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全文)辣台妹專訪|不挑釁不躁進!面對中國「這個總統撐住了」 蔡英文展氣勢拚連任:沒有政治前提下,「蔡習會」聽起來蠻誘惑的…
2019.11.28
18:41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被問賴清德是她的第一首選嗎,蔡英文回答:「我們是有共識的,也是黨的共識,1124以後不管這個黨內不怎樣競爭,團結是最重要的。」

 

總統蔡英文撞上《辣新聞152》,會出現怎樣的火花?從「英德配」一路談到兩黨不分區名單及小英的兩岸立場,蔡英文表示,若對藍營不分區名單有國安疑慮,「要讓執政者更有能力來處理這些問題的話,就必須讓執政者在這一次的選舉裡面去取得更多的社會託付」,一心一意拚立院過半,她強調所有法律都需要立院多數。被問為何要把票投給蔡賴,小英說:「蔡英文跟蔡英文團隊代表的是一個有效率而且不躁進,而且是理性的中道力量。」

 



小英:初次執政打地基期中選舉一定選不好 

 

蔡英文接受民視政論節目《辣新聞152》專訪,被問及很多人說她最近口才變好了,甚至有些人認為小英恢復昔日陸委會主委風采,蔡英文表示:「最近因為講話的機會比較多,講久了就比較熟練了。」 

 

「我從2010年選新北市長開始,這應該是第四次選戰,就是我自己做候選人。當然我做主席,帶領黨打選戰,次數更多了。」 

 

主持人周玉蔻提到,去年1124民進黨大敗之後很多人都認為蔡總統連任無望、民進黨就此崩盤,到近日多項民調顯示小英遙遙領先對手高達10%,她自己怎麼看待這樣的變化,蔡英文說:「我想在一個民主社會裡面,一個初次執政的總統,他在期中選舉一定選不好…」 

 

「因為他的前任是不同政黨,可能他有不同的價值取向,現任總統一進來的時候,他必須要有一些調整,甚而至於有些事情要改弦更張。甚至於他要為比較長遠的未來,他要打下基礎。所以在前面幾年,你可以看得到,它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就是一個打地基的工程、是一個調整的工程,所以不容易看到政見。」 

 

小英提到,轉換的過程中也會讓有一些熟悉過去的人感到不適應、不習慣,對於一些很期待未來的人,「他會覺得你速度太慢,或者是你沒有做到他所期待的,所以期中選舉就是一個,第一任總統他的最困難要過的那關。」 

 

有了蘇貞昌,總統又可跟街頭民眾站在一起 

 

很多人說,小英之所以可以在民調領先,因為她變成「蔡英文2.0」了,對此,蔡英文如何詮釋感受? 

 

「妳不覺得我穿的衣服還是一樣的嗎?其實我的態度還是一樣的,你看2016年以前的蔡英文,其實她每天都在街頭的跟民眾在一起,但是2016以後,確實花了很多時間,在國家的政務上面,尤其在外交事務上,占掉了我大概1/3的時間,因為很多的外賓,還有出訪,還有多的外交事務要處理,它都不是在街上可以處理的政務,它必須是在一個比較嚴肅,而且一般人看不到的場景裡面去處理事情。」 

 

「所以你會覺得說,常常在街上走動的蔡英文,好像不見了,變成說你每次看到,就是接見外賓,就是我們兩個坐著講話,有時候還對著稿子念外國人,用中文念外國人名字的蔡英文,所以它那個,蔡英文的,在街上的蔡英文,那個熟悉感不見了。因為我們畢竟在第一任的執政裡面剛開始打地基,然後接手處理外交跟國安事務的時候,確實,你有一陣子會發現說,總統好像不像她以前做在野黨主席一樣,你可以常常看見。」蔡英文說。 

 

蔡英文接著表示,「但是我們花了三年打好地基,這些政務都上軌道以後,現在又有一個行政院長,可以強力地帶領行政團隊之後,總統就可以釋放出來,去做社會溝通、跟社會互動的事情。所以你可以看到從今年以來,在街上比較可以常看到我。也跟社會各界溝通的時間會比較多。」 

 

小英:情緒是一時政治人物只有使命 

 

