被這樣的經驗所侷限。言下之意,柯市長過往對於威權統治的理解,似乎只有他父親口中的祖父以及2014年他擔任市長以後的救國團,其它毫無所悉。

 

侷限在地方事務經驗的「轉型正義經驗」導致無血無淚?

 

這樣的側面觀察,似乎也可以從柯市長這次參訪以色列的言論得到印證。柯市長表示他直到這次參訪後,才知道以色列國民這麼團結的原因,是因為二戰時希特勒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並做出「600萬猶太人被殺死,實在太痛了」的評論,好像柯市長是到最近才認識希特勒一樣。

 

而這樣的評論又突顯出一個問題,在柯市長心中的標準,究竟要有多少人數被屠殺,對柯市長來說才算「痛」呢?為什麼柯市長在國內的時候,對轉型正義不置可否,說是會造成對立、說人家是欲除之而後快、說出「現在運作好好的以後不會再發生,你管它過去在幹什麼」這種言論,這究竟是因為威權統治資料尚未全數公開,確切已故人數並未確定,所以柯市長(還)不認為蔣介石所作所為對台灣人來說也是沉重的傷痛嗎?促轉會去年已公布撤銷兩波共2,775名政治受難者的有罪判決,光是這樣對柯市長來說還不夠痛嗎?這到底是韓流造成柯市長的慣性失憶,還是柯市長對台灣人最惡意的鄙視心態?

 

請問柯市長,現在是什麼階段?

 

柯市長在這次受訪時,重申自己對轉型正義的看法,強調轉型正義必須要按照「解決當前問題、預防以後再發生、追究以前的責任」的三大順序進行,「做起來會比較平順」,看似中規中矩,但卻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在以色列參觀完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的柯市長,似乎也只是透過幾個行程與漂亮的話數,來迴避首都市長對國家處理轉型正義工程的態度。

 

在柯市長眼中,台灣到底是處於什麼階段?在哪樣的階段處理到什麼程度才不至於被柯市長認為是製造對立?或是在哪樣的階段不能去「管他過去在幹什麼」?柯市長才剛從以色列回國,應該不至於這麼快就慣性失憶,中斷一日雙城行程趕赴參加二二八中樞紀念儀式的柯市長,是否應該給個答案?

 

 

(圖片來源:柯文哲instagram)

 

傅硯翔
法律工作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