「但是,從去年到今年,確實也顯現出來民進黨一個特性,就是,民進黨確實也有失敗過好幾次,但是在失敗之後,都是民進黨最團結的時候,也是民進黨它的生命力最強的時候。所以2008年你看到那樣的情況、去年1124的那個選舉成果,也激發了民進黨這個韌性。它的團結也好,或者說它的生命力,再一次的被激發出來了。」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曾說,1124之後,蔡英文把民進黨選情從地下室B3帶到一樓,主持人周玉蔻提起蔡賴配,這時小英反問:「妳怎麼提起蔡賴配,就看起來不太好意思的樣子?」 

 

周玉蔻說,「因為我要…問妳的內心秘密,我希望妳可以把妳的秘密打開來,妳跟蔡賴配是心甘情願的嗎?」 

 

蔡英文說:「就是在面臨一個挫敗的時候,其實民進黨人就會更團結,而且他的目標跟使命感會更清楚。所以競爭其實是黨常常面臨的事情,民進黨它是一個民主政黨的結構,沒有一個人是說得算。真正說得算的是它的基層的支持者,所以黨內的競爭,其實是時時刻刻都存在的。但是當競爭結束的時候就是團結的開始,這一次就很明顯、很清楚的看得出來。」 

 

被問及初選時刻,有沒有任何情緒上被干擾、被背叛的感覺,蔡英文說,「政治人物或許有一時的情緒,但是政治人物有政治人物的使命,當你有這個使命的時候,你會大局為重,情緒那都不是大事。」 
 

被問賴清德是她的第一首選嗎,蔡英文回答:「我們是有共識的,也是黨的共識,1124以後不管這個黨內不怎樣競爭,團結是最重要的。」 

 

蔡賴配被諷「同床異夢」小英:先看自己黨內的情況再說 

 

至於蔡賴配如何成形?這當中是陳菊抑或誰穿針引線?對此,蔡英文說,「我們都不是有什麼特別奇異功能的人,我們都是在民進黨的團結的氛圍下必須要盡我們責任的政治人物,你只要抓住這一點就不用再考慮那個場景,不論什麼樣的場景都會是這樣的結果。作為民進黨人,我們的責任就是團結,所以不論是怎樣的場景,那個結果都會是一樣的。所以你的劇本也是不用寫了,反正結局就是那樣子。」 

 

但對手口中的蔡賴配不太好聽,甚至以「同床異夢」諷諭,對此,蔡英文表示:「我的敵手,恐怕他先看看他們自己黨內的情況再說。真正整個所有的台灣政黨裡面,你可以看到這個政黨的韌性跟那個團結的氛圍的塑造,還是以民進黨是最強的。」 

 

談及過去從政史,蔡英文曾擔任蘇貞昌內閣的行政院副院長,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辭去職務後,任命蘇貞昌為閣揆,有人認為蔡英文領導格局非常上升、展現了一個不一樣的胸懷,現在又用了初選時競爭的賴清德做副手,對此,小英表示:「與其說是對我的肯定,倒不如說我身處的背景跟結構裡面,我必須要做的決定,政治人物沒有個人的情緒問題。政治人物只有大局,還有國家使命的問題。」 

 

主持人周玉蔻認為,當對手在評估蔡英文的時候,要將她這番話當成思考的觀點。 

 

蔡英文再補充,「當你已經做到國家領導人了,老實講,你沒有什麼個人情緒的問題了。個人情緒一定會有的,是一時的,但是你在做所有重要決策的時候,沒有情緒的問題。」 

 

那麼,蔡英文的情緒怎麼緩解,被問是吃蛋糕、咬棉被,還是…抱想想?蔡英文說:「也不可否認,我那兩隻貓、三隻狗扮演的角色還是有的。」 

 

小英:跟我做事的人沒人抱怨過他沒事做 

 

未來正、副總統配搭,賴清德會被賦予怎樣的任務、角色的依託,小英說,「現在第一個要務,就是合力把這個選戰打好,讓總統連任可以順利。重點是國會一定要過半,這是我們現在整黨的共識,大家的目標就是這裡。」 

 

在未來,賴清德絕不會坐在辦公室沒事做的副總統?對於這個問題,小英說,「從我當民進黨主席,或者甚至早一點,我做陸委會主委開始,跟我做事的人每天都很忙的…我們的幕僚,妳問問他們,每天是不是都很忙…我再講一遍 跟我做事的人,沒有人抱怨過他沒事做。」 

 

被問有跟賴清德講過嗎,小英說,「他(賴)不需要聽這樣的話,他對自己有自信的。」 

 

小英:陳建仁想的都是別人 

 

對於即將卸任的陳建仁副總統,蔡英文又是怎般形容?「他是一個宗教信仰虔誠的人,但是他是非常頂尖的科學家。所以他有科學家的理性,也有他的宗教虔誠的信仰,更重要的就是說他有一種捨己為人的心。這真的,你從他的身上可以看得出來,他很少為自己想。他想的都是別人,這種捨己為人的心是我很少看到的。在過去三年多這麼困難的時刻,其實妳回頭想一想,妳都還覺得說,我的總統府裡面,還有一位副總統跟我作伴,那種心靈的支撐其實是很重要的。」 

 

至於賴清德的優缺點,蔡英文表示,「我覺得他是一個對價值滿執著的人,對政治人物來講其實這是一個好的特質,他對很多基層的感受,他也非常地敏銳。他也有他的地方行政的經歷,也做過了行政院長,所以從歷練來講他也是滿足夠的,所以我覺得他在這個階段是一個好的副手,也就是說他可以分工、可以分勞。」 

 

蔡英文說:「(賴)可以公開講的缺點沒有。」 

 

有些人說賴清德太嚴肅,都穿西裝,小英為他平反,「近來不是他都穿了我們藍綠色的戰袍了嗎」,小英也認同賴清德披戰袍蠻帥,「頭髮也剪短啦」 

 

小英:互信沒問題,賴當前要務是協助國會選舉 

 

主持人周玉蔻提到賴清德現在任副手,難免令人聯想2024,被問是否刻意,小英再申:「我已經講過了,我們這一戰最大的目標,就是總統要順利連任、國會一定要過半。」 

 

很多人說,賴清德前院長的任務就是要幫助國會的選舉,對此,小英表示:「對,因為第一個就是說,我們現在是執政,所以總統還是要處理公務的,因為我們有很多的國政,這不像2016年因為我是在野,我可以全心全意地去打選戰,現在公務還占掉我滿多的時間,我們也需要強化我們的立委輔選。」 

 

蔡英文肯定,賴清德現階段確實有很多分工、分勞上面的作用,小英認為互信部分沒有問題,「只要在民進黨的結構裡面,一旦競爭結束,大家都會回到民進黨的基本的目標跟基本的價值。」 

 

蘇嘉全要脅要退黨?小英:沒聽說 

 

對於屏東縣立委參選人鄭朝明在臉書透露的內幕,蔡英文表示:「我覺得有些人的看法,不一定是真實,也有一些理解都是片段,但是終究是不改變一個事實,就是說在我們處理不分區立委的時候,大家的共識就是我們必須拿出一張負責任的名單,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在這個過程當中,有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見,畢竟這麼大的政黨不可能就一個人說了算。也不可能就是幾個人的意見,就變成是黨的意見,一定是集結所有的人意見,然後經過整合不同的意見來討論、溝通以後,才會展現出一張大家都共同支持的名單。」 

 

被問中間是否真有發生蘇嘉全院長威脅要退黨的事,小英說,「沒聽說過…」 

 

至於,2016蔡主席的不分區名單,和2020卓主席的不分區名單,哪個比較優秀?小英說,「我覺得不論是蔡主席的名單,還卓主席的名單,就是民進黨的名單,其實它都是一個,集體討論跟思考的最後結果,所以其實邏輯是一樣的,我們把具社會代表性的或者代表一定價值取向的這些候選人,把他放在安全名單的前半段,也就是說我們確保他們一定會當選。」 

 

小英:一心一意國會過半 

 

2016年是18席,那麼2020希望安全名單是多少席,蔡英文說,「安全名單當然是越長越好,所以這一題可以很簡單地回答,一般講政治名單就往後提,但是政治名單是需要的,必須有一組人他是了解我們黨的政策,而且也知道國會的運作,同時也知道這整個的在整個運作過程中他要如何地清楚地表達我們的立場,跟做協調、溝通,所以它是一張既要有社會代表性又要有戰力的一張名單。」 

 

把蘇震清跟莊瑞雄交換,外界也有聲音認為這是一個交易,蔡英文說,「這個不是派系的問題、這也不是交易的問題,是調整戰力的問題。」 

 

那麼如果蘇震清因為這樣落選了誰要負責,小英說:「我們整個黨一起負責了」接著再補一句:「對了,蘇震清不會落選,他是戰力很強的。」 

 

被問區域立委最佳的當選席次,蔡英文說,「當然是越多越好了,2016年民進黨區域立委當選了48席,連不分區立委18席總共66席,被問估計會過半嗎,小英說,「我們的目標是過半。我們現在的目標,一心一意的目標就是過半。」 

 

對於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日前受訪時提及,若國民黨明年僅50幾席,將爭取與親民黨、台灣民眾黨等泛藍其他政黨結盟,取得過半影響力,那麼,民進黨有否規劃,將來要合作什麼樣的政黨、跟宋楚瑜可以合作嗎? 

 

對此,小英再申,「我們現在一心一意要過半…大黨跟小黨本來就是要形成,執政的黨,一定要展現出來一個包容,還有一種誠懇的誠意,來跟不同的政黨來進行溝通。」 

 

將范雲列入不分區名單,不就消滅了社民黨,對於這般說法,小英認為不能這樣講,「因為社民黨是代表了一定的社會上的人他的想法,跟他所堅持的價值,所以我們也基於對這個的尊重,跟社民黨有一個相互的理解,讓范雲可以進入我們的不分區名單。」
 

藍營不分區名單惹擔憂 小英:所有法律都需要立院多數 

 

藍營不分區名單列入吳斯懷、葉毓蘭,若新黨第一名的邱毅若一旦也進入國會,以蔡英文做總統三年半的經驗,她怎麼看?對此,蔡英文表示,「我想是這樣子,這一張名單確實讓社會上很多人不安,也有很多人質疑,這種不安跟質疑,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但是國民黨最後還是選擇了這張名單,那就由社會大眾大家一起來決定,我們要給這張名單多大的支持。」 

 

「所以我們還是一樣一句話,我們的名單是具有社會代表性,也是一個最有理想性跟戰力的一張名單,所以我們也希望說,在這一次的選舉裡面可以獲得最多人的支持。」 

 

周玉蔻表示,看到很多的本土派選民,他們很焦慮、他們很擔心,葉毓蘭是反對香港人民爭取民主自由,她支持暴力的港警;吳斯懷更別講,他在習近平面前還聆聽中共國歌,還聆聽習近平談話。很多的民眾現在很焦慮,就會把責任推給現任政府,社群網站上也有人問,「現任的民進黨政府,你沒有辦法讓這些可能是紅色的中共代理人的人去進入國會嗎?」 

 

蔡英文表示,「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是一個法治國家,行政部門或者是政府要做什麼事,它必須有一定的法律基礎,所以我們理解社會上確實有很多人有很多不安的情緒,也擔心將來的國會運作上會產生國家安全的顧慮。或者是說在很多法案的審理過程中,不能堅持我們對民主的信念,這些我們都會注意。」 

 

「但是重點在於,你要讓執政者更有能力來處理這些問題的話,就必須讓執政者在這一次的選舉裡面去取得更多的社會託付;讓執政者在立法院也有更多的力量,才能夠有力地處理這個問題。畢竟這是一個民主社會,任何執政者要處理問題的時候,他必須有足夠的人民力量,在後面的支撐。」 

 

「所以我們希望就是說,在兩相對比之下,大家可以在這一次,讓我們尋求連任的總統,跟我們的立委都可以得到社會大眾最多的支持。」 

 

被問,為什麼中共代理人法或國安相關法沒有辦法處理像是吳斯懷這般可能會洩露國家機密、妨礙國安的人士去擔任立委?對此,蔡英文表示,「這個事情不是一個法律就可以處理的,因為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對國家的安全或者是國家機密的處理問題,甚而至於是民主的信念怎麼樣落實在每一個法案裡面,這些都會是在未來的行政跟立法運作當中,會持續出現的問題。」 

 

「也就是未來要有一個更強而有力的行政部門,還有更具社會力量支持的立法部門,所以將來我們會把法律再檢視一遍,我們需要補強的就要去補強,但是所有的法律都是需要立法院的多數。」,蔡英文說。 

 

周玉蔻說,「如果他(吳)進了,唯一能夠防治的方法,或是說制裁的方法就是,民進黨要過半。」 

蔡英文表示,「所以重點在於行政部門,要秉於對國家的職責,它必須該堅持的就堅持,不能夠隨便或者是因為來自於立法院的壓力,而放棄了自己應該要堅持的責任,也就是對國家的重要機密,或者是國家的重要利益事項,都要堅守。」 

 

「第二個就是說立法院,他們自己也要重新檢視自己的內部的議事規則等等,對於牽涉到國家重要利益,跟國家機密的事情,他們處理的程序應該要更形地慎重…問題是說如果你真的擔心…就應該給未來的執政者更多的支持,包括在行政跟立法上面的支持,那就不只總統當選,國會要過半。」 

 

潘恆旭說韓只輸雲林以南 蔡英文笑:自相矛盾 

 

也有不少人認為,民意支持度上看起來總統的支持度高於民進黨,對此蔡英文表示,「因為總統大選它最重要的當然是總統本人、候選人本人,然後它會有個遞延的效果,當總統他是最重要的指標跟大家聚焦的,但是它會遞延,也會去一定的程度去帶動立委的選情。我現在看到的是,在政黨的支持或者在立委的選舉上,那個差距已經在縮小了。」 

 

對於韓國瑜陣營操盤手潘恆旭曾提及,他們現在只輸雲林以南,所以他們要把造勢的重心放在高雄,加強空戰之後,有望領先50萬到100萬票,他們還說,因為小英南部民調比較弱,所以需要賴清德,談到這個話題,小英笑了,主持人周玉蔻問,「妳笑那麼高興幹麻?」 

 

蔡英文回答:「沒有,我帶著微笑聽妳在講這個…妳不覺得自相矛盾嗎?他說他們雲林以南都已經輸掉了,為什麼還要加強我們的南部選票?然後第二點,他們要不要檢討一下,為什麼在高雄落後呢?」 

 

對於高雄受到中央民進黨政府箝制一說,小英表示:「沒有,我們沒有那個能力,這一切都是人民在做決定。」 

 

選戰最後階段,要加強的部分是,對此,小英說,「我覺得還是把這個選舉,讓人民更清楚地理解,這一票選出來,其實它不僅是關切到,台灣未來四年的發展,更會很深遠地影響台灣的未來,所以投這個票一定要慎重。」 

 

蔡英文:庶民問題著手做一樣一樣解決中 

 

被主持人周玉蔻問及「有沒有看到台灣的一般百姓,他們生活上的困苦」,蔡英文表示:「其實我們在執政以來,就是專門做這個事情,除了經濟發展以外,我們做的就是社會安全網,這個是我們執政的最大的主軸之一就是把台灣的社會安全網建構起來。也就是說,在社會競爭的態勢底下,需要國家特別協助的這一群人,我們要建構起來一個社會安全網,這個是從2015年的選舉到現在,我們的政策主軸之一就是這個,包括長照、經濟發展、托育。」 

 

「不管國民黨怎麼說…現在的經濟是穩定在發展,連世界的各項評鑑機構也好,或者是經濟機構也好,對台灣的經濟未來,它都是覺得可以樂觀預期的,也就是我們過去三年打下來的基礎,讓台灣變成是一個大家都願意來投資,不論做高階製造還是做研發的地方,所以很多的指標都在往上走。」 

 

「那你會說指標歸指標,有沒有人民分享,經濟有成長,國家收入一定增加,國家收入增加,我們就來照顧社會上面的人,所以加薪、減稅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減稅,我們的基本工資連續四年調整,這也是有史以來最大幅度的基本工資調漲。現在的股市,上萬點已經是不足為奇了,大家就是覺得它就是日常。」 

 

「我們還有多少的投資要進來,國民黨想唱衰這件事情,連它的地方首長都證實了,有很多的投資回來,它的地方首長都證實了,而且拿來當作自己的政績說,有很多的台商也好,或者外商也好,都是在增加投資當中。如果經濟不好,為什麼有這麼多人來投資呢,所以台灣的經濟確實是到了一個轉捩點,也就是說從以前的一定程度依賴中國市場,還有做代工的,要轉向一個以多元布局,而且走向高階製造跟高階研發一個很重要的重鎮,現在正在發展當中、進行當中。」 

 

「因為現在大家都是在網路購物的,所以街邊的這些店確實是有些困難,還有就是夜市他們,還有國內的旅遊業,我們也都拿出方案來了。你看, 秋冬的旅遊補助,其實是很受歡迎。」 

 

「我們對於比如說機車行,也是一個大家很擔心的事情,因為大家都走向電動機車了,傳統的燃油機車,機車行它的生存問題,我們也拿出整套的方案來幫助他們,街邊的這些商店,我們也會持續地有不同的方案,讓他們解決他們轉型上面的困難。」 

 

「庶民的問題我們也在著手做了,一樣一樣地在解決當中,所以我們雖然沒有明文地、對外地大聲說,但是確實在我們的施政裡面,有一大塊是專門處理庶民問題。」 

 

蔡英文:若沒展現毅力會有這般自主空間嗎 

 

中經院WTO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曾表示,台灣這三年多最大的成果就是獨立於中國依存的經濟發展,對此,蔡英文總統表示:「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也就是說台灣的經濟可以把它對中國的依存度可以降低的結果就是說,它就不能夠用經濟來威脅台灣的民主自由。你要保有民住自由,我相信台灣現在每個人都很想保有自己的民主自由。必須把你經濟的多元和自主性建立起來。」 

 

對於林鄭月娥讓小英撿到槍一說,蔡英文則說,「這也太小看現在政府所面臨的壓力,這三年多來是前所未有的,政府所承受來自中國的壓力是前所未有的。所以你要頂住這個壓力,讓台灣維持一定的空間,這個是一個領導人,必須要展現毅力的地方。」 

 

「如果我沒有展現這些毅力,我們現在有像這樣多元地布局、有這種自主的空間嗎?這三年來文攻武嚇還不夠多嗎?一個總統能撐得住嗎?這個總統撐住了,你才有現在的多元布局、自主的空間,不是嗎?也讓很多的企業家覺得說,這個總統是有決心,她能夠抗壓。所以她能夠讓我們有一個信心,說我們投資台灣,是有意義的,不會受到來自中國的干擾。」 

 

蔡英文強調,這種抗壓力來自專業的團隊對事情的處理。「當然個人的意志力,跟整體人民的意志利力,其實都有相關。」 

 

蘇起曾經說,蔡英文若連任恐怕「地動山搖」,對此,蔡英文說:「他講的話越來越像中國講的話,任何關係的處理,如果你自身不夠強大的話,你就沒有空間了,你只有屈服兩個字。最重要的是讓你自己夠強大,還有你的朋友夠多,讓你能夠立於平等的地位,來處理一個關係。這是一個領導人本來就應該要有的東西不是嗎?」 

 

對於蔡英文特別親美抗中這般質疑,蔡英文表示,「我跟其他的民主國家都很好,我們跟新南向政策跟很多的新南向重視的國家也處理得關係也越來越好;現在歐洲國家在台灣,是最大的投資來源國。歐洲國家在台灣的投資是很多的,美國的大型企業在台灣投資也非常多。」 

 

這些進展,宣傳夠有力嗎?蔡英文說,「就是為什麼現在你在街上比較容易看到總統,因為總統連宮廟都去講了,第一個看到總統就覺得說,總統總算給我看到了;第二個,總統的台語講得比他們想像的好;第三,總統還有跟他們請安問好,這件事情很好。最重要的是,總統有解釋我們現在在做什麼…他們有什麼疑慮或緊張的事情,就可以比較放心。」 

 

蔡英文:我不後悔處理年改 

 

然而,年改議題還是集結了很多社會仇恨,被問是否後悔處理年改,蔡英文說,「我不後悔,我覺得任何領導人都要處理的,不論是哪一黨執政這本來就要處理,而且我們處理的原則,就是讓年金可以永續、讓未來每一個世代的軍公教都可以領到退休金。」 

那麼,會不會擔心去年1124的反撲出現在2020,蔡英文說,「我覺得很多的軍公教同仁其實他們也理解,現在已經理解,也漸漸地都能夠理解,我們做這些事情其實是為了長遠軍公教的朋友們,他們在退休的時候都可以領到一份可以安心養老的或退休的一份給付。」 

 

蔡英文:中國用盡方法滲透不要懷疑 

 

被問,這次選戰,除了藍營列入的「紅色代理人」還有哪些潛在的憂慮,蔡英文說,「我覺得中國的介入其實是每一個層面,你不要懷疑台灣的每一個部門、每一個角落他們都會試圖用盡辦法來滲透,他們也會用盡所有的方法來影響台灣的每一個他們覺得可以影響到的人,不要懷疑中國的意圖,這就是他們的意圖。」 

 

「做為一個民主國家的我們,自己要有免疫力,自己可以辨識什麼是真、是假,但是最重要的不要喪失了我們對民主自由的,這種價值堅持,這才是最重要。」 

 

談及香港,蔡英文說,「我們經常性的呼籲對於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朋友來講,他們會覺得是說他們不孤單,另外我們也呼籲國際社會大家一起來撐住香港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訴求,整體讓香港人覺得他們的訴求外界都有聽到,他們不孤單。當他們覺得不孤單的時候,他們就會比較有自信。」 

 

「另外 我們也對於香港人來到台灣需要的照顧,我們都會照顧他們。尤其是學生們要來台灣就學,我看很多台灣的大學都已經自動自發地提供機會給他們來台灣就學,其實對台灣人來講,我覺得很大的層次來看幾乎沒有所謂的黨派差異,對於說香港的學生,想來台灣念書的安排我們都會大家有志一同地來替他們,做最好的安排。」 

 

小英:跟宋楚瑜想法不同但對他很感謝 

 

被問怎麼看待新對手宋楚瑜,蔡英文表示:「我是很感謝。」 
 

宋楚瑜在蔡政府期間兩度受邀出任APEC領袖代表,擔任總統府資政,被問蔡宋為什麼翻臉,蔡英文說,「我們沒有分裂、沒有翻臉,某一種程度,我覺得宋主席還是一個可以溝通的對象,雖然有一些想法是不一樣的。但是我確實是感謝他兩度代表我去參加APEC領袖會議,這一點我是非常感謝他的。」 

 

小英:你要讓自己夠強大不然只有退讓再退讓 

 

關於第一任、第二任對於兩岸問題的差異,小英表示,「我覺得我的態度都是一致的,我們不挑釁、不冒進,我們歡迎中國在沒有政治前提之下跟我們進行各式各樣的溝通,我們都歡迎。」 

 

會跟習近平見面嗎?小英:願交流但不望他們設政治前提。 

 

那麼,小英若連任,會不會希望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呢,對此,小英說,「我們沒有排斥任何互動的可能性,我都有講過,我們不挑釁、不躁進、不冒進,我們堅持我們的基本立場,也願意跟中國有各方面的交流、溝通,但是我們不希望他們設置政治前提。」 

 

「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台灣基本利益的維持跟守住是最重要的,我知道每一個總統或許都有他自己的所謂的建樹問題,但是對我來講最重要的還是台灣人的基本利益要守住…不挑釁、不冒進,我們堅守我們的基本立場,我們也願意在沒有設定政治前提的情況底下,跟中國展開交流、互動。」 

 

被問難道不想留下歷史紀錄,成為兩岸領導人見面的第一人?小英說,「聽起來滿誘惑的,但是重點是,總統的責任是守住國家最基本的利益。」 

 

被問美國會施壓或企圖在兩岸議題影響其決定嗎,小英表示,「我至少做總統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這樣的感受。」 

 

節目的最後一分鐘,小英被邀請跟觀眾說「為什麼要把這一票投給蔡英文跟賴清德這一個團隊?」對於這個提問,小英表示,「蔡英文跟蔡英文團隊代表的是一個有效率而且不躁進,而且是理性的中道力量。」

 

 

圖片翻攝自《辣新聞152》

 

延伸閱讀